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章 魂魄今安在 下

2018-01-16 08:56:37Ctrl+D 收藏本站



    绕过门口竖立的插屏出现在楚玉视线之中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神情胆怯的十五六岁少女便是门外自称幼蓝的人那名叫幼蓝的少女穿着浅蓝色的曲裾端着一只铜盆而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女两人手上一人捧着一块叠起来的手巾低头跟在幼蓝的身后。

    幼蓝走进来后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楚玉一眼随后将盆放在墙边的六脚盆架上。

    楚玉阻止了她接过布巾放进盆中浸湿的动作道:“你们两个出去……幼幼蓝你留下来。”试图用一种熟练的口吻叫出幼蓝的名字楚玉觉得很别扭。

    两个少女不敢有异议欠身拜了一拜便慢慢的退出门外楚玉冷淡的吩咐幼蓝:“你过来靠近一些。”

    幼蓝神色间飞快的晃过一抹不安她慢慢走到床边端端正正的跪下唯恐触怒楚玉。

    少女惶恐的态度让楚玉慌乱的心得到了一丝安慰方才在面对那名叫容止的少年时少年不卑不亢的态度让楚玉无法把握与掌控她想要得知自己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最快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询问身边的人但楚玉性格谨慎缜密深知自己的问题也许会惹来怀疑而容止看起来又是一副不好糊弄的模样相比之下眼下诚惶诚恐的幼蓝才是最好的询问对象。

    楚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慌乱得害怕得要从别人的胆怯身上获取自信和勇气可是现在事实却是如此。

    她需要勇气让她面对这一切。

    稳定住情绪楚玉微微一笑道:“幼蓝我问问你你今年多大了?”

    幼蓝神情有些畏惧怯生生的道:“回公主十六。”

    楚玉沉吟片刻:“你来我这里有多久了?”

    “三个月。”

    巧妙的引导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话片刻后楚玉转向正题:“我问你一些事答得好了我不会亏待你要是你敢有半句假话或欺瞒可就要多加小心……看着我回话!”最后一句话她突然抬高音调语气冷厉从威慑入手。

    面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办法虽然吓唬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女孩不太厚道但是楚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最后的低喝让幼蓝胆怯的瑟缩了一下她不敢抗命怯怯的抬起脸望向楚玉:“公主请问。”

    见想要的效果已经差不多达到楚玉缓和语气张口便直接切入主题:“我是谁?”

    幼蓝愣了愣很不理解楚玉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您是公主啊。”

    楚玉心中暗道你们一直叫我公主不问也可以知道她点出了重点:“我问的是我的名字我要你说出来。”

    幼蓝赶紧伏拜在地:“幼蓝不敢直呼公主的名字。”

    楚玉淡淡道:“我叫你说你就说我不怪罪你就是。”她心中急切想要知道答案面上却不得不维持着随意淡然的神情不让焦虑流露出来。

    “公主……”声音犹在为难。

    在幼蓝的迟疑之中几个呼吸的功夫楚玉的耐心已经被消磨殆尽:“说!”

    楚玉一声低喝这喝声之中的决断冷厉之意吓得幼蓝全身打一个哆嗦跪在地上快道:“公主姓刘名楚玉封号山阴。”

    山阴公主刘楚玉?!

    一秒钟。

    有一秒钟的时间楚玉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的就连眼前也好似瞬间失去了视觉。

    山阴公主……刘楚玉?

    历史上是有这个人的。楚玉知道刘楚玉是谁。

    这个时代有掷果盈车的潘安有明珠美玉的卫玠有凤止阿房的慕容冲侧帽风流的独孤信音容兼美的兰陵王广陵绝响的嵇康兰亭集序的王羲之也有……山阴公主刘楚玉。

    历史大部分公主都是只有封号而没有名字记载的而山阴公主刘楚玉这位生于南朝宋国的公主她的名字却流传到了一千多年之后。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名声刘楚玉之名在一千多年前就以一种耻辱的姿态被钉在了淫荡的罪柱之上。

    这位公主最出名的功绩便在于她的弟弟刘子业当上了皇帝后她对刘子业说:“我跟陛下虽然男女不同但是我们都是同一个老爹生的为什么你可以嘿咻那么多女人我却只能每天守着驸马一人这真是不公平?”

    虽然荒淫的宫廷之中偷偷寻欢作乐的女人不算少数但是像山阴公主这样光明正大问皇帝要男人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简直可说是剽悍!不是一般的剽悍!

    美国总统他女儿都不敢这么干但是一千多年前的山阴公主干了不仅干了还干得理直气壮。

    而身为皇帝的弟弟刘子业听了他姐姐的话之后竟然脑残的认为很有道理随后立刻知错就改精心挑选了三十名俊美少年供她享用。

    对于楚玉来说山阴公主的身份倒是其次她甚至几乎忘却了方才所感受到的羞耻屈辱从他人的口中确定了自己所处的时代后她的整个灵魂处在急遽的动荡之中好像周围的世界寸寸断裂崩毁。

    一千多年!

    时光是多么的恐怖!

    身体不是自己的了环境也生了巨大的变迁。

    也许她应满足毕竟她本来应该已经死去但是生命却以这样的方式得到重生。这条生命可以说是捡回来的。

    可是……

    她的家人朋友她的一切都离得那么那么遥远远到了即便楚玉竭尽所能伸长手臂伸得断了也没有能力触碰到一千多年后二十一世纪的残影。

    父亲低沉威严却暗藏亲情的询问母亲有些絮叨的殷殷关切兄弟姐妹偶尔飞过的只言片语朋友欢笑的眼神……全都没有了。

    多么汹涌澎湃的灭顶之灾。

    那么多的眷恋和羁绊被时间之刀狠狠的斩断。

    痛得她鲜血淋漓。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