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一章

2018-01-16 08:56:29Ctrl+D 收藏本站



    沐雪园之中也是大片的翠竹与梧桐枝叶扶疏之间分外的安静地面上的败叶残枝已经陈腐脚踩上去软绵绵的空气湿润而清新。

    按照楚玉的猜测容止大概和那两个人也许还有先前来的更多人一群人聚集在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容止身为头领坐在中央其他人围绕在他身边脸色阴森森的密谋什么坏事。

    甲说:嘿嘿嘿。

    乙说:如此如此桀桀桀。

    丙说:这样我们的奸计就可以得逞了嘎嘎。

    ……以上纯属楚玉夸张无聊的胡思乱想。

    事实大大出乎意料楚玉像做贼一样悄无声息的闪进朱门内才走了两三步就愕然的瞧见她想象中的邪恶轴心悠然的坐在一株梧桐树下的青石台上手捧一卷竹简阅读楚玉现他后他也现了楚玉的到来抬起脸容。

    层叠的翠嶂绿云之间衣冠胜雪的容止眉目分外的分明。楚玉瞪着容止容止也凝视着楚玉他漆黑的眼瞳深不见底好像宇宙尽头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又似最高山巅永世不可攀附的冰雪。

    撇了撇嘴楚玉回过神来她左右看了看没瞧见先前进来那两人的影子于是又望向容止。

    两人一站一坐隔着一丈多的距离心电感应眉目传情但是大概是两个人之间导电率不够的缘故楚玉除了眼睛有些酸外再没有别的收获。

    大概是总算觉得这么怠慢不太好容止把竹简放进袖子里。

    楚玉又撇撇嘴转身朝竹林后的阁楼走去既然那两人不在周围林子里就该在阁楼之中。快步的走出竹林楚玉放轻脚步这回没有让她失望前方两扇半掩的纱窗内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人声。

    身后传来细微的声响偏头一看现容止也跟了过来楚玉扬扬眉毛心说你打算怎么办呢?出声朝他们示警么?倘若容止故意出较大的声音那么正好她更有理由怀疑里面人的谈话见不得光。

    容止微微一笑飞快的眨眨眼睛示意楚玉跟着他来。

    回头瞟一眼越捷飞他一直在身后不远处跟着楚玉安下心来抱着看容止要做什么的念头放轻脚步跟随他走到窗边这个时候阁楼内的人声已经十分的清晰了。

    才听到时楚玉有那么一点点兴奋以为能抓到什么好玩的把柄但是等到听清楚谈话的内容时她一阵失望。

    屋内两道好听男声一个温柔款款一个隐带锐气交织起来竟显得异常的和谐楚玉从窗缝里朝内看去但见屋内两条人影投射在地面上几乎交叠在一起而影子的主人跪坐在侧面窗边的一张桌案后两人肩膀相靠低头看着桌案上摊开的竹简。

    那古雅俊美的不知名青年身量稍高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竹简上某处对江淹道:“你方才所言我并不赞同你看这里所写……”之后便是对典故的论证。

    江淹偏着头阳光从窗口投射而入打在他的眉梢和侧脸的轮廓上将料峭染得柔和虽然从窗外漏进屋内的春光只有一点点可是现在的江淹整个人都好像化在了春意之中与杏花林中的形貌大不相同。

    两人在争论文学上的一个问题时而彼此阐明论点时而微笑着倾听对方说话伴着微微的点头不过对于不太听得懂他们在谈论什么的楚玉来说她只觉得这两人身边好像漂浮着粉红色的梦幻雾气。

    这个气氛简直太可疑了。

    在前世的二十一世纪网上流行一种文化叫做**便是两个美男子谈恋爱的小说故事楚玉虽知道一些但是并不沉迷可是不料回到一千多年前的今天却给她看见了活的断袖。

    楚玉原是想来窥探江淹等人的秘密的可是眼下确实给她窥探到了些东西却不是她所想要的那种就好像一个丈夫原本打算抓妻子的奸夫掀开棉被却看见床上滚成一团的是两个男人。

    这落差让楚玉十分的失落。

    两人所谈论的内容在文学方面太过艰深和专业楚玉越听越是茫然无趣心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想离开。

    这么想着楚玉不经意的瞟向站在窗户另一侧的容止却见他神情专注的倾听着。他原就生得翩翩这般神情更显动人漆黑温润的眼眸好像夜空泛起星辰的波澜安宁深邃美丽。

    过了片刻屋内两人似是谈论到了观点矛盾的地方争论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才令楚玉惊醒她看容止还在听便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朝林中一指示意他那边说话。

    来到林中两人对面站着楚玉望着他却并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容止先开了口他轻叹了一声道:“公主既然瞧见我也不能再欺瞒桓远并未患病我称他卧病在床实是在说谎。”

    他坦坦荡荡的承认楚玉也在一愣之后将那个峨冠博带的俊美青年与桓远这个名字联络起来这名字赫然便是两个称病未到的男宠之一。

    楚玉低低的轻笑一声:“好大的架子啊。”她面上悄然无波无喜无怒容止一时间也猜不透她的想法只又叹一声低声道:“桓远有惊世之才这等人物百年才得一见性子傲一些是难免的偏偏身世畸零坎坷才造就如此行为公主请不要太过责罚他。”

    他说得没头没尾楚玉听得一头雾水她今天才是第一次瞧见那桓远对他的身世啊性格啊什么的简直全不知情容止劝解的话却是站在知根知底的角度上说的两人所知不同也造成理解不能合拍。

    楚玉自然不会追根究底的问怎么回事只估摸着容止在为那桓远求情便顺势微微笑道:“好我不追究这个人情算是卖给你了但今后不要让我现这样的事。”

    她心里面也有了大概的猜测版本一估计桓远本是一名良家帅哥路上走着走着被公主瞧见色心大抢回府内这帅哥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前途无量可惜被公主看上后似锦的前程都葬送在公主床上。

    版本二:这桓远和江淹原本是一对断袖楷模然而奈何容貌生得太好被山阴公主给硬生生的拆散全部来伺候她了情人被夺还得伺候情敌不恨才怪。

    不管哪一种桓远当然都是对山阴公主恨之入骨仇深似海却又无可奈何只有借助与人谈论诗词歌赋来排遣忧思又或者偷偷幽会老情人她举办的宴会尽量是能不去就不去最好一年到头每天装病。

    可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对于桓远的这些猜测虽然不能说是全错但也几乎差不多了。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