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九章 街头狂奔秀

2018-01-16 08:56:18Ctrl+D 收藏本站



    送走江淹沈光左七人又过两日6续有男宠向她投诚说出桓远的安排他们也得到了想要得到的自由与前程。

    至于具体将谁举荐给什么人由于楚玉对环境的陌生还是不得不将这件事交托给容止让他全权办理。

    虽然楚玉依然没有完全相信容止可是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假如不借助他人的力量她只能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有的男宠是只求走人就了事了但也有些不安分的临走前还不忘陷害别人比如跟她告密说谁谁谁某日某时骂过公主什么的楚玉左耳听进右耳听出一边笑笑点头转身忘得干净。

    三个女人是不是一台戏她不晓得不过三个男人一台戏她在这里算是见识到了她要是真耐心处理这些乱成一团的关系不知要耗费多少精神不若什么也不理干干脆脆一刀斩断。

    短短几日人物风流云散。除了不能放的不想走的没处送的二十多个男宠只剩下六个还留在府上。

    虽然每天被一大群美男子围绕着十分的赏心悦目但是看久了也会眼花更何况他们大部分并不是真心诚意留在这里的在一起困久了难免会出什么乱子桓远的这件事虽然被她扼杀在摇篮里可是他日难保不会再出现一个张远李远不如早早将他们送走还能顺便做个人情让他们心存一点感激。

    楚玉知道倘若是从前的山阴公主绝不会像她这么压不住阵但是山阴公主的威信无非是通过酷厉手段换来的她无法狠下心效仿便只能做千年之后的楚玉用她自己的法子。

    虽然楚玉本意是想要全部送走可是最后却还是意料之外的留下了六人。

    那日在席上看到的十二岁男孩名叫百里流桑便是没处送的毕竟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再有才华也是能力有限而当初山阴公主见到流桑时他的父母已经被盗贼杀死现在就算放流桑出府他也无处可去。

    柳色墨香两人他们虽然有出府的机会但是两人都拒绝了表示一定要跟在楚玉身边甚至给她玩起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这两人中柳色是贫寒出身因为听说山阴公主好男色便大着胆子埋伏在山阴公主游玩的地方进而被收入府内而墨香则是别的权贵送给山阴公主的玩物据说家中犯了重罪已经被满门抄斩。

    两人一个哭着说假如被赶走就会活不下去一个泫然欲泣的控诉当初叫人家小香香现在要就翻脸不认人同时一个上吊一个投河简直就好像事先编排好的一样。楚玉何尝不知道他们在装模做样这套把戏当初她在电视上不晓得看过多少遍曾想狠下心驱逐二人但又担心这二人寻死太过用力弄假成真真挂了不得以只有留下他们。

    毕竟是于心不忍。

    另外一个叫做花错的就是那个两次宴会都抱病不来的男宠不过与桓远的称病不同花错是真的伤病缠身卧床不起他的命全靠公主府的上好药材和医生吊着因此楚玉也不能就这么将他赶走。

    而桓远……楚玉觉得这个人十分的为难在看到资料之后楚玉才知道原来桓远的祖辈桓家也曾经是一个权倾朝野的名门世家可是在几十年前桓家的主事者因为造反被山阴公主的先祖刘裕找机会给灭了而桓家没有参与谋反的成员则被软禁几十年来也6续被杀了差不多只留下桓远这么一条血脉。

    两年前山阴公主无意间看见桓远大为心动便想方设法的将桓远秘密弄到了自己的府上至于桓远愿不愿意却不是她会关心的事。

    从这层关系看来楚玉的祖先是桓远抄家灭族的仇人所谓父仇不共戴天更何况楚玉家里把桓远的父仇母仇这仇那仇给全占了桓远没有拿刀子捅她那是他忍辱负重绝不是仇恨化解了。

    但是微妙就微妙在桓远是罪人之后他虽然憎恨着山阴公主但是却也要依靠公主的势力才能保全自身的安危。

    最后是容止。

    楚玉也曾问他想不想离开结果容止没有回答只笑着对她念了一琴歌《凤求凰》语调温柔款款念得楚玉心跳加脸颊烧竟然没好意思再问。

    ************

    公主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身为公主既不用关心国计民生也不用操劳外敌内乱有吃有喝有房有地有权有势外加有美男子也难怪山阴公主闲着无聊将大好的青春都消耗在卧室里那张华丽大床上。

    既然自己来到这个身体里山阴公主不用多想八成是挂了楚玉也不关心她是怎么挂的只不过她既然继承了山阴公主的身份那么顺理成章的吃喝嫖赌……呃嫖就不用了吃喝赌之外她应该以一千多年后的眼光掘些新玩意来给自己找乐子否则在这个没有电脑的年代生活会苍白缺少乐趣。

    花了点时间研究山阴公主的笔迹楚玉现山阴公主从前写的都是行书一手字写得很是娟秀难以在短时间内模仿得相像斟酌再三楚玉决定练习隶书从头练起这样就没有人能指出笔迹的差异了。

    两三天时间把从前荒废的字练得像些模样看上去勉强能唬人了楚玉也懒得精益求精便、开始执行身为公主的主要任务:玩。

    留在家里没什么意思无非便是吃吃喝喝她现在已经无聊得开始拿夜明珠当弹珠玩儿了假如再自由展下去她恐怕会效法古人撕绸缎听声音玩于是很快的楚玉将目光放到了公主府外。

    楚玉现在所在的城市名叫建康但是在今后的一千多年中它会改名叫做金陵最后叫做——南京。

    千年古都南京这个城市凝聚了太多的繁华光彩太多的颠沛沧桑厚重得难以想象。重生在古代并且正好重生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假如不好好浏览一番实在是辜负上天的美意。

    既然要玩楚玉自然有自己的原则假如一大群侍卫跟着前呼后拥的逛街那有什么趣味唯一的好处就是看到良家帅哥强抢起来方便可是现在楚玉没这嗜好完全不需要。

    家中才清理走一批留下的那六个还让她有点头疼她毕竟不是山阴公主没那么大的胃口吞下。

    楚玉也不想在街上太过引人注目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改装她穿上男装将头剪短一些束起来摇身一变便成了个翩翩美少年。

    她容貌原本就舒雅清秀即便是做男子打扮依然显得风仪出众。

    两人从公主府后门溜出去穿过偏僻的巷子便看见了人来人往的街道。

    街道两旁店铺林立旗帜招展一些人家门口种植者高大的柳树此时正是春季暖风一吹柳絮便在空气中飘飘荡荡有的飘到了楚玉身上楚玉拿手指将柳絮捻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会才丢开虽然这柳絮与公主府内的与一千多年后的并无两样可是楚玉却忍不住打心眼里的觉得飞扬欢喜。

    走着走着楚玉现有很多人在以热烈的目光看着她最初是一些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她没有往心里去可是后来展到了街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看她一边看还一边朝楚玉指指点点彼此窃窃私语。

    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楚玉有点慌神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都看着她楚玉自觉穿男装的样子虽然俊俏可是却没有到达那种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地步那么她被人瞩目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难道他们看出来她是女孩子了?

    楚玉停住脚步走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平民少女问道:“你们为什么看……”她话还没说完却听见那少女一声惊叫抬手取下头上簪的绢花朝楚玉丢了过来。

    楚玉心头一凛立即后退:“你做什么?”难道她看起来这么像色狼禽兽吗?连一个小姑娘都要朝她丢东西不让她靠近?但是要丢东西自卫也不要丢这么没有杀伤力的东西吧?

    更何况她曾经用水盆照过脸觉得自己这外貌还是比较拿得出手的啊……

    在少女行动之后恐怖的事情生了只见附近的男男女女都拿出了东西有的拿着花有的拿着柳条有的拿着还没成熟的瓜果甚至有人拿着一颗个头尚小的白菜……

    纷纷朝楚玉砸过来。

    疯了。

    楚玉脑子里陡然浮现这个词她下意识的拉住越捷飞护着头拔腿就跑。

    都这个架势了她要是还留在原地被人砸那她就是个傻瓜!

    虽说楚玉完全可以命令越捷飞殴打甚至驱散这些人可是她毕竟不是山阴公主生于自由平等环境的少女骨子里完全没有视百姓为蝼蚁的蔑视心态遇到这种情况第一个反应不是“给本公主打散这群蚁民”而是不知如何是好的逃跑。

    跑了几步楚玉回头一看脸刷的一下白了只见刚才拿东西砸她的人砸完了还不过瘾居然纷纷的朝她追了过来嘴里还叫喊着。

    楚玉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心绪杂乱如麻根本就没注意他们乱糟糟的在喊些什么她只想赶紧逃走于是拉着越捷飞跑得更快。

    这帮人简直就是一群暴民!就算就算她看起来比较像禽兽也用不着这么对她赶尽杀绝吧?

    但楚玉越是逃跑得飞快那些人追得更起劲最初是十几人在追楚玉她每跑过一条街身后都会多一些人最后竟然展成了百人队伍!

    楚玉和越捷飞两个人在前面狂跑后面跟着一百多人狂追浩浩荡荡好不壮观!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