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临时抱佛脚

2018-01-16 08:56:16Ctrl+D 收藏本站



    目送裴述离开后楚玉才郁闷的想起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方才情急之下她忘了记忆路途现在大约是迷路了。

    她左右看看选了一个方向便要尝试找来路身边却忽然多了一条人影那人影无声无息的鬼魅般出现若非在公主府内已经有过同样情况楚玉此时恐怕就要叫出声来。

    来人自然是被楚玉不小心甩掉的越捷飞他望着裴述离开的方向道:“公主不要把那人带回去么?”

    楚玉正想直觉的反问为什么要带回去话未出口便福至心灵的领悟过来:那山阴公主从前只怕没少让越捷飞干这类勾当在街上瞧见顺眼的男子便让人打昏了带回府去现在想来裴述长得也算不错只是在公主府内那些人的映衬下却仅仅能够得上端正二字而已。

    有比较才有优劣楚玉现在才明白山阴公主收藏起来的男人是什么等级的优质货色但是却被她一下子放走了大半假如她是说假如假如山阴公主地下有灵也许会被她气得再死一次。

    “不必……”伴随着心里一声叹息楚玉淡淡的道忽而又想起来:“你方才为何不带着我逃离?”看越捷飞这个架势似乎并不似如她原先所想的一样被甩开而是一直跟在她身后为何他不出手相救难道存心看她笑话不成?

    越捷飞惊讶道:“公主原来不喜欢那样么?”

    楚玉无语。

    原来因为她没有下令导致越捷飞以为她在享受被追逐的乐趣时下确实有名门公子有这样的嗜好被这么多人倾慕追赶是一种极大的荣耀甚至有极端者攀比谁身后追逐的人比较多。

    两人挑选僻静的小道回公主府走过一条街巷时楚玉听到巷口传出妇人的喝骂声:“你们若是再不听话就叫坏公主把你们给捉了去!”

    坏公主?

    楚玉心中微动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朝巷子里望去只见参差不齐的两排木房之间一个健壮的妇人正拿着条看不清原本什么颜色的抹布单手叉腰喝骂身边的两个小孩。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好像在地上打过滚一样脏兮兮的都是六七岁上下男的那个听了这话立即瑟缩一下老实了而女孩儿却还不肯乖乖听话用稚气的嗓音反驳道:“我才不怕坏公主只抓男娃娃不抓女娃娃。”

    他们口中的坏公主……

    楚玉心头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下意识的朝越捷飞看了一眼对方回以十分肯定的眼神:说的就是你。

    楚玉大为郁闷心说这山阴公主真是恶名在外了连大婶都拿来当作狼外婆吓唬小孩子幸好刚才没对裴述说本名否则他九成九跑得比兔子还快。

    不过话说回来她就算要抓男人也至少是抓家里容止桓远那个等级的至于看上这脏兮兮的小破孩么?

    那妇人见吓唬不了女孩立马变了脸色骂道:“坏公主不抓女孩儿但是妖法师抓当心把你们俩抓去正好凑一对童男童女。”

    小女孩一听似乎极为戒惧也跟着老实了。

    楚玉眼睛一亮心说原来还有比她更加恶名昭彰的人啊不晓得那妖法师是什么人物又有什么杰出事迹比她的名号更能吓唬小孩?

    带着疑问楚玉回到公主府里结束了这一次虎头蛇尾的出游。

    *****************

    楚玉站在沐雪园门口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里上一次是闲逛时瞧见桓远与江淹相会这次却是为了临时抱佛脚。

    虽然她胸中有出千年的品味见识但是楚玉却并不打算完全依赖这些。

    文学这个东西因为时代的不同欣赏的角度与方向也是有所差异的假如她在诗会上做出一元曲甚至是现代散文诗只怕没有几人会欣赏因此当务之急是多了解现在的诗文界流行风向所谓临阵磨枪不亮也光至少她能装装模样。

    打听到府内最大的藏书阁在容止的睡雪园中时楚玉就在心中犹豫着要不要来犹豫间却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这里站在门口她踯躅不已。

    她有些不敢见容止。

    几天前的情形还清晰的在脑海中回荡当她处理完府内其他的人后转头问他是否想要离开时那个眼神高雅仿若不可攀附的少年用看不到底的眸子注视着她似笑非笑那么轻缓的念着: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这是一用来求爱的琴歌《凤求凰》大意是说看到一个美丽的人对她思慕如狂希望能与她比翼双飞。

    楚玉忍不住皱眉容止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在借助这琴歌来表达对山阴公主的爱慕?可是山阴公主身上哪有一丝一毫值得爱慕的地方?又或者他是如柳色墨香一般的邀宠献媚之辈?可是假如他是那样的人眼神却为何那么的高雅?

    他的容貌明明不是顶尖不要说柳色墨香就连被她赶走的男宠之中也有七八个比他强的他唯一不同的便是那高雅不可攀附的神情游离于众人之外既不反抗也不谄媚。

    难道这就是山阴公主看重他的原因?

    蓦地楚玉明白过来原来她心中一直对容止有着最深的忌惮过她重生以来所见过的任何人。不管是献媚讨好的柳色墨香还是傲骨隐忍的桓远刚极易折的江淹又或者反复小人沈光左这些人至少有一方面是可以看透的只要一个人有所求那么便不难找到他的弱点可是容止不同他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需要什么都不在乎甚至连自由也不要……

    假如容止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废物什么都不要的混沌度日这也不足为怪但是他的心思那么的敏悟通透处理事情起来井井有条甚至桓远还曾想拉拢他这样一个人怎么甘心以这样尴尬的身份消磨在在一个声名狼藉的公主府里?

    又想起那支《凤求凰》楚玉有一种不敢置信的荒谬感容止他该不会真的倾慕着山阴公主吧?这太令人不愿相信了。还是说这《凤求凰》之中别有什么深意?

    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门口站了太久楚玉抿一下嘴唇推开门步入园中。

    只见满园的清气之中梧桐树下青石台上靠坐着一个悠然的人影。

    容止白色的衣衫好似云一样散落在石台上竹简放在一边他背靠着梧桐树平日里看来深不可测的双眼闭合睡着的姿态显得毫无防备。

    楚玉想了想放轻脚步朝林后的阁楼走去可是在经过容止身边时脚下不知道踩着了什么顿时林中响起了清脆的玉石碰撞声楚玉一惊还未及有所动作容止便已经醒来。

    “啊是公主。”容止懒洋洋的揉一下睡眼看清是楚玉时也没起身行礼只笑着问道:“公主来我这可是有什么事么?”

    楚玉略一迟疑便直言道出:“我想拿几本诗集看看。”

    容止有些惊诧神情莫测的看着她道:“我记得公主从前似乎是不爱看诗文的啊。”

    一时间春光璀璨绿意葱荣的庭院在脉脉不得语间生出些寒意。

    楚玉连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不慌不忙道:“我现在想看了不成么?”她知道容止已经开始起疑但是只要她不留下确实证据就不必紧张。

    静默片刻容止一笑道:“公主若是想要亲自寻找只怕不太容易还是让我来帮公主吧。”

    来到藏书阁之中楚玉才明白容止所说的不太容易究竟是什么意思。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