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十一章 战神沈庆之

2018-01-16 08:55:27Ctrl+D 收藏本站



    “这其中有没有毒物?”

    “没有。”

    “有没有成瘾性的香料?”

    “什么叫成瘾性?”

    “就是用上一段时间会产生依赖进而再也离不开。”

    “约莫没有。”

    楚玉与王意之聊了很久然而究其要点也不过就是这几句。

    至于香料各自的名称用途特性这些次要的讯息楚玉虽然也一一的记下来虽然没什么用处。

    据王意之所言这些香料在切碎之后应该还被一种药水浸泡过所以他也不能十分准确的把所有香料分辨出来只能猜测个大概。

    药材和香料这两样东西目前都是掌握在容止手中的。

    楚玉坐在地上望着又交还到自己手上的锦囊愣。

    王意之这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但还是懒洋洋的靠在墙上鞋帮支地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木屐名贵的紫檀木出悦耳的响声:“是否有什么为难之处?说出来我也许可以帮忙。”

    楚玉收敛忧色摇了摇头:“没只是在想一些事。”她抬起头对上王意之了然的目光那目光之中透着宽容的理解以及通透的豁达。

    他看出来她没说实话只是宽容的不拆穿她。

    楚玉又有了些抱歉:“我并非有心隐瞒你只是一来不知该怎么说二来还有些事要考虑。”

    王意之了解的笑笑道:“不必介怀这世上有谁没有几件不愿告诉别人的私事呢……”

    他的说话被轻轻的敲门声打断门外轻敲了两下后是一个年岁有些幼小的声音:“主人萧公子等人说今日先行离去改日再来拜访。”

    王意之这才省起自己把客人丢在了亭子里苦笑着拉开门门外立着先前引领楚玉进来的青衣童子见了王意之恭声道:“萧公子他们已经离开。”

    楚玉这才恍然她与王意之消磨了许多时间把萧别给消磨走了。她有些惋惜心说只有下次再接着打击他这回就干脆缓缓好了。

    见识到王意之这样的人物她今天已经十分满足。

    青衣童子说完话却没有离开他像是犹豫了一下才小声道:“萧公子离开之前给这位客人也留下了一句话。”

    王意之笑着瞥楚玉一眼:“说吧。”

    青衣童子清了清嗓子脆声道:“下一次他会向这位公子讨教琴艺。”

    王意之让童子退下笑吟吟的望着楚玉两人四目相对沉默片刻后忽然同时笑出声来。

    王意之一边摇头一边道:“你可是把萧别给激怒了萧别平日冷若冰霜甚少关怀身外之事能把他给撩拨起来实在是难得至极。你究竟做过什么让萧别对你如此怀恨在心?”

    楚玉站起来边笑边道:“也许是我把他给玷污了也说不准。”

    “真可怜。”王意之虽然说着可怜脸上却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情半点对萧别的同情都没有。

    两人并肩走出湖畔屋舍时天色已经微暮湖面上笼罩着一层暗色而在暮色之中越捷飞笔直的站在湖边双臂环胸身姿挺拔如剑影子长长的拖在地上也同样的笔直。

    王意之走几步便停了下来:“你的护卫还在等候我便不远送了。”

    楚玉回头望他抬手一揖:“今日多谢意之兄不过我的身份还请意之兄代为保密毕竟不是每个人在知道了我的身份后都能如你这般不以为意的。”

    王意之微微一笑:“这是自然。”

    楚玉和越捷飞走出王意之家来到秦淮河边时暮色已然降临白日里热闹的秦淮河此时变得很是安静只有那几不可察的水声柔婉的流向远方。

    暮色深静。

    白日里河上的行船已经不在楚玉与越捷飞只有步行回去好不容易在终于回到内城时有些压抑的夜色环绕着这座城市街上只有楚玉和越捷飞两个人在一前一后的行走。

    忽然越捷飞大步朝前踏上赶到楚玉身边低声道:“公主稍待。”他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剑上。

    下一刻前方街道的转角处出现一队人其中有人拿着灯笼在昏暗的灯光映照下可以看清楚那些人大多穿着军服。

    对方也现了楚玉二人为的是一名军官模样的青年男子他走过来目光警惕的看着他们主要是看着越捷飞:“你们是何人?不知道近日宵禁么?”

    看清了来人模样越捷飞反而收回了戒备的姿态他在腰上一抹扯下块令牌举起冷声道:“我们是公主府的人今日出外办事耽搁了些时候。”

    年轻军官辨认了一下令牌面色微霁然而看着楚玉却显露出不屑之色。

    楚玉现在是男装打扮面容俊俏秀丽猜出对方大约是把自己当作了公主府上的男宠也不解释对年轻军官拱了拱手:“辛苦了。”便要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此时在街角又传来人声:“怎么回事?”

    那声音沙哑苍老可是却透着浑厚豪迈的气概楚玉忍不住看过去却见从街角转出一人一马一名身材高大的老人坐在马上他须皆白脸上的皱纹就连在这黑夜之中也能看出来少许年纪已经是相当大了可是他坐在马上雄壮的肩背却好像山岳那么的沉重巍峨不可摧毁。

    青年军官一见那老人面上立即浮现仰慕尊敬之色他快步过去将事情简要禀告老者听完之后朝楚玉这里看了一眼。

    楚玉只觉得他的双目如电如剑拥有无比的威势被他看上一眼她几乎动弹不得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直到老者与青年军官所带的队伍从二人身边走过远去她才惊喘一口气犹有余悸的道:“方才那老者是谁?”

    越捷飞回头望了一眼老者的背影道:“沈庆之。”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