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十三章 永世无诳言

2018-01-16 08:55:11Ctrl+D 收藏本站



    心中所想的问题楚玉也便这么的问了出来反正她已经问了天如镜太多也不差这么一个。

    与让她不由自主心生警惕的容止不同天如镜身上好像天生带着令人安然放心的气质纵然楚玉在这个时代百般提防可是在他面前却依然不自觉的问出心底最迫切的焦虑。

    这种令人卸去武装的无形力量从某种意义上看其实比容止更加的可怕。

    天如镜慢慢的摇摇头:“师父与他的约定由我来继承。”他神情淡薄只是在陈述一件很自然的事语调平静目光纯然。

    楚玉沉默片刻情势一下子剧烈转变原先所认定的产生彻底的颠覆这让她思想上一时之间还转不过来因此除了必要的思考外楚玉脑海之中竟是一片混沌的茫然。

    命令自己不要在这件事上耗费太多心神楚玉抬起双手用力揉了一下脸再拍打两下才振作起精神来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楚玉望向天如镜:“待会我要带着你去见陛下陛下以太后房中有鬼为由不愿去探望太后你便告诉他你可以驱散那些鬼怪让他尽可放心。”

    这个时候宣扬破除迷信是不可能了的楚玉也不奢望能在短时间内唤起刘子业的良知眼下既然刘子业迷信畏鬼她就以迷信制迷信。

    天如镜缓慢的道:“我不会驱鬼。”

    这话是意料之中的所以楚玉也不惊奇她冷笑着挥手打断他道:“我才不管你会不会驱鬼你只要宣称自己会便可以了你不必担心此事之后我会给你足够丰厚的酬劳。”

    天如镜神情不变只淡然的道:“我不说谎。”

    他竟然敢如此坦然的宣称自己不会驱鬼也许是真的不担心此事揭破有任何的后果又或者天如镜真是一个从来不说谎的正直之人?

    思绪转了几圈楚玉放缓神情改以怀柔政策试图动之以情:“天如镜你在门口也瞧见了我母后的模样她如今已是将死只想再见一见自己的亲生孩子这样一个母亲临死前的愿望你怎么忍心让她含恨离去?”

    她自觉声音已经难过得快要滴出泪水来语气也是分外凄然可是听到这一切的天如镜神情不曾有半分波动……不也是有波动的他明净的眼睛里流露(^更新最快)出微微的不解好像听不懂楚玉所说的话一般。

    楚玉又反复劝了几次什么仁爱慈悲的道理都说出来了才听得天如镜慢慢的道:“我不会说谎此生皆不会。”他说得很慢楚玉一听却紧紧的闭上了口她能感觉到天如镜说这话的不容否定已经完全不能改变了。

    楚玉叹了口气对天如镜这种软硬不吃的家伙感到很无奈她想了想还是自己先退让一步打算今后再慢慢从头收拾旧山河:“好吧这样如何?我不逼着你说谎但是请你在适当的时候保持沉默总可以吧?至少在陛下面前不要说你不懂驱鬼这样的话不要拆我的台子这样总行了吧?你今天要是不答应我便不放你走了。”

    到了这份上楚玉不得不使出无赖手段才说完又觉得十分的好笑。她紧紧的盯着天如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看到天如镜的下颌微微的动了一下点头的动作几不可查。

    总算解决了这一关!楚玉心里谢天谢地一声转身就走:“跟我来吧。”

    她现在觉得天如镜比容止还难对付容止仅仅是难以度测他的想法正常的对话还是很有条理可循的可是这天如镜他时不时的就玩一把沉默是金半天问不出什么来可偏偏一回想又现他的思维回路简单到空白所言所行好像完全没有任何动机。

    路上抓了几个宫人询问楚玉总算得知了刘子业现在所在方位母亲并在垂危的皇帝陛下此时正在一处名叫仁德宫的偏殿里与妃子宫女享乐。

    楚玉就站在宫殿外听着里面传出来女子的欢笑声觉得那“仁德”二字分外的讽刺可笑。

    平复心境楚玉面上扬起最自然温和的笑容她回眸望了一眼天如镜紫衣少年目不斜视神情自若并没有像她这样有好像即将上战场的紧张感。

    还是定力不够。

    摇头笑一下自己楚玉步伐缓慢的走入宫殿。

    一入室内虽然已经在来之前做了心理建设可楚玉还是为眼前所见一惊。

    宫殿之中分布着十多名妙龄女子她们身上所穿的布料大约加起来还没有楚玉身上的一件多几乎接近不着寸缕她们或坐或卧还有几人在中央空慢慢爬动爬动之间身体曲线优美的晃动偶尔露出隐秘部位她们的肌肤姣白如玉泛着年轻的动人光泽。

    而在这其中衣裳穿得最多的大约便是刘子业了他身处七八位美貌女子的包围之中头枕在其中一人丰满的胸脯上脚搭在另外一名女子的**上几双如玉的手在他身上揉捏按摩还有个美丽女子不时的拿起旁边桌案上的点心送入他半张的口中。

    白日喧淫。

    目睹如此荒唐的景象楚玉不由呆愣站立。

    空气中弥漫着的轻浮香气充斥鼻间仿佛靡丽的艳帜徐徐展开意识清醒的瞬间楚玉几乎想要立即夺门而出!

    冷静要冷静。

    努力的说服自己楚玉心下反感不已面上却维持着微笑缓慢的走向娇美**包围间的刘子业。

    此时刘子业也现了楚玉他推开身边的女子欢喜的站起来:“阿姐你怎么来了?”

    楚玉并不答话只是微笑环视周围的女子刘子业很快的注意到她的目光手一挥道:“你们都出去。”

    直到殿内只剩下三人刘子业才攀着楚玉的肩膀奇怪的道:“阿姐找我有什么事么?”今天早上楚玉才进过宫此时去而复返也难怪刘子业惊奇。

    楚玉慢慢的小心的柔声道:“我听人说陛下不愿意去见母后?”

    刘子业一听登时用力的甩开楚玉的手面色阴冷的道:“阿姐你也是来跟我罗嗦什么孝仁孝么?”

    瞥见他狭长目中的阴狠之色楚玉只觉得毛骨悚然她强压心中不适扶上刘子业的手臂柔声的道:“陛下我与别人不同此番特地来见你却是为了你啊。”情知刘子业已经生怒她的每一个字都说得极为小心因为说错一句话也许就会召来杀身之祸。

    ========================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