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十七章 酸甜苦辣咸 解禁

2018-01-16 08:55:07Ctrl+D 收藏本站



    玉回到府中天色已经微暮经历一日波折她有些没有就此休息而是拉人问了容止在自己院子里衣裳也不换的径直去找他。

    在车中她已经现了身后的玄机回想起所遇到宫人的古怪神情才恍然大悟知道明天宫中大约又将谣言四起。

    不过她并不在意。

    在屋里没有找到容止楚玉便返回竹林之中这一次容止没有坐在一入林便能瞧见的青石台上那青石台空空落落楚玉伸手去摸指尖冰凉。

    容止心中想必也和她一样不太平静吧?三年的目标陡然消失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任是谁都很难转变接受。

    现在的容止也许在某个隐蔽的角落静静的沉思。

    正要返身离开到别处去寻找楚玉忽然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好像是烤肉的香味她心中一动便朝竹林深处走去走着走着那香味也越来越浓郁让楚玉及时的想起来她今日来回入宫都没怎么太吃东西。

    走到了园子的角落也是竹林的边缘楚玉不意外的瞧见了容止他随意的坐在地上面前支着一个木架架下有火木架中横着一根树枝枝上串着一只体型比鸡略小已经被拔光毛烤得焦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鸟。

    香气就是从这只烧烤鸟身上传出来的。

    容止秀丽清雅的脸容上没有表情雪白地衣衫上沾着少许烟灰污渍。火光明暗不定的跳动着照不亮他漆黑如墨地眼睛。光一投入他的眼眸便好像被彻底吸收了似的。

    即便是在烧烤他看起来依然是从容优雅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拿起一旁的瓶子往小鸟上撒一些粉末香气顿时变得无比勾人楚玉再也忍不住。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隔着火堆坐在容止对面笑道:“见面分一半。”

    容止抬眸看她一眼并不讶异只微微一笑道:“公主确定真的要吃?”

    楚玉笑道:“难道你在这里下了毒?”

    “自然没有。”

    “那么还有什么问题?”

    容止凝视了楚玉片刻露出个奇妙地微笑他移开架着烤肉的木架冷却片刻后便从袖中抽出一柄不过巴掌长的纤细小刀割下鸟腿上的一片肉。约莫二分之一手掌大小穿在刀刃上递给楚玉:“眼下器具不足。还请公主将就不过如此用餐也别有一番风味公主不妨尝试一二。”

    那片烤肉只有不到半寸厚一面焦黄流油另一面却是洁白鲜嫩。色香俱全令人食指大动楚玉接过刀柄小心的吹了几下确定不怎么烫了才送入口中。

    过了片刻楚玉面无表情的停止咀嚼容止了然的笑笑指指火堆示意她吐在火里又随手把她手上的小刀顺过来。

    楚玉犹豫一会还是把嘴里的东西强行咽了下肚。望向容止斟酌着词句道:“你。是不是用错了调料?”肉烤得完全没有问题表皮焦脆内里鲜嫩咬起来口感极佳可是问题却出在渗入肉里的调料上。

    这烤肉地味道其实也不算夸张不像那些初学做菜的新手做得太咸或太淡只是有微微地扭曲进入肉中的咸味里多了一点不该有的苦味和甜味这两种味道混合起来尝起来便很奇怪。

    就宛如调色一般明明该是绿色却不小心混入了红色黄色的颜料整体匀起来便很奇怪。

    看容止一脸聪明相也不像是厨艺白痴的样子怎么会这样?

    容止淡淡一笑并不解释只拿起小刀端详刀刃上还穿着大半片楚玉方才吃剩的烤肉他也没有丢弃低头张口轻轻地咬下。

    文雅的一小口一小口咬下肉片容止吃得极为从容惬意好像丝毫不受那古怪味道的干扰。

    楚玉见他这个模样忽然想起了一个可能:“你……感觉不到味道?”假如是这样那么就说得通了色盲难以完美的调色而没有味觉的人自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味自然也很难做出美味的饭菜

    但话才说出口楚玉就驳回了自己的猜测:“不对感觉不到味道你为什么要调味?你的味觉……我是说舌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楚玉思索着道。

    容止低头咬下刀刃上最后一片肉火光映照下他浅色的嘴唇泛着柔润地微光眼帘如扇半敛乌黑的丝滑落少许遮挡住半张脸容。

    再抬起头来时他看向一旁微笑道:“越捷飞可否帮个小忙替我给厨子传话让他们料理只野兔送来。”

    越捷飞平素皆是与楚玉共同进出如影随形只不过他身为侍卫时常在不易被觉察地暗处隐藏着此时听见容止吩咐却先是望了楚玉一眼后者点头后才转身离开。

    越捷飞走了容止这才接着说:“我的舌……”他停顿一下似在思索应该如何表述“尝出来的味道与旁人都有些不同人觉着是苦的我却尝来带着一丝甜人说是酸的我却觉着有些咸我觉着好吃的别人却未必如此想。”

    他轻耸了耸肩虽然无奈却也满不在乎着:“就是这样了。”公主府上的厨子都知道他喜好的味道与别人不同给他准备食物时都是专门单独准备一份却不晓得有这等缘由。

    楚玉愕然好一会儿才道:“这件事除了我之外还有谁知道?”

    容止微微一笑又从已经微微冷却的烤鸟上挑下一小片肉他折断的右臂现在已经不用吊着绷带了可依然不能太过使力可完好的左手却灵活至极动作轻盈得像灵巧的燕子:“没有人曾问起这事只当我口味古怪所以也只有公主知道此间真正的缘由。”

    楚玉皱眉道:“怎么会这样?”他这样的味觉和别人一起吃饭时岂不是很不方便?

    容止笑了笑舔了舔沾上油光的嘴唇:“其实小时候还是如常人一般的也许是后来尝过太多的毒药不知怎么的就变成这样也不知该如何医治横竖没什么大碍这些年便这么过来了。”别人做的东西多半不能吃他便自己摸索着学习调味倒也是练出了一手好厨艺可算是意外收获。

    容止说得轻松楚玉却有些明白他的“这么过来了”并不是那么惬意的可是见他不愿多提她也不便相询只有岔开话题:“越捷飞怎么还不回来?”

    容止望了楚玉片刻带着几分玩味的目光在她身侧周遭扫了一圈随后高深莫测的一笑道:“他恐怕一时半刻回不来。”

    果然如容止所言当被宰好剖开洗净的兔子由厨房下人送来时越捷飞还没有回来。

    而容止动作俐落的穿枝切肉把兔子架在了火上翻动兔肉时抹盐刷酱不一会儿便又有香味飘出。

    楚玉看一眼他还没吃两口的靠鸟忍不住道:“你一顿要吃多少?”一只鸟还不够?

    容止笑了笑:“这是给公主你准备的啊我口味虽然不正常可要想做常人的饮食也不是难事公主稍待片刻很快就好。”

    容止烤好了兔肉灭去火堆便连枝递给楚玉楚玉一尝果然十分美味便索性将晚饭直接在这里解决了。

    幽静的竹林边上暮色渐沉渐暗一男一女一鸟一兔一人一只相对微笑这景象虽然奇怪却别有番动人之处。

    两人吃饱后休息片刻越捷飞也回来了他脸上带着欢悦之色好像知道了什么令人高兴的事容止微微笑着望了越捷飞一眼再望望楚玉随后站起来道:“公主来的正好我有一事相告请随我来。”

    楚玉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事?”

    容止笑道:“公主忘了么?前日你令我做的三件事那第一件……”如今已经完成了。

    ~~~~~~~=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