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十二章 似被前缘误

2018-01-16 08:54:45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中柔软的矮榻上躺着伴随着行车的微微的摇晃就忘记了宫门前的不快即将行至公主府时她忽然记起了什么掀开车帘子问坐在前方车辕上的越捷飞:“前面有没有……呃……情况?”

    越捷飞望了望前方的巷口答道:“回公主没有。”

    楚玉想了想还是做出了决定:“绕路今天走后门回府。”

    前方越捷飞笑了一声声音里有点强忍的笑意:“是公主。”

    对于越捷飞的表现楚玉有点恼怒不过怒了一下觉得自己也实在没什么出息忍不住笑了起来又躺回到软榻之上。

    马车绕了段路从公主府后门联通的巷子里穿入远离了主干街道这里便多了几分寂静的冷清。

    马车转了个弯比楚玉预料得早的停下不需要特别向外看便知道还没到达因为按照楚玉的记忆公主府的后门距离巷口是有些距离的。

    “怎么回事?”没有多想楚玉直接拉开车门跳下马车这里距离公主府也不太远了走几步也无妨然而才下马车楚玉便瞧见前方站立着她特意绕路的原因。

    对方长身玉立的站着面色虽然冷漠却没有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隔膜感瞧见楚玉那人冰冷的眼中便带上了些许暖意。

    他的背上背着一个长长的木匣。

    “萧……别?”楚玉神情古怪的叫出来人的名字随后忍不住问道“你今天怎么来这儿了?”她今天特地的避开前门走后门就是要躲萧别怎料竟然正正在后门给他撞上。

    自从那日萧别自请入府被她拒绝之后。没几天楚玉从宫中回府地时候便瞧见萧别站在她公主府门口。等着她说是新制了琴曲请她品评当场骇得楚玉落荒而逃。

    开玩笑!她可不是原来那正牌的山阴公主能品出个什么来?要是胡说一气只怕会露馅。

    可被回绝了一次后萧别并不灰心又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好在公主府地正门也并非正对街道平素没什么人。否则千金公子萧别成为山阴公主入幕之宾这一劲爆消息只怕要瞬间传遍建康城。

    萧别望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笑意很淡淡到放在别人身上几乎看不出是在笑:“公主不愿见我我如何不晓得?可我既然视公主为知音又岂有轻易放弃之理?”

    楚玉一边面上僵硬微笑。一边在心里腹诽道:“你才知音你们全家都知音!”尽管十分不满但她还是决定不耻下问:“你今日算准我会走后门回府?”

    萧别道:“公主莫要忘记了萧别虽然擅长抚琴然而家中却有人以武晋身萧别从前。也是学过兵法的。兵法云。兵者诡道也。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公主前几次都是在正门见到我算算下来也该心生避意这一轮该往后门来了我便在此恭候。”

    楚玉听得脸皮青心说算你狠竟然连兵法都用上了同时也算是知道萧别的决心有多么的坚定她想要完全避开不是没办法可是那样要花费太多的功夫实在不划算。

    思索片刻楚玉道:“也罢今后我不会再躲着你但你也不要来这儿找我我给你们每人一把的扇子你没扔吧?请贴上顺便标明了楚园的所在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往那儿去你若是要见我便去那里找我好吧。”

    萧别一怔道:“公主不愿意别人知晓我与你相交?”他并不是笨拙之人如何听不出楚玉言语中的避忌?

    楚玉无奈地道:“你镇日来往于公主府前好在这些天无人知道若是传出去了……”她想了想山阴公主根本就没有清誉可言要说萧别影响她名声这太不要脸了只有改口道:“若是传出去对你的清誉很是不好。”得她没清誉萧别总算有了吧?

    萧别淡然道:“我并不在乎。”经过楚玉当头棒喝现在他也看开了那

    又算个什么?于他有何干系?

    —

    楚玉地面色由青转黑咬着牙道:“你不在乎我在乎。”生怕萧别又说出什么话来楚玉斩钉截铁的下定论道:“就这么说定了。”不等萧别反应她越过萧别快步的走向公主府后门最后的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是用跑地。

    楚玉生怕他追来走得极快但萧别却并未这么做他只转身望着楚玉有一点难过的低声道:“我就是这样不堪交往么?”

    越捷飞跟在楚玉身后在经过萧别身侧时停下来拍拍他的肩膀宽慰道:“公主进来也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变得清心寡欲起来也许过阵子便会恢复了届时你就算不上门公主也会去找你的。”

    楚玉跑回公主府中又走了几步回望确定萧别不会追来才松了口气可是没走几步她又及时的想起来府外有一个她避之不及地她能躲到府内可府内地那位呢假如要躲她要躲到哪里去?

    幸好府内地那位并不像萧别那样充满了行动力。

    走到东西上阁的交界处楚玉先没回屋反是去了桓远地修远居。

    现在修远居中一般都有三人在处理事务柳色已经正式的交派用场与墨香一起将桓远身上的重担接了下来。墨香管人事和物品柳色管金钱但是接受墨香和桓远的监督桓远有全权指挥处置柳色墨香的权力。虽然职权分工不同但三者之中柳色却是处于被压迫的最底层的。

    来到修远居见到桓远询问一下事务都在正轨上运转楚玉便不再多关心而是告诉桓远一件事这些天尽量的空出来她有别的事交付给他。

    离开修远居楚玉原本应往东上阁去可不知怎么的脚步却不太听使唤慢慢的走着来到一个地方停下瞧见前方的门上的字迹她忍不住无奈的叹口气。

    门是虚掩着的只要她上前一推便能推开假如推开即便闭上眼睛也能感觉到那萧疏而清爽的绿意而层层叠叠的绿影之中却有一道雪白的身影宛若浮冰碎雪永远不能磨灭。

    那日……落荒而逃了。

    那日容止握住她的手誓言一般的温柔话语后她的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当时极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可她心中的狼狈比对上寻来的萧别时更甚。

    这些天她一直避着这儿走心慌意乱的不想瞧见容止而容止仿佛也知道她的心意一直没走出沐雪园来每日都把自己关在园内。

    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忍不住这么想着楚玉慢慢的走过去手按在黑漆大门上入手的凉意让她头脑一清没有推开门更没有踏入门中。

    也正在此时在一片寂静之中她听见门内传出来棋子的脆响。

    啪。

    啪。

    一粒一粒的敲打在棋盘上清脆的声音一直传到园外传入楚玉的耳中一声又一声。

    楚玉隐隐约约的想起来那日容止似乎说过他不开心的时候会下棋。

    脑海中仿佛浮现了这样一幅画面在幽深寂静的竹林绿影之中衣衫如雪的少年坐在青石台上白皙的手拈着黑白二色棋子一个人非常寂寞的下着棋。

    在疏落的棋声里门内门外一人一人多情无情各怀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