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十四章 陪皇帝逛街

2018-01-16 08:54:43Ctrl+D 收藏本站



    玉早有准备着听到刘子业这么说便先让粉黛带他息自己回房换上男装。之后便按照昨天的布置与刘子业从公主府一侧的墙头翻出去。

    穿过冷清的巷道两人便来到了街道上刘子业拉着楚玉的手左右顾盼从前即便是出游他也是坐车出来的周围侍卫重重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好似轻了几分。

    虽然楚玉和刘子业的外貌都极为不错可街上的百姓没有再如楚玉第一次上街那样其中一个原因大约是刘子业虽然换上常服甚至心情十分轻松可是刘子业不经意间还是会流露出些许容易给人带来压力的阴狠。

    刘子业平素与楚玉亲近并不怎么在她面前摆架子因此楚玉也没有太过注意尊卑的分明可是在别人眼中刘子业还是有几分上位者生杀予夺气派的。

    而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他们的身后楚玉和刘子业并肩走在前方他们身后三四尺外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越捷飞始终作为楚玉的侍卫存在而另外一名男子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模样五官原本还算端正但脸上一道伤疤额头斜着划过鼻梁一直延伸到左侧耳下这道骇人的伤疤令他的脸容微微扭曲看起来极是恐怖。

    这人名叫林木是刘子业的贴身护卫有点儿像是越捷飞在她身边担任的角色只不过他藏身得更加隐秘些。楚玉出入宫中这么多次竟然一次都没瞧见这个林木还是方才翻墙时刘子业将他从暗处叫出来帮忙。楚玉才得知此人的存在。

    林木十分的沉默不仅言语上沉默神情也同样沉默着。不管越捷飞在他身旁怎么说话他始终一言不假如不是刘子业在命令他的时候他答了一个“是”字楚玉只怕要以为他是个哑巴。

    通过越捷飞对林木地称呼楚玉知道林木是他的师兄算起来天如镜应该至少有三个师兄被容止干掉一个一个越捷飞一个林木。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选手。

    两人先去了建业城边地东市市集上有卖各种东西的。楚玉虽然不是第一次出门了可也是头次来这样专门用以交易的市集各种摊贩密集的拥在一个地凡熙熙攘攘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各种商品都混杂在一起有的卖家禽有的卖粮食布匹又或者一些手工制作的小玩意。

    楚玉是见识过现代市的见到古代地市集。只稍微新鲜一下便失去了深究的兴趣。倒是刘子业兴致盎然。买了这个又买那个他只负责挑选自己钟意地东西。付钱全由越捷飞代劳而林木则负责当搬运工左右手和背上都挂着新买来的东西稻草扎的叶子包的麻袋装地好好个毁容派酷哥弄得形象尽失最后刘子业甚至要买一只活鹅抱回皇宫里玩被楚玉死活给拦住了。

    好容易等到刘子业买得尽兴时间也快到正午空气很是燥热楚玉提议到附近的建初寺去休息由越捷飞开路四人在拥挤的市集里杀出一条路其实也不需要怎么杀林木的那张毁容脸摆在那里只需要稍微阴沉一些便足以令左右旁人自动退避了。

    路上刘子业将自己买来的东西一件件拿过来把玩玩一会就失去了兴趣又一一的丢弃在地上一路走一路丢等他们走出市集地时候已经将买来地东西丢得只剩下十分之一二。

    越捷飞有点心疼钱不过这些钱也都是楚玉事先给他地人家皇家子女喜欢自己买东西扔着玩儿他能有什么异议?倒是林木在丢掉了大部分杂物后虽然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可是动作明显轻松了很多。

    建初寺的距离不算远一会儿便走到了这座寺庙是三国时孙权建造地也算是有些历史远远的看去最先瞧见的是一座塔立在寺庙的中央。

    这时候佛教十分盛行单说寺庙楚玉在建康城中及周围见到的就不止五六座然而还要数眼前的建初寺最为豪华基本也就比楚玉的公主府差一点但是绝不多。

    建初寺前挂着巨大的牌匾漆金的建初寺三个字很是遒劲有力楚玉一行人走近的时候却瞧见一个令楚玉有些意外的人从寺内走出来。炽烈的正午日光下即便在这庄严的佛寺边那人的气度依然如流水一般的悠然自在。

    “意之兄你怎么在此处?”楚玉快步上前不能不说有些惊喜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惊喜什么可瞧见王意之周身的燥热便仿佛减了几分。

    王意之看见楚玉也有些意外他的目光先投向楚玉随后扫过她身后的三人眼中划过一丝惊异后又对楚玉道:“你怎么在此?”

    与此同时楚玉也问:“你怎么在此?”她印象中王意之是个放荡不羁闲散自在的人和佛学这些严肃的东西扯不上半点儿关系。

    两人的声音一字不差的重合起来连惊诧的情绪都那么的吻合。

    王意之微微一怔随后忍不住与楚玉一起笑了起来。

    楚玉笑着道:“失礼失礼我却是忘了意之兄你是有本事把一切无趣的东西变得有趣的人物你来此想必也是找到了有趣之处。”

    王意之也笑道:“失敬失敬我也是忘了子楚兄的言行常常能出人意表想到什么旁人想不到的事物……”他学着楚玉说话然而最后一句却是怎么都学不来了只有道:“不过你来此想必无他目的不过是累了歇脚而已。”

    他心思是何等的多智**见到刘子业形貌及其他两人的样子便极快的推断出他们方才做了什么以及来此的目的。

    两人说完又是一笑交换了一下“知我者子楚兄”和“知我者意之兄”的笑语王意之随意的作了一揖道:“子楚兄想必身有旁务我今日便不多加打扰改日我们再聚。”说完他又一指身边的人道:“这位是我在寺中的好友法号寂然于佛理玄经都很有研究可以请他领着你们在寺中游览一番。”

    楚玉这才注意到王意之身侧站着一名身穿白色僧衣的和尚与王意之并肩而立这和尚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他双手合十眉目低垂神情安详平和该是方才和王意之一同走出来的可楚玉眼中只瞧见王意之竟是把他给完全忽略了。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