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十五章 两个刘子业

2018-01-16 08:54:43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是王意之介绍的楚玉便多瞧了寂然几眼他相貌俊秀不凡气度清逸出尘眉心缀着一点米粒大小的嫣红朱砂他的白色僧衣并不似如雪的洁白而是那种陈年的旧白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却也别有一种飘然之意。

    方才之所以被忽略主要是因为寂然和王意之站在了一起又兼神情低调内敛才被盖去了风采。

    王意之没有多做停留的走了楚玉对着陌生的寂然却并不觉得不自在虽然才是初见可是寂然身上好像有一种使人心神稳固安宁的力量。

    转身跟这时才从后面跟过来的刘子业介绍寂然的身份随后寂然便带领着他们参观寺院了。

    寺院的占地范围很大方才在远处瞧见的高塔在寺院中心院庭的前方有殿堂四周院落重重回廊围绕壁画鲜丽华美。

    楚玉一行人参观完毕后再由寂然将他们送出寺院楚玉在最前面与寂然并肩而行忽然问道:“意之兄时常来这里么?”

    寂然笑了笑仿佛悄然绽开一朵姣白莲花:“意之居士胸罗万有小僧与他相交不论是佛法。还是世俗道理都进益不少。”

    楚玉微微一笑:“今日有所不便改日我会再前来请教。届时希望寂然小师父不要将我拒之门外。”

    告别了寂然便该往回程路上出楚玉走出二十几米又忍不住回头看去之间寂然站在寺庙之前的阶梯上双手合十有不少前来进香礼佛的人从他身边络绎经过他们面上的神情或者带着祈盼或带着虔诚有的衣衫华贵有地风尘仆仆。

    而寂然低垂着眼眸。好似什么都没看到却又好似什么都看到了。

    楚玉停下脚步。望着人群中寂然的身影出神直到刘子业回转过来手扶着她的肩膀问:“阿姐你看上那光脑袋了?你要是看上了。我明天就下旨……”

    楚玉哭笑不得言语劝阻好容易才让刘子业打消这个念头没有再给山阴公主地功绩簿上添一笔亵渎出家人。

    回去的路上没什么波折四人乘坐秦淮河上的泊船顺着贯穿建康城的河流行驶。节省了不少的脚力。最后四人是先回了公主府。再让刘子业与那些侍从在一起摆驾回宫。

    目送刘子业离开。楚玉才缓步返回自己的卧室在她的房间里竟还站着一个“刘子业”只是神情少了些阴戾气韵从容平和然而这些细微差别也只有在明处近观会显现出来房中光线昏暗猛一看便是第二个刘子业。

    那“刘子业”见楚玉回来抿着嘴笑:“公主回来了?”他缓缓的走到屋子角落从怀里取出毛巾浸入水盆中再拿湿毛巾往脸上轻抹擦了几遍便还原了本来面貌。

    这“刘子业”却是容止假扮的。

    虽然楚玉与刘子业翻墙偷偷外出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防止有什么预料之外地状况生容止穿上相似的衣裳用药物修饰容貌假扮刘子业在楚玉房中坐着就坐在可以让外面人瞧见地地方房中的昏暗很好的遮盖住了装扮上的破绽。一天下来宫内护送刘子业地侍卫统领几次从院门口走过硬是没现他们的陛下被人调了包。

    楚玉瞧见容止顿时就有些踯躅其实这件事她本不想让容止参与进来但是她府上会易容这种旁门左道的也就

    止一人因而不管心里面再怎么打鼓她还是在昨天止说明自己的要求。

    好在容止并没有为难她完全不提前些天的事待她的态度也是从容又自然好似什么都没生过一般令楚玉大大地松了口气。

    容止身上穿着与刘子业相仿地黑色衣衫这是楚玉头一次瞧见他穿着白色以外地服色感觉有些儿怪异往容止身上望了几眼楚玉的目光才转向他地脸庞却讶异的现容止脸颊上有一小片微微的红印在雪白的脸容上显得分外的碍眼。

    楚玉皱眉道:“怎么回事?”昨天她看容止的脸还是好好的怎么今天变成了这副模样?

    容止先是有些忡怔随即恍然抬手抚上脸颊笑道:“公主不必担忧只因今日要装扮的人不同寻常为了力求逼真我用了些刺激的药物这是修容的药物在脸上留得太久了伤了肌肤我自行调制一副药三两日便可复原。”

    听他解释完毕楚玉便不知道该接什么才好两人相对站立着相距一丈之遥然而楚玉却好像能听见容止浅浅的呼吸应和着她有些错乱的心跳。

    说安抚的话会否太亲昵此时送客赶人会否太冷漠?

    —

    正在忐忑之际一声通传解救了楚玉此时尴尬的窘境是天如镜前来拜访。

    来了?

    那日天如镜说要回去考虑便再无消息如今看来总算是做出了决定然而楚玉现在却不是为了他做出决定而惊喜——

    有了天如镜这个借口让容止现在走掉感觉便不那么伤人。

    楚玉正如释重负却听容止低笑了一声回头看去只见容止伸手按在腰上解开了收束的腰带。

    容止解下腰带后还不停手又不紧不慢的拉开了衣裳楚玉有些着慌脱口问道:“你脱衣服做什么?”

    容止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眼神似笑非笑的:“公主以为我是要做什么?”

    对上了他的眼神楚玉明白自己可能又误会了什么心中有些恼面上却已经完全恢复镇定她看着容止脱下外衫弃于地面正等着他下一步动作容止却就这样仅着单衣缓缓的走了出去。

    直到容止走出门外楚玉才恍然他这么做的用意容止是在昨天夜晚绕过所有人的耳目由越捷飞带过来的才能在今天一早在皇家护卫的眼皮子底下上演大变活人倘若他现在穿着类似刘子业的外衣出去给府上的人瞧见也许会被有心人联想到什么。

    容止心细如连这点儿微末之处都没有错过。

    容止身穿单衣纯白的衣料贴着他的身体单薄的衣服将修长的身躯线条勾勒出来此时大约是下午三四点还算明亮的阳光将他的衣服照得有些透明似乎能瞧见衣服下漂亮的腰线楚玉瞧着他的背影呆愣一下忽然不知怎么的就冲了出去将他给拉回房中:“你给我在这里待着等晚上了再回去。”

    容止高深莫测的看着她嘴角微微翘起说不出是在笑还是不笑好一会儿他才慢慢问道:“公主不是要与天如镜商谈要事么?我在旁总是不好。”

    楚玉瞪他一眼道:“我去别处谈!”

    反手关上门把容止关在房间里不一会儿天如镜便被幼蓝引领了进来他的神情十分平静看着天如镜楚玉脑海中却浮现了白日所见的寂然。

    笑着摇头甩去幻影楚玉让幼蓝退下去转身带着天如镜前往一旁花厅也就是今天她让刘子业等待的地方这里用来谈判是再适合不过了。

    她不会以为天如镜将会乖乖的接受她所开出的一切条件总会在某些地方做些坚持因此接下来她将进行的是一场或者十分激烈或者十分不激烈的讨价还价。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