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十八章 侃价的结果

2018-01-16 08:54:38Ctrl+D 收藏本站



    玉完全不知道自己和天如镜的对话还被另一个人听到镜欲言又止秀丽的脸容上强自压抑着不情愿的神色心中止不住的愉快。

    看见天如镜这副模样让楚玉心中暗爽不过更重要的是她得到了十分宝贵的讯息便能以此为依据做出抉择判断。

    得知那光罩也就是防御力场动原理后楚玉便打消了从外界武力突破的念头那力场的动除了度过限外还有几项附加的标准比如防御系统只能判断对会对天如镜造成损伤的物体包括生物和人都会自动的排拒在防护罩外。

    而另外一个资讯则是那手环的操作通过脑波进行具体的细节如何尚不清楚可是看天如镜将手指按在宝石上的动作楚玉估计大概还有指纹什么的因素包含在内。

    这样的尖端物品倘若没有一点防护保护措施那才真正见鬼呢。

    换而言之就算她想方设法抢夺过来没有天如镜的手指可能也无法对手环进行操作。

    砍天如镜的手指下来这么血腥的事她自然是做不来的而手指砍下来后她也有没有相应技术能保持完好不损如此无异于杀鸡取卵。

    望着流转着美丽银光的手环楚玉不甘心的抿一下嘴唇提醒天如镜:“好啦我都给你解释了你方才应允我看的呢?”

    天如镜点了点头他心念一动屏幕便缓慢的上移将方才楚玉没有看到的那部分呈现出来。

    屏幕

    时位。囚医攻。记。

    也是六个选项左右各三然而却多了一些比较浅显明白的关键词。

    时和位大约说的是时间位置“囚”不知道是什么“医”应该指医疗“攻”是攻击“记”不清楚。

    心中迅地有了判断楚玉含笑凝望天如镜:“那么开始谈判吧。我教你那种文字作为报酬。你要让我知道其中六项的具体内涵。”

    天如镜摇头斩钉截铁道:“不行你的要求太多了。最多只能一项。”六项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楚玉忽然站起来双手撑在桌沿上身体前倾盯着天如镜提高声音道:“太多?!你知不知道这是一套完全不同地语言体系你不要以为只有二十六个字母符号就错以为它很简单。你要记的东西多着呢。三个月都未必能学得完!”

    也不知道是被楚玉气势所迫还是觉得她靠得太近。天如镜身体又后仰了一些背部靠上了坚硬的椅背:“你要求得太多了。”他脸颊微微红。不是很熟练的开口。

    他记事以来便被保护着长大高高在上几乎不食人间烟火除了师父之外从来都只有别人向他妥协哪里有像这样站在对等位置商讨的机会?更别说是如此激烈的讨价还价了。

    接下来便是一场拉锯战楚玉尽可能的占便宜天如镜尽可能的避免被占便宜好像侃价一般一分一分的慢慢磨偶尔做出一拍两散作势欲走地姿态等对方喊住自己让步……

    当然这些大部分都是由曾经见识并学习过侃价的楚玉所做出来地天如镜在这方面毫无经验对上楚玉时尽管神智十分的清明可是完全没想过原来讨价还价可以这么干这样**裸的毫不遮掩的索取利益表示自己有多么吃亏多么不值得进而得寸进尺地索要简直就是让他见识了一片截然不同的新天地。

    谈完了用几项来交换英文教习后两人又在哪几项之间慢慢的磨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几乎没有讨价还价经验的天如镜被楚玉杀得节节败退最后签下丧权辱国不平等和约答应让楚玉看三项并且用笔抄录下其中一项的内容。

    这样的结果其实是出楚玉地预想地她虽然一开始信口开河说要看六项但那不过是为了方便喊价而做地上线罢了前世去一些市场买衣服的时候侃价地秘诀便是先压到原价的三分之一再一点点的往上和对方磨。原本估计撑死能要到两项的观赏权却不了比预计收获多了不少。

    下了丧权辱国条约按照他们方才谈的天如镜先履约先将其中一项展示给楚玉看:攻。

    现在楚玉知道了手环的防御手段却从未见过天如镜有主动攻击任何人为了保险起见她必须先得知手环的攻击手段届时即便到了最坏的状况双方翻脸了她也好有针对性的做出应对。

    天如镜的手指依旧按在红宝石之上等了半晌没有任何反应楚玉出声提醒他:“喂攻击啊等等先别冲着我换个方向。”

    天如镜面无表情的道:“我已经动了没有攻击这一部分无法用出来。”

    楚玉很轻蔑的斜瞥天如镜:“你这个神器还会坏的?”质量真差。

    天如镜忍不住一拍桌子他方才经历了一场侃价大战情绪还有些波动没能恢复被楚玉一激又腾地一下升了起来:“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师门神物!熟归熟乱讲话我一样告你诽谤!”

    —

    楚玉噗哧的笑出声来:“这台词你哪里学来的?”

    天如镜下意识的瞥一眼手环。

    “真好。”楚玉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很好。”手环里大概还储存有娱乐的内容她真是越来越想要这东西了只可惜短期内无法到手只能看着解解馋。

    笑意一凝她又回到了方才的话题上:“你这神物不能起攻击?”

    天如镜摇了摇头:“不能。”他目光清澄神情无比坦然纵然楚玉再问一万次他的回答还是一样的。

    楚玉冷笑一声:“难怪你方才在这一项上让步得这么快原来是因为根本无需保密。”方才她在与天如镜讨价还价商量具体给楚玉展现哪一项时谈到“攻”这一项时天如镜几乎没怎么跟她僵持便让了步让她错以为自己占了好大的便宜却没料到结果是被人反摆一道。

    也许是天如镜的操作方法不对也许是程序上出了什么问题令手环的攻击功能无法实现。既然无用天如镜也不打算攻击那么便不介意让她知晓。

    楚玉不甘心的道:“我小瞧你了。”先前因为越捷飞对他的保护态度错以为他很弱方才又因为天如镜的不谙世故而低估了他的心机直到现在楚玉才意识到即便是看起来单纯如天如镜必要的时候也是会耍一点小手段的。

    天如镜微微点头此时也恢复了冷静的神色:“过奖。”

    楚玉做出送客的手势:“我需要时间来判断你是否有说谎从明天起你每日午后来我府上我教你那种文字。”

    天如镜面上虽然平静心中依旧有些纷乱此时离去正是求之不得他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

    楚玉又在花厅之中坐了一阵子才慢慢起身回到起居室容止不在外面的房间中楚玉有些奇怪便朝里走去一直到了卧室才瞧见一条白色的身影斜躺在她的床上伴随着呼吸身体微微起伏。

    楚玉想了想上前拍醒他:“容止醒来我有话问你。”容止原本是身体朝内侧睡着的被她拍了一下翻过身来微微睁开眼睛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丝质单衣的衣领顺滑的敞开露出胸口大片平坦雪白的肌肤那肌肤充满着温润的光泽竟比身上的丝缎还要细腻光滑楚玉心跳陡然加快连忙快步走出去丢下一句话:“穿好衣服出来我有正经事要问你。”

    楚玉走出卧室后容止半眯着的眼睛立即清醒的张开眼中的困倦荡然无存只余冷静的清醒他慢慢的坐起来漆黑的眸中翻腾着深思。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