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零一章 善意的欺君

2018-01-16 08:54:36Ctrl+D 收藏本站



    君是的楚玉要欺君。

    现在的楚玉对于刘子业这个皇帝的印象有一种很矛盾的割裂感一方面她畏惧刘子业所处的权位身为皇帝他能一句话便让她死可是另一方面她对于身为皇帝的刘子业并没有多大的尊敬。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楚玉天性中对于所谓天赋皇权的说法打心里的排斥也没有太多的阶级观念对她来说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并不会因为他所处的位置和所拥有的权利高人一等或低人一等。

    她知道什么是阶级也懂得如何去利用甚至她自己就站在这所谓阶级的顶层可是她的内心深处始终不能将这种人分三六九等的制度烙印在观念之中。

    因此她对于身为皇帝的刘子业既是戒惧又是不敬戒惧的是那皇帝的权力不敬的则是刘子业本人。换而言之她是把刘子业和皇帝这两个身份割裂开来看的。

    此外还有一点儿大约便是一点点连楚玉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心软。

    那个阴戾狠毒的少年纵然有千般的不好可是不曾有过对她半分的伤害甚至全然的依赖着她相信着她纵然心里不断的提防戒备楚玉在偶尔的回眸时分会对刘子业产生一点点的愧疚。

    楚玉想出来要欺君这个点子是既把刘子业当皇帝又有些不把他当皇帝看的结果。

    楚玉简单的说了一下刘子业想要锄强扶弱行侠仗义的私访愿望当然不会说这一切都是她引起来的只道:“现在陛下是一定要微服私访了才舒心但是我决不可能真地将他带到危险的地方。令他陷入险境所以陛下要除恶。我们就造出一个恶来给他除。”

    经过一番商量终于敲定了欺君的细节楚玉开这个会地目的主要是把所有人都拉上自己的贼船上来了就谁都别想下去。

    现在楚玉最为放心的反而是这些面柳色墨香等于是她养着的干什么由她说了算桓远被拉来。却是楚玉为了表现对他的信任而容止花错。花错来此是因为必须由他扮演欺君主力容止虽然不需要参与可以他与花错的交情楚玉不认为花错会不告诉他这件事。倒不如一开始便告诉他她要做些什么。

    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太过需要保密的事(更新最快)虽然需要冒一点不敬之罪的风险但楚玉权衡之下认为即便此事曝光刘子业也不会为了这善意地欺骗而惩罚她了不起便是生气抱怨一下。而假如成功了。则可以让刘子业过一下微服私访显威风的瘾。免得他满脑子地开市集玩采购。

    商定之后楚玉便接到通传天如镜来访。时间掐得刚好一点儿都不浪费。

    让面们撤走楚玉最后叫住桓远问道:“楚园那边准备得如何?”

    桓远略一欠身微笑道:“公主请放心一切顺利。”

    楚玉微微叹了口气:“辛苦你了。”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顺利得让楚玉觉得有些不真实。

    持续进行的一件事是教天如镜学习英文一开始是认字母跟着是让他背单词现天如镜的记忆力惊人很长一串地单词他只需要看一遍就能记住为了能更方便的给自己争取时间楚玉有意的扭曲教导的进程这并不是说她故意把错误的知识教给天如镜她只是教了一些对天如镜来说完全没必要的东西。

    英文地语法与中文是有很大差异地并且复杂起来让人很是头疼凡是学习英文地学生在考试的时候几乎都受过那些长复杂地长句的刁难。

    而楚玉把自己

    的刁难加了点料转给天如镜让他也尝试一下千多曾遭受过的苦难深刻体会考试的黑暗考官的无情以及零分的惨淡。

    什么完形填空概括句子大意阅读理解各种考试题型楚玉都翻出来对付天如镜。这样一来为了学习那些复杂长句的句式语法天如镜的学习进度不得不放慢下来。

    在虐待天如镜的期间内楚玉又请求天如镜启动那手环深入的查探了一下手环中“攻”那一项却意外的现天如镜之所以无法动攻击是因为那一项的程序文件有部分缺失想来大约是不知道哪一个古人失手错误删除掉的。

    楚玉前世再刚刚接触到电脑时也曾胡里胡涂的干过类似傻事将某些程序的文件删除了导致文件无法启动这是一样的道理天如镜的那个手环内部相当于一个多功能电脑其中装有资料也安放了一些与外界关联的实用程序比如自动防御的光罩等等。

    可是假如程序中的文件被删除再怎么强大的功能都无法用出来并不是手环质量差的缘故而是操作手环的人使用不当才令其明珠蒙尘。

    英文教习之外楚玉的欺君大计也同样顺利事先已经让柳色墨香等人排演过几遍由花错扮演反派身穿黑衣脸蒙黑布装成打劫的强盗“正好”让微服私访的刘子业一行撞上之后路见不平把剑相助自然是顺理成章林森作为主力打手刘子业也冲上前去砍了几剑花错意思意思的招呼下便落荒而逃。

    唯一一点波折是为了符合劫匪身份花错需要换用武器丢下常用的细剑改使九环大砍刀对于如此缺乏气质破坏品味的行为花错自然是强烈反对却被容止一个眼神给高压镇住。

    ***************************

    时间过得很快非常快快得楚玉伸手去抓也抓不住飘逝的影子。

    天候很快就由初夏时分进入了酷暑蝉儿在树上垂死似的叫着许多天没下一滴雨空气中盈满了干裂一般的燥热。

    —

    然而在这一天建康城中不少名流公子士族青年都坐乘着华丽的马车前往同一去处。

    那个地方的名字叫做楚园。

    楚园的主人是一位神秘的少年昔日与一位作诗如流水般的才子共同参加诗会与风流倜傥的王意之亲密交好又曾狂妄的斥责千金公子萧别的琴音不堪入耳。

    而萧别并未反驳。

    他所送出的折扇亦是别具一格。

    那少年的名字叫喻子楚。

    还是早晨时分楚园外的街道上便拥满了各式车驾。倘若此时在这里放一把火至少能烧着都城内半数以上的权贵家人。

    紧闭的黑漆大门上龙飞凤舞的楚园两个字乃是王意之亲笔所书。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