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零二章 宁可食无肉

2018-01-16 08:54:33Ctrl+D 收藏本站



    襄是王意之的本家同属王姓一脉辈分上算是王意虽然亦属名流但却有高下之分他在王家的地位与王意之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对于这位亲戚王襄的心中是即是羡慕又是妒嫉。

    他没见过那名叫喻子楚的少年然而在风声传开后得知自家的堂兄与此人交好便也不由得升起了好奇心想方设法寻了执有请贴的人与他一并前往。

    因为心中好奇许多人都来得早了些却不料在门口吃了闭门羹有的性子高傲急躁的派人上前拍门却得不到门内回应愤愤的走了。

    此时才有人想起来那“喻子楚”胆敢当众训斥千金公子的那份狂妄。

    在炎热中等待的滋味不太好受好在不过一会儿邀约的时候便到了。

    楚园的黑漆大门吱呀一声开启开门的是四个身穿白衣的清秀少年大约十三四岁模样身上白衣清简至极一丝多余的装饰也无头整齐的梳成髻眉目之间透着灵秀。

    其中一名少年对来客微微欠身道:“诸位贵客请随我来。”

    一入园中众人便感到一股清气扑面而来霎时间冲散了酷暑的燥热全身的毛孔都舒畅的张开园中的景象也映入他们眼底。

    绿。

    许多的绿。

    粉白的高墙之内是一片盈满的绿意在第一时间闯入人的眼帘也洗涤着人的呼吸。

    迟了片刻才有人惊叹道:“好多的竹子。”

    寻常人家之中林木不过是作为建筑的装饰存在将亭台楼阁点缀得更为生动。然而在楚园之中却正好相反眼前一片茂盛的竹林绿意压眼哪里有房屋地踪影?

    见此情形王襄不由得惊讶的问身边的白衣少年:“这是怎么一回事?”

    开门的四名少年留两个在门口候着另外两个则与此时已经到来的名流士族在一起一个在前方带路。另一个就走在王襄身侧。

    少年微微笑道:“我们家主人生**竹他曾对我们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这少年文质彬彬虽然身为仆从却也能出口成章又兼态度不卑不亢令人观止可亲。

    “好一个士俗不可医。”少年话音方落便有道声音从后方传来。王襄转头一看却是自家那位高不可攀的堂兄他靠在门边手中折扇合拢轻敲掌心意态潇洒至极:“子楚兄真是个妙人给她这么说明儿我也要在家中栽些竹子了以免成了俗人。”

    那少年见了王意之。却也不曾如何动容只将他与其他人一般对待:“公子既然来了便随我们一道走吧。”

    王意之笑了笑走过来与那正在王襄身边的白衣少年并肩而行王襄想了想绕过去走在王意之身边。先行了一礼。才道:“见过堂兄。”

    王意之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目光微微闪动道:“你。是叫王襄没错吧?怎么也在此处?我记得上次子楚兄请贴时你并不在。”

    不意王意之竟然认得他这个人王襄强压心中欢喜小心地道:“我听近来传闻甚嚣便随朋友慕名而来。”

    “这样啊。”王意之淡淡的应了一声接着便没再说话王襄更不好搭讪只有一路默默的跟随着。

    白衣少年将众人领入竹林之中绿意之中枝叶扶疏遮蔽住阳光将人身上的残余的暑气给侵销殆尽。

    林中的竹枝并不太密集偶尔三五根一丛丛与丛之间也有间距在缝隙之间地面上撒了白色鹅卵石权作道路周围尽是湿软芬芳地泥土林间温柔的湿气凉意将燥热的心灵从内到外的洗涤通透在这酷暑的日子里此处却仿佛挽留住了些许动人的春意。

    走出这片竹林众人才瞧见隐藏在竹林之后的屋舍才出竹林暑意又朝人身上包拢过来甚至有几人忍不住要转身回那竹林之中去继续感受那透彻地凉爽幸而前方带路的童子出声提醒才没有人脱离团体:“前方便是了请诸位贵客随我来。”

    王意之笑了笑:一进院中不见房屋却先传林这安排格局可谓十分独特大胆就连当日他找到这宅子时也想不到楚玉会如此的安排。

    这宅子本是久无人居住竹林才生得如此肆无忌弹的茂盛王意之原本想派人将这片竹林给除去但楚玉却巧妙的利用起来稍一改动便是绝妙天地。

    林后的房舍倒是并无出奇之处只极尽了清逸简洁之能立在这竹林之后便显出了十分的秀丽雅致。

    众人与两名白衣少年一路行来并无瞧见其他的人此时在竹林屋舍之后才见到一名白衣青年站在屋前相候。

    那青年容颜俊美峨冠博带宽袖轻摆之间很是飘逸他见众人来了便微微一揖淡然道:“诸位请了。”

    凡是参加过山顶诗会地人都认出了这青年他正是那有倚马千言之才的喻子远也便是桓远此际他神情坦然磊落比起山顶上压抑着什么的模样更为光彩照人。

    而初见桓远的人都不由得在心底暗暗的赞叹。

    桓远微微一笑两名白衣少年便立即退下返回去迎接新来的客人将这群客人交给他来接待。

    王意之也忍不住微微好奇走上前去折扇半展挡着低声说话:“怎么不见子楚兄?”他们究竟是玩的哪一出?

    桓远神情不动依旧十分温和地笑着:“阁下何必着急再过一会儿便都知道了。”

    王意之愣了一下随即放声笑道:“你说得不错。”他不再追问而是与桓远并肩共同朝屋舍走了过去。

    一行人穿过曲折地回廊却现他们聚会地地方并不在室内而是四周被房屋环绕的一处庭院庭院之中亦是错落地栽有翠竹地面上摆放着一圈案几和锦垫。案几之中已有一个人在等待那人却依旧不是楚玉。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