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零四章 台上一分钟

2018-01-16 08:54:31Ctrl+D 收藏本站



    桓远的带领下王意之在一条回廊的最末端找到楚玉人雅致清简的房屋中两条长椅并排摆放着中间放一张方形矮几屋内两人就分别躺在左右长椅上身下垫着柔软的垫子你一粒我一粒的拈起矮几上的碟中的果仁吃着玩儿

    见王意之来了楚玉猛地坐起来笑眯眯的招手道:“意之兄来啦?今天席上的事我听人说了还要多谢意之兄你在那时候为我美言。”

    见容止看起来暂时安然无恙王意之松了口气笑着转向楚玉:“我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就算我什么都不说你喻子楚之名还是会传遍建康。”

    楚玉微微一笑知道王意之不想居功但心里还是记下这份谢意锦上添花那也是花假如不是王意之第一个站出来肯定名流之中肯定会有不和谐音出现他的那句话压住了所有微弱的反对源头。

    目光转向王意之身旁的桓远楚玉朝他点了点头感激的道:“今日辛苦你了。”其实楚玉原本是打算自己亲自上阵做秀可是思量一番后还是让桓远取代了她的工作她则退隐到幕后进行全盘的布置与筹划。

    然后才有了这么个茶话会。

    秘密的训练了一个月今日将成果展现出来躲在暗处偷窥楚玉才现自己先前犯了什么样的严重错误。桓远根本就是交际谈辩的天才昔日却险些被她给埋葬在账本里险些生生的毁掉自信套用前世的说法就是——好好地一个文科天才。被她逼着去钻研数理化。

    茶话会上的桓远游刃有余的与众多不同的来客周旋着最开始是一人两人最后是同时与七八个人谈话每个人说的话题都还不一样桓远应对自如条理丝毫不乱风度翩翩的一个个加以辩驳令对方心服口服。

    而在谈话的过程里。他没有冷落到与他交谈的任何一人每个人都觉得桓远好像是在优先跟他说话的没有一人受到冷落。

    这样地本事不仅需要强大的记忆也需要极为圆融的待人接物然而桓远不过是练习了这么一阵时间就做得如此完美。这已经不是训练的结果而是天生的才能。

    只是这才能缺乏自信支撑一直没有被掘直到今日才爆出来。

    是的自信一直以来被软禁着控制着。入府后又一直被容止压制着桓远的才能得不到挥他看不到自己价值地实现自尊太强信心太弱这矛盾的差异导致他的心中越来越低郁痛苦虽然痛苦是文人的精神财富可是这种痛苦对一个人的心理建康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个月来楚玉做得最多的并不是什么细节上的指导——说到古雅风仪满身书香味地桓远比她强多了——而是不断的对桓远说:“你可以的我相信你。”

    虽然只是寥寥数语却是现今桓远所最为缺乏的。

    一遍一遍的不断的对他说目光无比的坚定。语调无比的诚恳。就算原本是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后也成为了真话。

    今日座上几乎脱胎换骨地桓远是唯一的光体。明亮却不刺人吸引所有人的视线就连王意之也略有不及因为他毕竟不是主角也没怎么太过积极的参与。

    此番之后不仅喻子楚这个名字会传开喻子远之名也将一并的口耳相传。

    此时桓远面上依然残留着温润明亮的笑意虽然身体疲惫可是他的心情却飞扬着不能落下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方才与人相谈地情形胸口不断滋长漫溢着欣悦幸福得好像在梦里一般。

    桓远对楚玉微一施礼道:“公主言重这是桓远应该做地。”真要谢谢应该是他来感谢楚玉才对可是这份感激不论用什么言辞来表示都显得浅薄桓远只有默默的记在心底。

    眼光才一抬起桓远便瞥见楚玉身旁地容止他依旧懒洋洋的靠躺在长椅上漆黑眼眸深不可测微微翘起的嘴角似笑非笑似是有些玩味和嘲弄桓远心中忽然一阵不舒服好心情也给压抑了不少

    行礼便转身离去。

    容止微不可闻的低笑一声。

    不是没觉察到桓远与容止之间的异样但王意之依然有些介怀容止方才歌声的停歇毕竟那歌声真不似自然停下来的便讲出自己的来意问道:“你当真无事?”

    容止微微一笑道:“意之兄不必忧虑在下方才歌声停歇说来有些丢人却是中气不足不能声才勉强停下。”

    盯着容止一会儿王意之才缓缓露出笑容:“你这么说我便放心了。”他走到楚玉所在的长椅边就在楚玉身边坐下想起今日所见不由得对她赞道:“你这园中是如何弄得如此清凉的?好像与外边两个时候。”他自家院子里虽然有湖泊和树木可也做不到如此透彻纯粹的清凉便想向楚玉请教一二。

    假如能在夏日里时刻享受凉爽那实在再好不过。

    王意之不提还好一提起来便让楚玉忍不住连连叹气道:“我如今才知道所谓的高雅都是阿堵物给堆起来的。”

    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为了这一出做秀楚玉虽然没有花费十年苦工可是一个月来也是殚精竭虑煞费苦心。

    除了训练人辛苦外楚玉体会更深的则是如流水一般的花费这些天来她都不忍心去看帐目怕心脏受不住。山阴公主虽然有钱可也不带她这么花的。

    先这宅子花钱自是不必说了宅子买下后因为买的是旧宅又需要按照自己的要求装修整理这又是一大笔钱这些还是小数目最让楚玉心疼的却是为了营造所谓的清凉气息楚玉使用了大量的冰块用来冰镇瓜果的冰块不过是一点点碎片零头绝大部分都用来白白的溶化了。

    听楚玉心疼的解说王意之才知道为了办好今天这个茶话会楚玉花了一大笔金钱几乎购买了建康城富贵人家中半数以上的储藏冰块装放在水车之中藏在宅子的四处角落任其自由溶化。

    楚玉随便一指墙壁道:“外面是不用说了屋内也不少不信意之兄你去旁边的房屋里瞧瞧定然还有没来得及收走的水车。”

    冰溶化时需要吸收热量极大量的冰块融化便会整体降低周围空气的温度而富余的水蒸气也令许多天没有下一点雨宅院变得湿润清凉如此一来客人从炎热的外部走入楚园中感受到院内中的凉意便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从酷热到清凉这样极大的反差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外面越是炎热进门之后的清凉便越能令人震撼选在这个炎夏的天气开茶会以及之前有人早到楚玉不但不放人反而让他们吃闭门羹便是为了营造这样的反差。

    所谓风雅是需要金钱基础的。有了亲身体验楚玉说起这话来便不由得分外切齿一字一字吐出来尽是心疼。

    细节决定成败那些看起来不起眼不经意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才是她真正花费心思之处。

    楚玉指着自己的微微苦笑的脸一本正经的对王意之道:“你莫要看我现在在笑其实我是在哭的。”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