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零五章 谁的钟子期

2018-01-16 08:54:31Ctrl+D 收藏本站



    交谈了一会儿楚玉送走王意之一个人慢慢的踱步口正对着的那片竹林中。

    此时夜色已深明月挂在墨蓝的夜空之上点点清辉洒落银色的辉光洒在夜晚染了墨色的竹林间。

    楚玉面上的笑意化作淡淡的无奈先前她同王意之说的那句“面上在笑心里在哭”是从一部漫画里化用来的台词可当她顺口说出嘴来时才失落的想起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能听懂这句话并且对她会心一笑。

    王意之不懂容止也不会懂。

    一瞬间虽然当时身边就有两人可楚玉还是感觉到了无比的寂寞。纵然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人可她依然仿佛是一个人被遗弃在世界尽头荒凉的角落。

    尽管早就明白这一点并且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可是真正面对这个事实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有些难以遏制的失落。

    既然难以遏制就不要遏制楚玉放任自己散漫着思绪慢慢的在绣林中走着。

    该用的冰都已经用尽空气渐渐被外界的酷热侵蚀些微的风吹起来将温热的空气吹在楚玉面上转瞬间又散了开。

    幽静的竹林之中忽然传来琴声很低并且是断断续续的弹奏者弹了一会便又停下来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楚玉才想起萧别依旧留在竹林之中便信步走了过去。

    楚玉安排容止与萧别在竹林里唱歌和弹琴不同于容止是在最后关头实在找不到人了。才由他顶上唱歌萧别却是她一开始便想到的。

    虽然山阴公主把萧别批评得很差可是那也是上了层次和境界的差别人想差还差不来至少在建康城中应该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琴师。

    于是楚玉便找了隔三岔五前来楚园地萧别将自己的意思跟他说了说请求他在竹林之中帮忙伴奏萧别二话没说便答应下来了。快得让楚玉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演奏完后萧别一直留在竹林之中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走得近了些楚玉的目光透过扶疏的枝叶看到萧别跪坐在古琴前为了防止弄湿弄脏衣服和琴他身下垫着厚厚的毛毯。眉头微微锁起神情沉凝专注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想了一会儿他又抬手拨动琴弦琴声之中带着犹疑不决如此反复几次他的眉头舒展开来。顺畅的弹奏出一段清幽淡远的曲调弹奏完后他的嘴角翘起一个不易觉察地细小弧度似是笑了。

    楚玉轻咳一声走出去不再偷窥瞧见萧别时又有些尴尬最开始她说他说得那么不客气可到头来他还是愿意帮忙。让她反而内疚起来:“你怎地还留在此处?”

    萧别抬眼望向她道:“我方才新想出来一(更新最快)支曲子便索性在此演练一会……”他话才说完忽然有些忡怔有些不知所措的朝周围看了一眼才觉此时竟然已经天黑了他一直沉迷于琴中竟然连天色变化都不晓得。

    出神片刻。萧别眼帘垂下。淡淡的道:“原来。竟然已经这么晚了啊。”面上落寞寂寥之色一闪而过他抱琴站起身来。对楚玉微一点头道:“公主时候不早我也该走了。”

    觉得自己简直就好像是专门赶人来的楚玉有些过意不去陪着他并肩走道:“今日还是多谢你了我昔日的言语你不需要放在心上。”

    萧别停下脚步有些诧异的望向楚玉道:“公主何出此言?”

    楚玉微微一笑道:“我说你为了搏名利而弹琴难道我便是真正的脱俗高雅?今日这场茶话会若不是能博取盛名我又怎会如此煞费苦心?我那日斥责你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她小心地吐了口气转身正视萧别真诚的道:“我其实没有资格教训你什么也请你不要再把此事放在心上了。”

    假如萧别对她如同初见那般针锋相对楚玉还不怕有什么招原样反击回去便是可现在他待人态度依旧冰冷却偏偏对她一人有求必应并且时不时的前来造访请她听他的琴曲……这样的萧别楚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楚玉有点后悔:

    当初不那么说他就好了。

    萧别没说话他凝望着楚玉眼眸在黑夜里显得很幽深俊俏的眉目好似封着一层冰可是冰下却依稀可以看见温暖的神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低声道:“公主你是真个坦率地人你坦率的承认自己的想望坦率的去获取也坦率的承认自己搏名利这是我真正佩服你的地方。我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你说了那些话而是因为你能听懂我的琴声。”

    他换了一个动作抱怀中的琴声音虽然依旧冷漠却又蕴藏着情感:“琴为心声公主你可以听懂我地心声这便足够。”

    楚玉完完全全的呆愣在当场眼睁睁看着萧别对她微微欠身转身缓步离去他走得很慢也很稳可直到他走出大门楚玉都没能挽留他。

    她说不出话来。

    原来山阴公主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如此深刻的痕迹就刻在那人的心底一直无法磨灭。

    楚玉忍不住叹了口气:她要如何对那个人说真正能听懂你心声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她要如何告诉那位弹琴的俞伯牙他的钟子期已死现在站在他面前地不过是一个盯着“钟子期”皮囊对音乐一窍不通地隔世灵魂?

    虽然已经做到在名流之中扬名可是第二天楚玉地活动与之前并没什么区别依旧是进宫讲故事回府教英文。

    她搏名并不是为了炫耀显摆而是为了今后在以喻子楚身份行事的时候能多一份便利。

    屋内放着一张方桌两人坐在相邻地两侧楚玉看着天如镜写完考题拿过来检查一番后用朱笔勾出几个错误还给他虽然她着意刁难可天如镜还是靠着很强的记忆力和学习力慢慢的提高测试的错误一天比一天少。

    望着天如镜沉静淡漠的神情楚玉将写着考题的纸按在桌子上欺近他附着他耳边道:“你知不知道昨天我做了什么?”

    不待天如镜说话楚玉又道:“我请了一个和尚。”伴随着她“喻子楚”桓远“喻子远”这两个名字的传播与桓远在一起的寂然的名字也不会寂寞也会在短短时间内传遍名流圈内让众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精通佛法的年青僧人。

    除了冰块很花钱外楚玉另外一笔较大的花费却是花在了寂然身上她向建初寺捐献了一大笔钱让寺僧借出寂然半个月时间以便与桓远排演茶话会上的那一幕。

    寂然本身才学出众外貌英俊眉心一点朱砂更是令人难忘除了这些外他在建初寺内也有比较重要的地位是被当作主持的继承人培养的楚玉拉拢他其实是一个双方互赢互惠的交易。

    她以皇家成员的身份给建初寺提供资金和势力支持而建初寺则派出寂然帮助她达到她想要的目的。

    之所以让和尚在她的剧本里参一脚是临时决定也是局势使然她在培养另一种宗教试图让这种宗教信仰壮大壮大到完全磨灭天如镜所属道家的存在。

    更直白的说她要让寂然在皇帝身边取代天如镜的地位。

    天如镜明白楚玉的意思想要说他知道可是楚玉这时候贴得很近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少年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少女清雅的眉梢眼角她清澈的眼睛里闪动着与文秀外表截然不同的坚定倔强那种光辉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人几乎夺走他的心神。

    她不害怕他也没有将他当作神明看待只是看着一个普通人会跟他吵架会对他微笑威胁又利诱还会向他拍桌子。

    鼻端嗅到慵懒舒缓的香气天如镜心神有些恍惚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着了魔一般如何都无法转移视线。

    慢慢的他的脸上被火烧一样的热起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绪带着奇妙的滋味在他的胸口滋长。那是他从来没有体味过的新鲜感受。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