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零七章 远道昆仑奴

2018-01-16 08:54:28Ctrl+D 收藏本站



    实微服私访这种东西在楚玉看来不过是拿着公款那些电视剧里不管是《戏说xx》还是《xx微服私访记》又及《铁齿铜牙xxx》甚至《还珠xx》几乎所有的微服私访都是以吃喝玩乐为主以巡视民情为辅皇帝到了民间顺带还能捎回去一两个江南美女作为当地的特产留念。

    所以说皇帝不管私访还是公访一般都往江南跑这里有山有水有美食美酒还有美人基本很少有反其道而行之往漠北风沙之地去的。

    刘子业也不例外。

    虽然这个巡视地点是楚玉所建议然而也必须刘子业点头才成。

    一路吃喝玩乐仪仗队浩浩荡荡全开各地官员隆重接待上表政纪自然都是吹得天花乱坠或求升官或求赏赐如此且行且停历时一月方至山阴。

    路上除了楚玉伴驾外同行的还有一位姓谢的贵妃那位贵妃看起来比刘子业年纪大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她的相貌十分美艳举止神情无时不刻散着成熟女人的致命魅力就是平时不怎么说话楚玉跟她同车了一路竟然都找不到跟她说话的机会。

    在一些风景很好的地方停留时刘子业还做了几诗虽然不能说有多么的文才卓然但是作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能做出这样的诗还是很不错的。

    山阴县是一个很有典故的地方远的不说就说王羲之那一会王羲之听说山阴有一个道士养鹅很好便前去求取。道士要王羲之替他抄写了道德经才将鹅送给他这件事从此便流传了下来。

    另一桩典故便是曲水流觞的诗会最初便是在山阴兰亭进行写出了千古流传地兰亭集王羲之作序。

    楚玉在自己的封地也有府邸公主府接待了刘子业一行。抵达的时候是中午站在门口迎接的人却是墨香。这让楚玉有些吃惊接风洗尘一番忙碌等刘子业休息下已经入夜楚玉才唤来墨香问道:“容止怎么没有来?”

    墨香眉头轻皱一下望着楚玉柔声道:“容公子本来即将出的。可是临行之前忽然患病无法奔波只有派遣我代替他来了。”

    患病?

    楚玉愣了一下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只问道:“什么病?”

    墨香摇了摇头:“这个墨香不知。”尽管天色已暗可是他还是清楚的瞧见楚玉的面色。在听说容止患病之后慢慢的一点点变得苍白。

    用力地咬一下嘴唇让自己的思绪从空洞中抽离楚玉强自镇定问道:“那么你离开之前容止的病怎么样?”

    心头仿佛揪着乱麻楚玉只感觉自己的心跳一下比一下更疾。可是她现在身在山阴就算想要赶回去也不是顷刻间能办到的。

    墨香微微一笑低头施礼:“公主不必忧心只是体虚小病罢了不能奔波劳累修养一阵子便好。”

    虽然听墨香这么说了。楚玉稍微放心了一些。但依然有些不安。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不安着什么只又反复追问了几次。从墨香那里得到的重复的回答后才安慰自己不必太过挂怀说不定她回去地时候看到的又是一个完好的容止。

    虽然担心容止但楚玉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回去败了刘子业的玩兴第二日刘子业醒来一觉睡去了路途上的劳顿便问楚玉附近有什么好玩的。

    楚玉心说我也是第一次来啊你问我我去问谁呢?好在她还是记得兰亭诗会那段典故的便随口提出来说去看看兰亭好了。

    刘子业欣然同意此时地天气渐秋虽然依然有些热但天高云淡空气很是爽朗。

    楚玉和刘子业带着的人不多除了两名贴身侍卫外便是一队护卫为了不惊扰他人所有人都穿了便装一路

    县外的行去。

    虽然只有一队护卫但带队的人却是将军宗越这人相貌看起来很阴柔细细长长的眼睛笑起来便眯成一线了但是楚玉却听说过这人下手很是凶残当年竟陵王刘诞占据广陵城谋反城破之后便是这位先生把广陵城中的男子上上下下杀了个干净人头堆成了小山。

    虽然宗越对楚玉说话时都是细声细气的可是楚玉在对上他的视线时总是觉得胆寒幸好他对皇帝还算忠诚皇帝说什么他便做什么是刘子业忠诚地部下暂时不可能对楚玉怎么样。

    山阴郊外景致极美越是接近目的地清气便越是扑面而来正如兰亭集序中所书的: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虽然并非春日但夏末之际来到此处也是另一番的别致面貌。

    沿着呈“之”字形蜿蜒流淌的小溪一路行走美景接连入目楚玉烦乱的心情也安定了不少暂时不去想远在建康城中的事没走一会儿却瞧见前方地溪水边趴着一个黑乎乎地人看动作好像是在溪边喝水。

    没等楚玉或刘子业出声宗越便冷冷地吩咐护卫:“上去看看什么人在前方把他给赶走了别让他扰了陛下的游兴。”

    护卫走到那人身边时楚玉和刘子业也走近了少许看清楚了那人地模样那人站直起身子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琥珀色的眸子便投向来人他看一看护卫又看看护卫身后的楚玉等人剔透的眸子里流露出不解的神色。

    看到那人的模样楚玉也十分的惊讶忍不住脱口而出:“黑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一身衣衫破破烂烂只勉强遮挡住腰臀胸膛大腿几乎都露在外面然而那肌肤却与别人大不相同竟然是接近黝黑的深蜜色这与长期日照晒黑的不同而是天然的颜色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折射出缎子一般滑腻的反光。

    他的身材修长肌肉微微隆起显得结实健康但却不是后世健美先生那样生硬的块状而是宛如流水山峦般自然的起伏他的头很短黑色的头一绺绺的打着卷儿因为太黑了站得比较远的楚玉暂时看不太清楚他的五官样貌只觉得他应该比较年轻而他的眼睛是非常纯粹的琥珀色仿佛盛在水晶杯中的美酒那么的剔透动人。

    “要我……让开?”被护卫驱赶后那人慢慢的开口语调很生硬还有些迟缓“为为什么?不不让!”

    刘子业此时也惊讶的叫了起来告诉了楚玉此人的身份:“昆仑奴!”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