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零九章 湘中出天子

2018-01-16 08:54:26Ctrl+D 收藏本站



    然阿蛮表示愿意跟着楚玉那么便是她的人了可他烂不能这么跟着他们一路走楚玉虽然不在乎但是刘子业不乐意。

    宗越很是知情识趣命一个护卫带着自己的令牌领着阿蛮暂时先回去公主府安顿阿蛮站在原地不愿走直勾勾的望着楚玉:“肉……”

    楚玉翻翻白眼道:“你跟着我们的护卫走先回我府上到时候自然有人煮肉给你吃。”说完她转头叮嘱护卫“你带他回去后吩咐厨子说我的命令烧肉给他吃让他吃到饱。”

    那护卫妒嫉的看了阿蛮一眼心说自己都没这么好的待遇便踢了下阿蛮的小腿:“走啦黑蛮子。”

    他这一脚是带点怨气踢出去的可是没想到才挨着阿蛮的腿却感觉好像踢在钢铁柱子上一般痛得他抱脚跳起来于是又是一番折腾才好不容易送走了阿蛮继续他们今日游玩的行程。

    顺着溪流进入山中过一小桥便是兰亭又称为流觞亭正是当年王羲之等一干名士一觞一咏畅叙幽情之地。

    山间的日光被遮蔽了不少阴凉的微风里楚玉与刘子业二人坐在亭中呼吸山间清新的空气周围竹林散着淡淡的芬芳刘子业兴致来了吟道:“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正是《兰亭集序》中的句子。

    两人坐在亭边亭是八角亭并不如何的华丽精美亭栏方过膝盖高支撑亭盖的柱子也有些红漆脱落了露出木质纹理但是这里有一处曲水流觞的典故便可流传千古。

    吟了两句一路上走来的乏累也有些反了上来刘子业双脚分开。一脚跨在亭栏外一脚跨在亭栏里他的头枕在楚玉的腿上在这清幽的景色中大睡楚玉低头看着刘子业伸手拂去停在他额角的一只细小飞虫。

    被楚玉地手骚扰刘子业皱了皱眉嘴里含含糊糊的说了些什么。又合上眼睛。

    楚玉平静的看着他:基本上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个凶残狠毒的少年皇帝才是可爱的睡着的时候他不会动不动杀人也不会脾气暴戾的打骂身边的人甚至不会流露出那种令人心寒地阴毒神色。

    也只有这个时候楚玉才会感觉到。这少年今年才不过十六七岁并且是这具身体的亲生弟弟他的脑袋枕在她腿上彼此之间的接触传递着脉脉温情她可以不带恶感和恐惧的凝视着他。

    温热的风吹得人昏昏欲睡楚玉也不由得靠在亭柱上。迷迷蒙蒙的合上眼睛。

    好像才眯了一会楚玉便感觉腿上动了动便也跟着睁开眼却瞧见刘子业侧枕着她地腿脸朝向她定定的望着平时残忍狠毒的狭长眼睛里此时竟然映着柔软的怀念与温情。

    “怎么了?”楚玉还没怎么睡醒神智不太清楚的就去摸他的脸。拍一拍还顺手轻捏了一把刘子业的鼻梁捏完之后她立即被自己给吓醒了:她刚才做了什么?这可是皇帝地鼻子!

    但是刘子业并没有因为楚玉的动作生气他换个个更舒服的姿势翻过身来半趴在她腿上扬起脸来喃喃道:“阿姐。我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小时候?那就是真公主那阵子了。怕露出什么破绽。楚玉不敢多说只好带着疑问的语气嗯了一声。

    刘子业微微一笑。依旧是一脸怀念的神色:“小时候我也是这样枕着你的腿我们在花园里吹着风睡觉那时候很舒服别的皇子都不怎么理睬我只有阿姐你愿意跟我玩那个死酒糟鼻要责罚我也是阿姐你帮我求情。”

    楚玉一边听一边点头:明白了刘子业和山阴公主的交情是从小打下地只是那酒糟鼻是谁?

    太子大概是太子的老师一类的人吧。

    楚玉自然不会知道那酒糟鼻指的是先帝刘骏刘子业和山阴公主的父亲刘子业恨极了这个父亲竟然连一声父皇甚至先帝都不肯称呼直接叫他外貌上的缺陷。

    相对的刘子业有多么恨他父亲就有对这个姐姐有多么亲近依赖楚玉虽然还不知道这亲近到了什么程度却隐约明白就算她问刘子业要一半江山只怕他也是肯地。

    两人又说了会话多半是刘子业在说怀念儿时地一些小事楚玉在他停顿下来时嗯嗯两声表示她正在听着。

    说着说着此时远处却隐约传来清脆童稚地歌声好像有几个孩童在唱着什么歌声音亮亮的很是好听。

    宗越听见这歌声暗道怎么又有人骚扰正想令人将小孩赶走刘子业却忽然坐起来招招手道:“让他们过来。”他兴高采烈地转向楚玉“阿姐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教我唱的歌谣?”

    楚玉心中一真慌乱面上却很镇定微笑道:“都是这么久的事了我哪里还记得?”

    幸好刘子业并未起疑他张嘴想要自己唱张了几下后无奈的闭上:“我也不记得了。”只一会他又高兴起来“我叫那些小孩来让他们唱给我们听。”

    被护卫带过来的是四个孩子二男二女都是六七岁的模样男梳着冲天辨女的头上扎两个小包他们穿着的衣服很简谱是薄薄的洗得白的麻衣和草鞋不过四人手上都拿着香甜的糖酥和新鲜的果子吃得满嘴满脸都是。

    刘子业心情正好也没有计较这些小孩在御驾前仪态不佳只挥了挥手问道:“你们刚才唱的都是什么歌?很好听再唱一遍给我听听。”

    四个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害怕他们刚才就在唱歌却被两个很凶的大哥哥带过来现在不太敢开口了。

    刘子业不满的看了宗越一眼后者从怀里摸出几个钱弯下腰对四个小孩道:“看到这个了么?这个是钱拿了钱能买很多好吃的你们好好的唱就像刚才那样唱唱好了我给你们钱。”他笑眯眯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很和气的样子。

    看到钱小孩子们一个个眼睛出光来其中一个也顾不得脸上的糖渣汁水没擦干净头一个唱出声来有了他开头剩下三个小孩也跟着唱了起来他们一边唱一边随着音律转圈蹦跳大概是小孩子的一种游戏因为跳动着几人的声也不是很清楚更不整齐只是听着孩童清脆柔嫩的嗓音彼此交错。

    刘子业原本面带微笑听着可是听着听着笑容僵在了他的嘴角他的面色变成了一种奇怪的铁青。

    楚玉看他神情不对已经知道不妙可是那几个小孩唱歌带着点地方的口音方言方才她没仔细听也没明白小孩子唱的是什么不过现在她也无暇再细听了连忙打断他们:“停下!都停下!”刘子业脸色难看成这样这些孩子一定唱了些什么他不爱听的。

    刘子业的嘴角不带感情的扬了扬慢慢的道:“对停下我方才没听清楚现在你们站在我面前一个个把这歌谣清清楚楚的唱一遍给我听。”

    小孩子不疑有他听话照做了四个孩子唱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歌词:真皇帝假皇帝皇宫有二帝老天子少天子湘中出天子。

    听到最后楚玉已经是心中冰凉一片。

    刘子业不咸不淡的问:“这歌谣是哪里来的?”

    四个小孩互相看了眼其中一人道:“是我们大家都在唱的歌很多人都在唱的。”

    刘子业瞥了宗越一眼淡淡的从嘴里吐出来两个字:“杀了。”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