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一十二章 最为珍贵的

2018-01-16 08:54:21Ctrl+D 收藏本站



    真对不住啊阿姐错杀了你一个人改天我再送你了。”这是事后刘子业对自己行为做出来的唯一补充解释。

    那日墨香死后楚玉走出门外现门口地面上躺着一只小小的香炉又想起门被推开时传来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方知墨香其实是来给屋内换熏香的却在几句话间丢失了性命。

    .3gh

    楚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建康的又或者说她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不及理会身体周遭的人事物。

    唯一记住的就是刘子业这句满不在乎的话好像在说:“对不起哦打碎你一个杯子改天我送你十个赔偿。”

    可是杯子与杯子是不同的每一个杯子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地方视人命如草芥的他如何能明白?

    楚玉与墨香并不算多么的亲近除了那次墨香跑到她床上色诱之外两人几乎没有怎么单独相处对墨香的全部印象便仅仅是他温婉如水楚楚可怜的样子以及接手桓远工作之后的从容沉静。

    回程没有绕路也没怎么在途中停留比来时要快很多不多些日子便抵达了建康刘子业回他的皇宫而楚玉则回到自己的公主府。

    物犹相似人却已非。楚玉慢慢踏入睽违一个多月的地方心头浮现的竟是这句话。有的人还在可是有的人却再也不再了。

    3g华夏

    而当她瞧见容止的时候毫不自觉地。全身一下子紧绷起来。

    因为楚玉下令不要传递墨香的死讯容止这边也没有接到消息他就站在她的住处门口等着笑意吟吟虽然脸容有些苍白看起来像是病过的虚弱可是神情却极为从容自在:“数十日不见公主一切可好?”他微笑着问。

    楚玉看着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墨香是容止一手调教出来的想必花费了不少苦心她应该如何对容止说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只因为不小心正好在刘子业诉说心事时来到门口便成为宗越的剑下亡魂?

    见楚玉不答容止微微流露疑惑之色随后他笑了笑。拉开门:“我却是忘了公主远道归来自然是累了请先进屋休息。”

    楚玉听他的进了屋木然的坐在椅子上看容止将准备好的热茶倒入杯中慢慢地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墨香的死讯。总是要说的只是她觉得应该由自己来说。

    这是她的责任。

    容止笑吟吟的将茶杯放在黑漆方盘上端到她面前:“公主请说吧其实我在这里等公主也是有事要说不是有一事相求。”

    对上他莹然如雪的目光楚玉凝聚的意志刹那间便有些涣散。她别开视线低声道:“你先说吧。”

    “好地。”容止也没有谦让将托盘放在桌上后便坐到另一侧椅子上身子半侧过来“我这件事是替人求的公主还记不记得那个叫粉黛的小姑娘?就是被公主调到了身边看起来很纤弱的姑娘。”

    “当然记得。她怎么了?”

    容止低头笑了笑:“墨香其实心里面有些喜欢这姑娘。我便代他向公主求个情。求公主将粉黛许给他。”

    听见墨香的名字楚玉的脸容刷的一下变得苍白。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迟疑着开口:“墨香粉黛?我怎么没觉他们……”

    容止微微笑道:“其实就只是墨香一个人地心思粉黛还不知道所以我今日才特地来为他求公主请公主应允他们俩的事。”他眼眸和丝是纯然的漆黑仿佛能吸收时间所有的光辉更衬得他肤光如雪。

    好像被无形的手一把攥住心脏呼吸停窒胸口作痛楚玉惨然一笑闭上双眼

    止墨香死了。”

    她之前想过很多次该如何的说出墨香的死讯在说出关键讯息之前应该怎么样的减缓这件事地冲击力可是临到头来还是以最简单的方式表达出来。

    .3gh

    总算说了出来那只抓住她心脏的无形之手消散无踪麻木了好些天的心脏终于有了别的感觉复杂的情绪错杂交织在一起冲击着她的胸口。

    假如说从前墨香在她心里还仅仅是一个不那么熟悉地影像伴着一偻幽香那么此时在他死了数日后反而真正在楚玉脑海中血肉丰满起来他也是一个活生生地人有喜欢地人有自己的希望与渴求。

    但是他死了这一切都没有了。

    过了好一会儿楚玉才睁开眼睛:“容止对不起。”

    她偏头去看容止地神情容止并没有如何悲伤他纯黑的眼眸泛着微微的错愕片刻后他轻声开口:“公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楚玉慢慢的将生的事告诉他只省略了刘子业为什么怒的那部分她的声音一点点的降低最后几乎低微到听不见忽然手上传来微凉柔软的触感她惊诧的抬头却见容止的手伸过横于二人之间的桌面按在她扶着扶手的手背上他沉静的凝视着她柔声道:“公主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过错。”

    3g华夏

    楚玉抿了一下嘴唇似是迟疑最后依然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不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

    容止感觉到自己所盖住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听见楚玉痛苦的声音:“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因为在墨香死后过了许久我回过神来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幸好来的人不是你幸好来的人是墨香。幸好……”

    容止错愕的抬眼他清楚的瞧见眼前的少女用力咬着嘴唇牙齿几乎要深深的嵌入唇瓣之中她清澈的目中毫不掩饰对自己的痛恨尽管这么痛苦和自责她还是坦然的直面自己的阴暗软弱胆怯私心。

    楚玉不能原谅自己那瞬间后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萌生那样的念头都是无辜的没有哪个人是比哪个人更应该去死可是在那一刻她竟然会觉得庆幸因为死的人不是容止而是墨香。

    多么可怕。

    容止依旧静静的凝视着她他忽然觉得楚玉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美丽纵然她现在衣衫素简不施脂粉面上身上还留着一路风尘的残迹可是真的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美丽了。

    伤病和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人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坦然的面对自身的污点楚玉的坦然是她痛苦的来源也是莫大珍贵的勇气。

    “公主。”容止站起来走到楚玉面前微微低身抬手揽过她的肩膀随后将她缓缓的拥抱进怀中“公主你已经很好很好了不要再责怪自己你的想法不过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私心这是不可避免的你并不是不在乎墨香的死活你只是……”

    他顿了顿连他自己也没觉他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柔和像春天的水那么的温软眼底的纯澈化作涟漪的水波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你只是更在乎我。”

    容止拥抱着楚玉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的轻喃:“请不要自责了这并不是你的罪过。”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