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一十三章 人形破坏机

2018-01-16 08:54:21Ctrl+D 收藏本站



    啪。”门被推开。

    “公……”来人在只出声唤了一半时瞧见屋内两人相拥的情形声音中断。

    楚玉连忙推开容止抬眼朝门口看去却见来人是桓远。

    桓远此际也想起了自己方才的失态行为他抬手欠身一揖道:“桓远莽撞请公主恕罪。”直起身子时他的目光飞快的扫过容止。

    楚玉抬手捋了一下微乱的丝强作镇定的道:“什么事?”虽然方才她和容止没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楚玉竟然有一种被捉那什么的感觉止不住一阵又一阵的心虚。

    桓远面上浮现微妙的有点哭笑不得的神情:“公主带回来的那名昆仑奴……”

    闻弦歌而知雅意他话没说完楚玉便猜到阿蛮大概又干了什么闯祸了她摆了摆手:“带我去看。”这一路回来时她心神恍惚竟然忘了自己拐骗回来的黑人少年。

    他又闯了什么祸?

    3g华夏

    桓远带着楚玉去了花错的院子花错的伤势已经痊愈以往在院中弥漫的浓郁药味也散去了七八成只还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意而原本住在院中负责照顾花错的仆从也都搬了出去正好空出的房间不需要怎么太收拾便让新来的阿蛮居住。

    虽然楚玉没有交代桓远还是从同行人的口中得知阿蛮是楚玉路上收来的也得知了一点阿蛮在山阴县公主府的光辉事迹衡量一二昆仑奴的蛮力他把阿蛮跟花错放在了一起必要的时候以暴制暴但是饶是如此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外表并不算太健硕的黑人少年。

    院子门口三千繁花剑的牌匾已经摇摇欲坠楚玉踏入院中看着里面的情形噗哧一声笑出来。

    此刻阿蛮正呆呆的站在门前清澈的眼睛懵懂而不知所措。像是一只迷失的小狗而他地手里正拿着一扇门板。

    “怎么回事?”心中的痛楚沉闷一扫而空楚玉扭头问桓远。

    桓远叹了口气道:“那门是往里推的可是他只轻轻的往外一拉……就……”就这样了。拉坏门后阿蛮便死活不肯进门可他也就是站在门口并没有闹事没奈何。桓远只好来找楚玉却看到了楚玉被容止拥抱着的场面。

    听完桓远的解释楚玉走上前去。笑着问阿蛮:“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屋里?这里今后就是你的家了。”

    阿蛮一看见楚玉琥珀色的眼眸里立即晃出不安的神色他哀求地望着楚玉结结巴巴的道:“肉不要。不给我错了不要赶赶走……”虽然才踏上这片土地没多久也不了解这里的风俗制度甚至头脑有点笨笨地。可是阿蛮心里面也隐约晓得自己做错了一些事很可能会让眼前这个给自己肉吃的人不高兴。

    楚玉好一会儿才理解过来阿蛮的话她摆了摆手指柔声道:“你应该这么说不要不给我肉不要赶我走这才是正确的顺序。”

    让阿蛮跟着她缓缓的念了一遍。把话说顺溜后楚玉才伸手摸一下他地脑袋短短的卷虽然不够柔顺但毛茸茸的也很是别致:“不要怕今后小心些便是进屋子休息吧你走了一路也该累了。”和安适坐在车上的她不同阿蛮可是一路跟着步行跟来的。

    阿蛮望了眼屋内摇头:“不。要以前。睡外面地上。”

    楚玉又不得不自行把他的话整理一遍:“不要以前我都是睡外面地上地来这么跟我说一遍。”她决定从现在开始培养这小子的语言能力不要求多么的舌灿莲花至少能说得能让人一下子听懂。

    随后她才道:“我不管你以前是怎么样的到了我这里就一定有地方住我说过跟我走你不但会有肉吃还会有屋子住有衣服穿……”说到这里楚玉忽然消音目光停留在阿蛮身上他身上穿的衣服已经不是前些天见到他时的破布片而是和众人一样的衣裳可是还是崭新的衣服现在却已经东裂开一条口子西缺少一块布料零零落落地这里露出一条大腿那里露出半片胸口穿了和没穿也不差多少。

    阿蛮羞愧的低下头:“不不习惯衣服麻烦伸手坏了。”他不习惯穿这样遮得严严实实的衣服再加上他的力气大得惊人衣服便很容易成为破布挂在身上。

    楚玉的笑容僵硬了片刻继续摆手道:“没关系我这里有的是衣服坏了一件可以再换一件假如你不喜欢这样的衣服说一下你原来的穿着我让人给你做。”

    一听这话阿蛮十分高兴立即动手撕身上的破衣然而他的力气太大并不是夸口只轻轻地那么动了动几层衣服便好像一张薄纸似的嘶啦一声全开了。

    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彻彻底底地……

    楚玉的目光顺着他光滑的胸口慢慢下移……然后郁闷的转身拍拍桓远的肩膀:“你把他安排住在这里还真是有先见之明。”看来他跟花错会很有共同语言。

    让阿蛮又穿上新衣服后楚玉才再一次的正视他新衣服是府上裁缝临时赶制出来的由容止指导口述昆仑奴的着装因为试样很简单并不如何花功夫上身**斜批帛带横幅像短裙一样绕腰像短裙一样包住阿蛮的腰部和臀部裸露出来半截劲瘦的黑色腰线和**双腿显得十分的有力散着野性的诱惑。

    虽然异国情调的美人很好看但可惜的是这美人太怪力虽然本性纯良可是稍不小心举手投足间就会毁坏什么家具才不过进屋转了一圈屋子里便多了一堆木料残渣……

    楚玉很囧的看着破坏现场终于明白为什么阿蛮会一个人单身流落上路了一来他一身怪力很少有人能强制了他二来便是就算能强制了让他干活时那身怪力所创造的破坏远比劳力的代价高……

    若非她公主府身家还算丰厚可经不起这么破坏。

    她原以为自己捡来一个大便宜却没料到是个人形破坏机。

    但是人既然已经捡回来了楚玉也不忍心把阿蛮给赶走照他这样的性情倘若让他流落街头只怕会活活的饿死。

    转念间楚玉已经做好了打算今后阿蛮屋子里的家具房门全部都换成铁制的各种器具也做好随时替换的备份总之一切慢慢来也许今后他便能慢慢的学会控制力量。

    正好阿蛮住在花错这里楚玉便顺便让花错教阿蛮学武假如这样的力气再学会剑术大概会是一个很可靠的武力级打手或者级保镖。

    一开始楚玉拐骗阿蛮动的就是这个心思。

    她需要一个真正完全属于自己的战斗力不像越捷飞那样属于皇家也不像花错那样每次指派都需要通过容止。

    天生神力的阿蛮假如经过训练想必是很好的选择。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