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一十五章 深夜来相会

2018-01-16 08:54:19Ctrl+D 收藏本站



    咦你来做什么?”楚玉正在给阿蛮整理下一个阶段见有人敲开了房门转头一看却见天如镜站在门口不由惊讶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么?”

    “上课……”天如镜话还含在嗓子眼里忽然想起来他与楚玉之间的课程已经在昨天结束了可他今天却忘了这一点依旧如同往常那样习惯性的前来公主府习惯性的来到她面前在她惊讶的问后才想起来他们之间的教与学已经结束了。

    由于两人暗中达成的协议天如镜已经是公主府的常客朝中关于天师大人已成长公主入幕之宾的流言喧嚣尘上楚玉对自己的名声早已是破罐子破摔不去理会而天如镜也不怎么在乎这个懒得澄清避讳什么就连公主府上的人也默认了天如镜与楚玉的某种“特殊关系”今天天如镜一路走过来都没有人拦阻。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只错愕了两秒天如镜立即恢复平静他淡淡的道:“记错了。”他转身从原路返回走出东上阁时看见阿蛮原本并没有如何在意可是与对方错身而过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

    阿蛮还是原来那个阿蛮可是天如镜却感觉这个黑人少年的身上仿佛有了什么与从前不一样的地方。

    看了几眼再没有别的现阿蛮的背影消失在一面墙之后天如镜收回目光慢慢的朝公主府外走去。

    不管有什么不同都不关他的事。

    天如镜离开没一会儿。楚玉便等来了阿蛮照例是先让他跟着她读一段话接着教他写字教了八个字后楚玉抿嘴一笑道:“昨天正好给你写了我地名字今天就教这两个字吧。”她在白纸上写下“楚玉”二字随后让阿蛮临摹。

    可令楚玉惊讶的是。阿蛮拿起铁毛笔蘸了蘸墨水手腕轻抖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楚玉”两个字便跃然纸上端端正正整整齐齐竟然比楚玉自己写的还要工整漂亮些。

    楚玉有点不敢置信假如不是亲眼看着阿蛮落笔。她几乎要怀疑那是别人代笔的阿蛮开始写字以来从来没有写得这么漂亮过。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跟阿蛮说话楚玉没有绕***直接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问虽然他们现在沟通还算顺利。可是按照阿蛮的理解力假如拐着弯儿问话只怕到死也得不到回应。

    阿蛮期期艾艾的低下头小声地道:“昨天晚上一个人练习。”

    楚玉慢慢的把他的话重复一遍。忍不住自内心的露出微笑:“你是说。你打算给我一个惊喜。所以昨晚上一直在练习写我的名字对吗?”

    真乖。真可爱。

    楚玉伸出手用力的揉阿蛮的头:她一直想要一个很乖的弟弟或者妹妹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个异国来客给了她这种感觉。

    阿蛮偷偷的看楚玉一眼心虚地点了点头。

    楚玉沉浸在高兴中虽然阿蛮并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可是却是没有丝毫目的和私心一心一意地为她而做的只是这么一点点小事便足以让她的心情好起来。

    仔细看看现阿蛮的眼睛下有少许浮肿因为他实在太黑了所以看不出黑眼圈来沉浸在高兴中地楚玉并没有觉察出阿蛮眼中的躲闪和心虚。

    她甚至也没有现今天阿蛮写起字来轻松了许多不像昨天那么吃力。

    楚玉给阿蛮放了假让他早些回去休息熬夜不好(更新最快)阿蛮回房后也确实是躺在铁床上睡了可是半夜他又睁开了眼睛。

    从身上掀开被他在梦中撕碎的被褥阿蛮穿上铁屐朝外走去。走出门时他看见了一条雪白宛如浮冰的身影在月光下分外的朦胧也分外的遥远。

    “很准时啊。”容止笑吟吟地转过身来朝阿蛮招招手“过来我今天继续教你怎么用力。”

    阿蛮听话地走了过去接过他递过来地瓷碗碗中盛满了水阿蛮小心翼翼的端着唯恐水洒出来但是又怕手上用力过度不小心把瓷碗给捏碎了。

    一

    碗一边听从容止地指示他小心的做着每一个动作力在身体中流动着渐渐的收束控制起来当容止让他休息的时候阿蛮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放下已经被捏出裂缝的瓷碗阿蛮看一眼站在身前不远处的容止迟疑的开口道:“今天我写了她的名字。”

    容止轻轻的“哦”了一声似笑非笑的抬眼瞥了他一眼道:“然后呢?”

    阿蛮盯着他慢慢的道:“我没有说是你教的。”这句话他竟然说得意外的顺畅。

    “很好。”容止点了点头

    “我也没有说你半夜来教我。”昨天今天以及今后的半夜。

    “也很好。”相对于阿蛮越来越凝重的神色容止的却是越来越漫不经心好像阿蛮说的事情完全与他无关。

    “我很不舒服。”阿蛮低叫起来“骗她我不舒服。”昨天半夜他正在地上用铁棍练习写楚玉的名字这个人找到他说可以教会他用力的技巧让他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不至于害怕一不小心弄坏什么物件或者……什么人。

    而相对交换的条件则是阿蛮不能将这件事告诉楚玉就算楚玉现阿蛮的变化问起来他也只能推说是花错教得好。

    这个条件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从小到大都为自己的怪力所苦恼因为他力气太大动不动便弄坏东西或弄伤人导致几乎没有人愿意理睬他假如有一天能摆脱这困扰阿蛮愿意用一切去换取因此在容止提出来的时候他连想都没有想便一口答应下来。

    昨天晚上容止教了他一些基本的控制力量的技巧

    可是面对楚玉说谎的时候他心里面忽然升起来很难受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隐瞒才会对容止如此抱怨。

    容止微微一笑笑意明净如雪光却也冷漠如冰霜:“你就那么忠诚于公主?为什么?”

    阿蛮很努力的想了想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理由:“她给我肉。”

    容止笑了笑道:“竟然是这样么?倘若我也保证给你很多的肉你会不会离开她转而跟着我?”

    阿蛮不假思索的摇头。

    容止笑道:“我的肉难道与公主的就有什么差别?同样是给你肉吃你为什么不愿意跟着我却要跟着她?要知道我能够给你的可比她能够给的多许多。”

    阿蛮也陷入了苦恼之中照理说谁的肉都是肉可为什么他刚才不愿意呢?想了许久他才想到一个勉强能解释的理由:“她在先你后来的。”

    也许还有很多的原因复杂的微妙的汇聚在一起但是阿蛮简单的思维里想不到那许多也懒得去想一个最简单直白的答案已经足够:楚玉是第一个主动朝他伸出手来的人。

    跟着她可以吃肉。

    她是第一个这么对他说的人。

    所以他跟随。

    楚玉回建康后的几日朝堂之中生了一些变化他杀了戴法兴。

    就是那歌谣之中皇宫有二帝中的“真皇帝”这个“真皇帝”被“假皇帝”给干掉了。

    刘子业杀起人来动作和他送面一样的雷厉风行先下旨让戴法兴退休接着命令他回乡养老一出城便改令配远方最后一杯毒酒赐死了事。

    楚玉听到这消息时除了吃惊于刘子业的动作之外对于戴法兴的死并没有什么意外她知道在山阴县的时候那歌谣已经彻底点燃了刘子业心底的暴虐他一定会在这朝堂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那些与造反歌谣中有关的人统统都会死。

    也就在戴法兴的死讯传来之际楚玉接到了一封请帖。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