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一十六章 与尔同去回

2018-01-16 08:54:17Ctrl+D 收藏本站



    请函上的地址是全然陌生的而王玄谟这是邀请人

    这个名字楚玉曾经不知道听谁提过好像是朝中的某个大臣但具体是干什么的却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只不过这个人……姓王。

    邀请函是桓远安排在楚园的人收到转交而来的受邀请的人自然是那个被创造出来的虚假身份“喻子楚”。

    假如是千百年后看到两个姓王的楚玉绝不会太在意也不会将他们之间联系起来可是这时候人们提起“王”姓先想到的便是那秦淮河畔乌衣巷里的辉煌家族楚玉在心里斟酌片刻便换上男装驱车前往王家——王意之家。

    邀约的时间大约在下午对方大概是给她一点时间来考虑既然尚且得闲楚玉也不介意去问一下旁人的意见想要问王家的事找王家的人应该是最直截了当的。

    然而目前楚玉比较熟识的就是王意之一人。

    通报求见楚玉被童子引领到卧房见到才起床的王意之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黛青色的外袍松松的披在身上半躺在床边的模样极是慵懒见楚玉来了他眯着眼微微一笑道:“子楚兄好啊夏日酣睡不觉时日衣衫不整在下失礼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他脸上却没有丝毫觉得羞愧或抱歉的意思。

    楚玉不禁莞尔一笑。道:“这么早前来叨扰是鄙人打扰了才对。”

    两人一个鄙人一个在下自称相映成趣听了彼此会心一笑。

    接过侍从送上来地冷水手巾擦了擦脸王意之有些清醒过来眼神也不那么困倦了:“子楚兄这么早来寻我。是否有要紧事?”

    楚玉也不绕弯从怀中取出请柬递过去道:“今天一早我收到了这个。”请柬是用金漆硬纸做的上面蒙了一层雪白的细纱看起来很是精致。

    接过来看清请贴上的字迹王意之的眼神微微的变了变他沉思片刻。随即道:“我与你一道前去路上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知道地。”

    一直到王意之来到楚玉车上与她正面对坐时楚玉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安的道:“意之兄这样太麻烦你了。”自然有王意之陪着前往她心中底气增强不少。

    王意之靠在车厢壁上懒洋洋的一笑狭长的双目中流转着水一般的奇异光彩:“其实不过是顺路罢了。昨天我这位叔祖也差人前来找了我让我今日去见他我原本懒得动弹。但既然他也找了你那么便正好顺路一道前往吧。”

    经由王意之的口中楚玉得知那位王玄谟老爷子是王意之辈分上的叔祖不是直系的那种而是之间隔着五六层血缘地远亲。今年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宦海沉浮一生。目前正担任王家的当家。

    王意之淡淡的道:“接下来要说的。是我们王家内部的事本来不该于外人道。但是你今日要去面对老爷子为免出什么岔子我还是先对你讲明为好。”

    楚玉错愕道:“你怎么这么相信我?”

    王意之微微一笑并未见得如何作态可眉眼之中的自信却刹那间流溢开来双眼仿佛在有些暗的车厢内着光:“虽然生性惫懒不成器可说到看人我还是有些自信的。我说与你听自然是相信你。”

    不待楚玉接话他摆了摆手道:“外人之中有人叫他草包也有人叫他直臣。说他草包是因为他当年曾经力主兵北伐却对一城久攻不下不听部下的劝说错失战胜良机却又在此期间内搜刮民财最后险些被处斩当时还是靠着沈庆之帮着求情才逃过一死。”

    楚玉不可思议地望着大肆批评长辈的王意之:这就是他们王家的当家?这……未免也太……低能了吧?这样地人也能当上家族统领?现在她忍不住要对所谓的世家有点怀疑了。

    至于王意之对于长辈的冒犯她倒是没怎么往心里去就算是长辈做错了也是做错了没什么好避讳的。

    王意之继续道:“然而他又生性严直刚正不阿与朝中一些官员不合几次遭人构陷生死交逼仕途起落。”

    “等等。”楚玉连忙举起手请王意之暂停虽然王意之没有说多少但是她已经听出来少许不对劲原以为王玄谟是个贪财无能的草包可是这样一个草包又怎么会刚正不阿生性严直?

    这二者之间的矛盾是如何调和地?

    王意之含笑望着楚玉见她眉头紧锁神情困惑便又补上一句:“虽然一生起伏可他活到现在七十多岁依然活着。”

    这话好像是一点灵光点散了横亘在真相之前地迷雾楚玉猛地抬起眼直直望着王意之:“你说难道他是故意地?”不管草包还是忠直都是他装出来的表象?

    王意之赞许地点了点头:“你能看出这点可算是不错当年在征战之前他还不是王家的主事可是他的声望与权柄已经开始能威胁到当时的主事者几乎有了性命之忧他故意战败自污名声乃是为了避祸也是为了今后的长期考量虽然战败之后险些丢了性命但是他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刻意与沈庆之交好在关键时候保住自己一命。”

    —

    而之后的政权更迭官职的起落也都是为了政治和局势的需要在他的掌握之中操控。直臣不过是一个掩护的表象罢了倘若是真正的直臣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想通了前后楚玉悚然而惊对自己来找王意之的决定也暗暗的庆幸倘若她是从别人口中获取王玄谟的资料只怕会小看了这位老人家而现在她心里已经做好了十二万分的警戒准备。

    而同时她心中也更为的疑惑了这样的一位人物找她来做什么?

    虽然她喻子楚的名声在建康城名流中还算响亮可是距离权利的高地还有不短的距离王玄谟怎么会忽然想到找她?

    带着这样的疑问楚玉转向王意之后者摇了摇头道:“你莫要看我我不理会家中事务很久了老爷子怎么想的我半点儿都不晓得。”顿了顿他微微一笑“你大可放心我既然与你同去便自会与你同归。”

    两人低慢的说话间马车已经驶入一条冷清的小巷停在一座精致的小型宅院门前。

    下了车王意之一边推门一边朝楚玉解释:“这并非老爷子的住处而是他名下的一处宅院平日少有人至。”

    一般来说楚玉走到哪里越捷飞便会跟到哪里的尤其在她出府之后更是一路随着可是这一回他才想跟在楚玉身后走近这小宅院时却被门口的两名青衣家仆拦阻住。

    “除了这位公子和王少爷其余的人不得入内。”家仆很忠实的传达上面的命令。

    越捷飞一皱眉就要作楚玉却朝他摆了摆手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便好。”

    越捷飞有些焦急道:“公……公子这里可不比……”不比皇宫皇宫里都是皇帝的人没有人敢伤害她可是这是王家世家的人天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楚玉瞥一眼王意之悠然一笑道:“我相信意之兄。”

    听她这么说王意之的眼神微微诧异两人走进院子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竟然不怕?”她方才听了他叔祖的事照理说该是更为戒慎才对怎么对自身的安全如此放任?

    楚玉停下脚步笑道:“意之兄方才既然肯相信我对我直言相告我为何不能相信意之兄?”

    她并没有因为王意之的信任和坦然相告太感动因为她已经决定回报以相同的信任这是应该的自然而然的并不需要什么解释或者感激。

    两人踏过园中白石子小径来到一处院子里王玄谟就在院中楚玉仔细的打量这位老人除了外貌清癯一些精神疏朗一些这位老人和普通的老人家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他也不像沈庆之那样拥有健壮的身躯。

    此时王玄谟靠在躺椅上半眯着双眼似在假寐他身旁陈列着案席上面放置着精致的菜肴。

    王意之微微一笑走上前道:“老爷子人已经来了还在装睡么?”

    老人缓缓的张开眼一双眼睛里闪过精光一瞬间骇亮得简直不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让楚玉不由自主的心头猛地一跳而王玄谟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楚玉真的跳了起来:“长公主请入座。”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