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二十章 皆是无情人

2018-01-16 08:54:12Ctrl+D 收藏本站



    玉定定的注视他眼中化不去的冰雪许久才慢慢的道情之人不在乎墨香的生死可是你对我说的便是真话么?”

    焉知道他昔日是否也曾对墨香说过什么话。

    现在她就在他面前他可以自然而然的说出在乎可是倘若有一日她不幸的故去了他会否也会如此若无其事的冰雪无情的微笑着对另外一个人说“我本是无情之人”?

    心脏微微收缩着隐约的寒意缓慢而坚定的围拢过来。

    胸口着冷楚玉面色却是一片的平静望着容止眼睛一眨不眨。

    容止神情不变动作也没有丝毫变化他躺在青石台上身姿慵懒到了极点眼底却料峭而孤寒他依旧冰冷的轻笑着道:“公主难道想看我为了墨香伤心欲绝?可是公主……”他的语调柔和低缓语意却藏着锐利的锋芒“我伤心有什么用?痛恨又有什么用?我该视谁为敌以谁为仇?我要为了什么雪恨?用什么来洗刷怨怼?”

    楚玉被他一连串的问话问得心头巨震是的他伤心有什么用?痛恨又该如何?杀死墨香的人是刘子业和宗越她也是原因之一难道她要让容止去找这几人复仇不成?难道她潜意识里竟然是希望容止怨恨她么?

    他不恨她她会为了墨香不甘心可是倘若他恨她她自己却又会不开心。

    一边是她不甘心一边是她不开心她又要如何让容止选择?

    楚玉呆呆的站着默默的道:是了其实她才是最最没资格质问他的人那时候。她为什么没有扑上去阻止呢?为什么她竟然会害怕得不能动弹连语言的能力都失去了呢?

    假如她不是那么的没用也不会生这桩惨事吧?

    瞥见她神情的细微变化。容止忽而又温柔地笑了笑:“没有用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而多余地爱恨我也极为吝啬。”他缓缓的站起来站立的落脚地与楚玉几乎贴在一起楚玉看着他几乎贴上自己眼睛望着在眼前的光洁下巴和嘴唇以及他优美的颈项线条却是一片的茫然。

    容止让开两步。转过身去淡声的道:“公主当断不断必受其害手握权柄的人。必然执掌一柄生杀予夺之剑。剑有双刃。一面对敌一面朝着自己。纵然心里面有万般的不舍。可是为了某个目地。还是应当抛弃一些东西倘若您做不到狠下心。还是尽早的离开这是非之地的好。”又想温柔良善又想身居高位又想保全所有人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

    就算是他和王意之也做不到这一点更何况区区一个楚玉?

    王意之便是早早的预见这些才不欲牵涉入名利之中甘心放浪纵情而他入局太深开弓莫返不能退也不愿意退。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永远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完满地获取什么便要失去另外地什么他在很早以前便已经知道。

    容止地话好像在空气里盘桓了许久才传入楚玉的耳中又兜兜转转地映入脑海里当楚玉体味出他话中地意思时容止的身影已经消失不在不知道去了何处。

    楚玉没有去找她站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竹林地芬芳和寂寞将她包围清透的气息洗涤她纷扰杂乱的心灵许久之后她转出沐雪园快步的前往隐香苑。

    隐香苑是墨香生前的住所而此时在院子里立着墨香的衣冠冢。墨香身死的时候还是夏末天气十分炎热楚玉担忧将尸体运回来路上腐烂便命人将他安葬在山阴县的公主府那里。

    而回来之后容止又让人整理墨香生前的遗物取了一套衣冠鞋袜和墨香常用的器具在隐香苑里立衣冠冢。

    原本只是任由容止安排可眼下这衣冠冢却似乎成为了楚玉倾诉的对象。

    楚玉立在墓前点燃了一段一指粗半尺长的香料插在在碑

    香味伴随着烟气缭绕挥散这若隐若现的香气让楚安葬墨香的情形容姿妩媚的美人脸容因为痛楚和惊愕微微的扭曲失去温度的身躯只残留着一抹淡淡的冰冷余香

    等待香料燃尽楚玉才缓缓的道:“这是我第一次祭拜你大约也是最后一次墨香我大约又要对不住你了我没能救你也不能为你报仇这是我欠你的你可以怨恨我因为这是我的选择。”今后这个地方她也不会再来。

    说罢她深深一揖随即转过身去断然的离开。

    **********************************

    次日当楚玉再一次来到皇宫门前时眼前所见的还是富丽景色可是她的心境却与从前似乎有些不同了。

    从前每次到来的时候她都会有些忐忑可是现在她的心端被逼出了一股锐气让她咬着牙往前方看。

    此时正是退朝的时间楚玉看见了沈庆之从前她一直对这个老将军有些害怕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的她只淡淡的瞥了眼沈庆之便自顾自的朝宫中走去。

    沈庆之眉头微皱身旁他的侄儿却拉住他:“叔父不要与一个女子动气陛下对您宠信正盛此时还是与她交好的为妙。”

    沈庆之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楚玉一边走着一边奇怪为什么沈庆之明明面带敌意却没有上前来教训她不过她很快就将这小小的疑虑抛诸脑后接着她看见了数日未见的刘子业。

    刘子业身穿玄黑色的衣衫正在花园里拿着条竹鞭抽打四处跑动的宫女太监宫女太监们配合着他的动作纵然痛楚也不敢跑得太快只能绕着***一个个轮流让小皇帝抽个尽兴。

    欢快的抽着人刘子业觉得自己的心情舒畅了不少看着周围的人出惨叫声露出痛苦的表情脸上脖子上多处一道道青红交错的痕迹他便自内心的感到一阵酣畅快意。

    这是刘子业平时比较喜欢的游戏之一且还是最为不伤人的游戏。

    他又一次举起了竹鞭还没落下忽然半空中横出来一只白皙纤细的手一把精准的握住竹鞭的中段刘子业大怒转头去看是谁在打扰他的兴致入眼的脸容却是楚玉。

    “阿阿姐?”先前蓄满的气势一下子消弭殆尽刘子业连忙扔下绣鞭像赶苍蝇似的挥手示意宫女太监们滚蛋随后亲热的拉起楚玉的手小心翼翼的道:“阿姐你好些天不来看我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他就算再怎么狼心狗肺也感觉出了楚玉对他的态度改变是从墨香死后开始的。

    楚玉冷冷的一笑:“我怎么敢生陛下的气?”

    虽然楚玉神情冰冷可毕竟是愿意对他说话了而且今天肯主动来找他刘子业悄悄的舒一口气拉着她的手道:“阿姐只不过区区一个面而已杀了也就杀了你不要一直生气啦。”

    楚玉叹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墨香其实是枉死的?他根本没有偷听你说话。”她将自己那日走出房门后所瞧见的告诉刘子业。

    刘子业眨眨眼似是不为所动的道:“就算他没听到我说话我也是要找个由头杀他的。”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