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二十五章 一波未平息

2018-01-16 08:54:08Ctrl+D 收藏本站



    玉说完后却现被她揪在手上的容止眯着眼睛又的趋势不由得气结摇晃他:“醒醒!等办完正事再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天容止每天都睡得很晚才起来好像怎么都睡不够一样以至于她每次来找他几乎都在林中或者房内睡觉。

    “恩好。”容止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开口“这点小事公主直接去找花错便可只要是和越捷飞一门有关系的能让他们为难的事即便不须恳求花错也会自己去做的。”

    他说完后便漫不关心的往石台上一躺。

    楚玉急匆匆的去找了花错得他应允后片刻转回见容止呼吸缓慢均匀显然又睡着了。

    伸手想要去拍醒他手才伸出去一半楚玉停下动作她望着容止安宁的睡颜方才焦躁猜疑纷扰的心一下子的安静下来。

    像是被施展了魔法。

    交错的竹桐荫影遮挡着炽热的正午日光他平和的脸容秀丽绝伦以往深不可测的眼眸闭着长长的睫毛宛如羽扇他的唇瓣颜色很浅浅得几乎与白皙的肌肤化作一样的色泽只有在仔细看的时候才能瞧见那么一丝淡淡的浅粉色。

    他的嘴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苍白了呢?

    楚玉他身旁青石台上空出来的边缘侧身坐下目光依旧凝视着容止思绪是空旷的但是并不迷惘只好似在万里云天之上无拘无束顺风飞翔呼吸也如同周围的空气一般炎热中带着微凉。

    时间慢慢慢慢的流日光照射的角度移动。终于有一柱正打在了容止的脸上他缓缓睁开眼眸望见坐在一旁的楚玉支起身子避开光照他露出浅浅的笑容:“公主早。”

    两人目光相对一尺多遥。

    “还早呢?”楚玉没好气地道。看着他含笑的眼眸那点儿不悦忽然又尽数的散了开去。“你很奇怪啊照理说。天如镜的事你难道不应该很关心么?怎么听我说了之后你还睡得下去?”

    容止从容的道:“这种事我便是心急如焚也不会有半分用处花错已经前去打探。我只需要坐等他的消息便好若是没有这样的心境。又如何在纷杂之中找到正确地路途呢?”不着急并不代表毫不关心。他只是比别人更加沉得住气罢了。

    对于不能确定的事。不要漫无边际地胡乱猜测假如没有强大的心志掌控力。这么做很容易让自己陷入乱麻之中不得脱困。

    漆黑地眼眸深如幽潭容止沉静的道:“公主等待。”

    是的等待。

    一直等待到了接近傍晚时分才等来披着一身晚霞回来的花错。

    因为缠绵几年的旧伤已经被治好花错的面色比从前好了许多顶着烈日出去一躺他地脸微微的红气韵看来更为艳丽。

    他来到竹林里看着并肩坐在青石上谈笑地楚玉容止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抬袖拭去额上汗水喘了口气道:“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不见了?”他这话猛地冒出来很没来由可楚玉却有些许不妙的预感已经在脑海内补完了缺省地内容。

    “天如镜不在他地家中。”花错停顿片刻继续说道“我去了他家中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他我又抓了他家中看门的仆人逼问得知天如镜今日根本就没有回去倒是越捷飞曾在我之前去找过天如镜也一样无功而返。”

    去过天如镜家中后花错还专程去了皇宫伪装成天如镜家中地人询问门口的守卫天如镜是否入宫得到的回答是也没有。

    之后又寻找了一阵还是一无所得。

    简单地说就是:天如镜失踪了。

    带着他的手环以及还没有支付给她的四六级外语培训费。

    楚玉完全糊涂了从今天见到她开始天如镜就开始反常先是破天荒的像

    一样打了招呼随后在应该履行约定时二话不说的跳下又失踪了。

    她忍不住又往天上看去看今天太阳是不是往东边落了。

    太阳很正常她也很正常反常的只有一个天如镜。

    他就这样跑了完全不顾形象地不负责任地不守约定地跑了。从头到尾都没有交代下一句话。

    楚玉完全摸不着头脑她下意识朝身旁容止投去探询的目光容止微微一笑反问道:“公主越捷飞向你告了多久的假?”

    楚玉道:“六个时辰。”折合十二个小时。

    容止笑道:“那么接着等。”这一回等的却是越捷飞。

    花错忙了一下午回来汇报后便自顾的回自己房中睡了容止让人给准备了晚饭就在露天摆着两人一边吃一边等。

    大部分时间是沉默的偶尔楚玉会忍不住出声问容止天如镜究竟怎么了?虽然她明知道容止不能给她答案可是仿佛这么问了她焦虑的心情会稍微舒缓一些。

    吃了个八分饱暮色又稍微深了少许院子门口传来响动楚玉偱声望去看见越捷飞推开门奔了进来直奔到楚玉面前才停下他双腿修长动作极为的轻捷矫健可是神情却仓皇忧虑。

    还未站定越捷飞便单膝跪下焦急的道:“求公主应我一事!”他比预料的要回来得早一些。

    楚玉一手虚抬示意他起来说话:“有什么事?你起来再说话。”

    越捷飞却不肯起来只低下头道:“求公主派人寻找镜师弟他人不见了。”这一下午他找遍了整个建康城都找不到天如镜最后却是从城门守卫那里得知天如镜朝城外去了。

    但是那已经是两三个时辰之前的事谁都不知道天如镜去向何方。

    楚玉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自然应允你可以起来了你也不要如此的担忧天如镜也不是小孩子了也许他只是出去走走也说不定。”

    越捷飞焦灼的抬起头道:“公主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今天您也现了阿镜他不对劲前不久师父也曾有过那样的情形不告而别失踪了几日几夜不多久他便离我们而去。”他不敢想像天如镜也将迎来这个命运。

    他还那么年轻。

    楚玉忽然想起来天如镜跳下马车是很危险的可那时候手环所具有的自动防御功能并没有开启反而任由他狼狈的摔倒难道那与这有什么干系?

    思想着种种可能楚玉的心也沉了下去她快步的往外走一面走一面下令:“容止帮我做准备派兵出去找人要尽快的找到天如镜!要快!”

    天如镜不能死他死了她的报酬该向谁要去?更何况这些天相处下来就算原本没有什么干系也会有些亲近的感情她不希望天如镜就这样死去。

    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了府上的私兵也聚积起来此时夜色微暮换上男装的楚玉与容止坐入马车之中才驾驶出街口却被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拦住去路。

    “车上什么人?”为的军官喝道。

    楚玉看了容止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公主府令牌掀开马车帘子只探出一只手拿着令牌冲对方晃了晃:“公主府外出办事我们是会稽长公主的人前方何人阻拦?”

    军官的口气缓和了不少道:“原来是公主府的人下官冒犯了请诸位今夜不要外出现在正全城戒严。”

    楚玉忍不住隔着车帘问道:“戒严?怎么回事?”

    军官犹豫一下还是走近说出真相:原来那义阳王刘永日不刘今天早上被刘子业那么一顿吓唬竟然坚定了他逃跑的决心在今天临近傍晚的时候从接待的住所逃走了!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