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二十六章 狭路再相逢

2018-01-16 08:54:05Ctrl+D 收藏本站



    然刘昶跑了但是他真正的身份并没有公开刘子业捉拿逃跑使者的名义布的不过总归是那个人却不错了。

    刘昶的画像已经散播开来此刻的建康城全城戒备气氛森严凝重仿佛此际头顶直欲压下的黑云。今天天黑得很快夕照也黯淡不少。

    “那个混蛋。”楚玉在车内听完军官的解释便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今天小皇帝已经被她劝下只要刘昶安分守己的就暂时不会出什么乱子。

    不过楚玉转念一想也便随即释然了假如换她在刘昶的立场上察觉皇帝有杀他的决心她只怕会跑得比永日叔父更快。

    处于惊惶之中的鸟纵然只是听见弓弦声也会吓得到处乱飞更何况刘昶已经足足做了过十年的惊弓之鸟。

    不过他这么一出逃导致他们的行动也受到了影响。

    那军官隔着车帘向楚玉请示:“下官自然是不敢为难诸位只是城中其他地方也在戒严您带着这么多人万一起了冲突……”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言下之意已经表露无余。

    楚玉瞥一眼容止以眼神问他该怎么做容止略一思索便下令府内私兵暂时撤回大半只带着四十人一道外出。

    楚玉冷冷的对车外军官道:“让路今日本公主是无论如何也要出去。”

    撤走大半的人已经是给了很大的面子那军官一听楚玉自报身份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拦了便低身一礼让开去路。

    说话间天光好像被什么吞没掉天色刹那间的转暗。

    车轮再次转动的那一刻。已经变得漆黑的天幕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还有些热的空气被湿凉地水汽侵袭。

    下雨了。

    雨势瞬间转骤稀里哗啦的泼下来好像要将夏天夺去的水份一次性补偿回来一般。

    在这漆黑的夜里。

    楚玉在结实舒适的马车内坐着还没怎么样但外面的不论皇家还是自己的卫兵都转眼前被浇了个湿透。

    容止地目光不动声色的朝外微微转了转。道:“公主此时天气不宜外出搜寻。你看是不是……”

    他话没说完便被车外一直听着地越捷飞打断:“公主。”他没有多说什么。只这公主二字喊得哀婉至极百般恳求都蕴藏其中好像谁要是不允了他的请求就是辜负了他一般。

    楚玉笑了笑道:“准备一下我们继续。”虽然天候恶劣但是人还是要找地。

    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雨。一行人不得不再耽搁了片刻功夫回府取来雨具。府上护卫们全都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冒着大雨。在视野极其不佳的雨夜中。缓慢前进着。

    途中有遇到几拨巡视的士兵在得知这是哪家的马车后全都自觉放了行。除了那些片刻的停候几乎可以说是一路畅通无阻。

    而雨越来越大了明明在黑夜里近处眼前却是茫白地一片车轮滚动时带起很大的水花卫兵们地斗笠蓑衣已经形同虚设里里外外湿成一片。强大的雨势不仅压迫着人地身体也让人地心加倍的滑向疲劳。

    楚玉地目标很直接既然天如镜出城那么他们也出城不过越是朝外走她越是有些信心不足眼下这个天气别说在城外找一个不知所踪的人就连他们想要保全自己的人马不丢失都有一定困难。

    楚玉在心里犹豫要不要先下令回转但是先前已经答应了越捷飞这时候反口只

    就在她迟疑间打头的马车已经驶过了一条街道时与这条街道纵横交错的另一条道上飞驰过来一辆马车。

    四匹马几乎撞上暂时担任车夫的越捷飞眼明手快及时勒马对方的技术却明显差了不少没能拉住导致还是各自有一匹马当头撞上马吃痛狂奔带着另一匹马也不得不跟着偏移了原本的方向两辆马车硬是没停住眼看便要碰在了一起。

    越捷飞斗笠下的眼睛冷静无比在两辆马车即将撞上前的瞬间他飞快的拔剑斩马斩车随后收剑驾驭住马匹马车停下。

    斩的是对方的马对方的车。

    越捷飞只用了两剑。

    第一剑斩去对方那匹因为吃痛而狂奔的马正好从与马车连接的部位斩下马身还保持着余势跑出去而马头却和车一起留了下来。

    骏马垂死吃痛的嘶鸣纵然在巨大的雨水声中依然传出了老远。

    第二剑斩的却是对方的车辕第一剑极为大开大阖而第二剑却甚是巧妙轻灵并未如何用力车子也没见有损毁可是当他控马停车对方的车顺着余势撞过来的时候车身却仿佛朽木一般散了开去。

    方才那一剑他已经摧毁了对方马车结构最脆弱的地方。

    最为凌厉与最为巧妙的剑这两剑已经是耗尽越捷飞毕生所学再费力控马三个动作做完饶是以他的能耐也不得不停下来暂作喘息以图恢复。

    容止坐在车内听着车外动静等车停下后轻轻的道了声:“好。”

    这两剑的判断十分准确在方才千钧一的关头做出来以损毁对方为代价保存己方是十分损人利己的招数。

    而与他们相撞的那辆马车被越捷飞斩马又斩车导致车厢摔在地上散了开去而车内的人也随着跌了出来。因着方才马车的剧烈晃动和车外马嘶楚玉忍不住掀开车帘看外面的情况却正好看见对方车上的人跌出来他手中抱着一只几乎足有半人多高的盒子这动作看着极为熟悉。

    眯着眼睛细瞧楚玉认出来了对方:“萧别!”

    在这雨夜驾车疾驰的竟是千金公子萧别。

    楚玉忍不住问道:“这么大雨你外出做什么?”更别说现在还正全城戒严。

    瞧见这边车上的人是楚玉萧别被雨水淋湿的俊美脸孔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他忧心的看一眼怀里的木盒道:“公主能否借你的马车暂放我的琴?”虽然琴盒内外密封很严可是这么大的雨他担心会有水渗进去。

    楚玉点了点头看他把琴放上车后又退开笑道:“你不怕自己淋着却怕琴给淋着?”

    萧别抿了抿嘴唇紧绷着脸孔没说话。

    楚玉把帘子更掀开了少许邀请道:“方才实在是对不住我们不是有意要破坏你的马车的你现在也没有车坐不如上来吧假如顺路的话我还能送你一程。”看见车外的狼籍景象楚玉大概能猜出方才的情形。

    萧别的车原本也有一名车夫因为越捷飞方才所为狼狈不堪的摔在了地面上他爬起来的时候头上的斗笠滑落脸容正好映入楚玉的眼帘。

    纵然在这大雨天看得并不算太真切可是楚玉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马车夫的形貌分明就是今天白日里在皇宫里见过的此时正在被四处缉捕的冒充使者被刘子业吓得半死的皇家中年帅哥刘永日……不刘昶!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