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二十八章 归来见东山

2018-01-16 08:54:03Ctrl+D 收藏本站



    好色*情!

    楚玉回头一看当其冲的感想竟然是这个。

    方才还洁净整齐的马车现在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车厢底的毛毯上凌乱的堆着两件衣服马车内摆放的箱子桌案等物件翻倒在地最让楚玉吃惊的则是现在贴在她身后的容止和躺在里面的萧别的模样:容止的外衣已经脱下来了只穿着一层单衣他漆黑如墨的头披散从肩头柔软的滑落眼角微微的上挑眼波流转之间便有了十分的妩媚微微敞开的领口向上线条优美的颈项光洁修长其间还有几点可疑的红痕像是唇瓣的印记。

    现在的容止简直就好像被柳色墨香附身了一般。

    而萧别也几乎是一般模样他躺在车厢稍里面一些的位置头散乱眼神迷茫外衣被褪去甚至露出了一小片胸口裸露的部分散布着红痕他的相貌原是冰冷俊美可是现在却透着十足的诱人魅力仿佛高岭之花待人摘采。

    容止的双手从后方伸出来揽住楚玉的腰袖子往上提了一些露出白晢如玉的手腕他漫不经心的瞥了沈庆之一眼随后伏在楚玉肩头低笑:“公主不是说要出城抓住那小家伙的么?怎么还不往前走?”

    这这简直就好像那什么什么现场被人捉那什么在车嘛!

    看到这个情形沈庆之的脸色顿时黑了大半脑海中自动勾勒出马车停下前车内的景象:一个美少年一个美青年两人衣衫不整的偎依在楚玉身边而楚玉左拥右抱亲一口这个再亲一口那个……虽然对这位公主的作风早有耳闻。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荒唐的。

    楚玉在容止贴上来的那一刻脑海中便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只听见自己地心跳跳得比雨水落下更密集她强压下慌乱佯作镇定的任由容止抱着转向沈庆之。冷然道:“沈将军本公主的人便都在这车了。你若是想要查探最好还是快些。本公主府上逃了个不听话的家伙已经出了城现在要将他给追回来耽误这些时候只怕他逃得远了。”

    她反应也是灵敏很快就编造出了一个合情理的借口。声称要去追捕逃走的面。

    沈庆之神情一滞虽然他也是见惯战场上风浪了。可是对于这么混乱的私生活还是觉得十分匪夷所思。深感和年轻人很有代沟。

    下令检查了一遍公主府地士兵。没有现什么异样沈庆之内心带着对楚玉的浓浓唾弃。让开了道路。

    马车再度开动地时候楚玉放下来车帘方才装出来的强硬气势一下子松懈了下去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了容止怀里。

    她仰起头与容止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丝笑意:“哈。”低微的笑声中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意。

    多么默契多么好玩。

    想起方才沈庆之的脸色楚玉就忍不住想要笑不过回想起来她方才的表演似乎有那么一点儿的熟悉在漫画里小说里又或者电视里女主角遭人追捕碰到了男主角后就与男主角装成情侣或者藏在男主角地床上以***之事来掩蔽真相只不过在她这儿男女的位置稍微调换了一下。

    想着想着楚玉忽然想起自己竟毫无自觉地靠在容止怀里容止只穿了一层单衣两人间亲近得暧昧连忙若无其事的起来。

    容止微微一笑。

    再回头仔细地看容止楚玉现他在自己地脸上也做了手脚稍微画了一下眼线眼尾上挑便造成了妩媚的错觉萧别那些也是一样对外貌做了少许修饰。

    车帘子自放下之后萧别连忙抓起堆在地上地衣服又手忙脚乱的把衣领拉起

    盖住胸前外泄的春光他将外衣披在身上抬起眼来倒在容止怀里两人目光胶着相视而笑神情忽然黯淡了少许。

    不一会儿楚玉便离开了容止怀抱坐在一旁看两人穿外衣穿好后又得擦去皮肤上的胭脂虽然惊讶于容止作假的度但是过程她大概能想出来无非便是弄乱车内摆设脱下二人衣服散开头以颜料勾画眼角营造妩媚气质再用车上备用的胭脂在身上点成唇印便让人误以为他们方才正在做某些事。

    横竖山阴公主的名声已经是这样假如能够利用楚玉并不介意更糟蹋一些。

    容止这么做并不是毫无用处的冲击的景象扰乱了沈庆之的心神让他失去了冷静的心态和准确的判断力没有仔细的搜查每一个人仅仅是让部下草草了事更加忽略了就在他们之前的马车夫反而将目光放到了后方。

    容止玩弄人的心思可以说是到了巧妙的地步。

    只不过……楚玉对萧别笑了笑道:“委屈萧兄了我们也是不得以而如此为之感谢萧兄方才的配合。”她倒是没什么容止想必也不甚在意不过萧别平日里一本正经楚玉害怕他的神经承受不了便出言安慰。

    萧别的嘴角淡淡的勾了勾道:“情势所迫更何况公主乃是为了帮我。这位少年好手段我很是佩服。”虽然感情上十分的尴尬全身很不自在但是他也知道这么做对于方才那一关的作用会尽量的不往心里去。

    马车继续朝城外驶去途中又遇到几拨士兵都没有再遭遇沈庆之那样的阻拦和检查一直到出了城向北驶出了约莫十里地。先让卫兵后退一段距离楚玉掀开前头车帘才笑着叫刘昶停下马车将缰绳还给越捷飞。

    刘昶站在车外楚玉坐在车内望着他笑道:“送到这里应该安全了请问皇叔此行离开建康可有什么别的打算?”

    刘昶站在马车旁神情忧郁的道:“这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所我还能有什么打算只有逃离这片土地了。”

    越捷飞就在一旁楚玉也不怕越捷飞听到只断然的对刘昶道:“如此再好不过逃离这个国家不要再回来我今日帮你并不代表我决定背叛陛下我只是不希望他造成太大血亲相残的杀孽希望皇叔能够明白。”

    刘昶想了想道:“这个我自然知晓今日的恩情他日若有机会我必定会报偿。也许你听不进去楚玉。”他叫了山阴公主的名字“也许我这话不中听但是我还是要奉劝你陛下的身边并不是久留之地。留在这么一个暴君身边不见得会有多么长久的安宁。”

    知道他是真心的担忧自己楚玉心中一暖微笑道:“这个我记下了皇叔一路保重。”

    目送刘昶慢慢的走远楚玉目光一转转向一旁的越捷飞冷笑道:“今天这件事不准说出去算是我帮你找天如镜的条件如何?”

    越捷飞正在愣听到楚玉这么说他迟疑一下便果断的点了头:“好!”

    横竖已经是出城了加上与越捷飞有约定楚玉便命人分散开来寻找。

    天如镜是从北面出城的所以楚玉等人也从城北为起始冒着漫天的风雨但是这个时候天如镜正在城东的东山脚下。

    他的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上湿衣与肌肤之间一丝空隙也无他的双脚踩在混着泥沙的积水之中大风吹在他的身上雨水浇在他的身上他从里到外都冷好像一块冰。

    天如镜却仅仅是静静的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慢的仰起头抬起了湿漉而冰凉的脸看眼前的东山。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