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三十三章 年年有年年

2018-01-16 08:53:58Ctrl+D 收藏本站



    天下第一美人?”楚玉听到这个词时这位所谓的天人已经来到建康有两日的光景了。

    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字叫做钟年年这钟年年的身份有一点复杂她本是商贾人家的女儿因为家道中落在十六岁时不得以沦落风尘但是她和别的烟花女子又不一样她四处游走认识有才华的人她一直歌唱唱自己喜欢的歌。

    倘若遇上可心的男子她便会和对方过一夜假如不喜欢那人便仅仅是卖唱换取金钱。

    钟年年与不少富家豪门子弟有交往因此也不怎么会遇上被强逼的事出道七年钟年年这个名字传遍江南她在各地行走时结识了不少名流士族见过她的人几乎无不认为她是天下第一美人。她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不少与她结交的文士在与她相谈后都拜倒在她的文才之下。

    钟年年一共来过四次建康从四年前到去年每年一次不过山阴公主并没有百合倾向便没有费心去看就算她去看了现在的楚玉也无可能对钟年年有任何印象。

    钟年年这一次来建康广邀请函邀请建康城内的名流豪门就连楚玉近期才崛起的假身份“喻子楚”以及桓远所扮演的“喻子远”也都分别收到了一份。

    仔仔细细的端详手上这封做工精致的请贴楚玉笑眯眯的望向屋内也同样拿着一份请贴的桓远:“怎么样桓远?要不要去看美人?”

    桓远面色沉静得像无波的水眼观鼻鼻观心:“请公主吩咐。”

    见他答得一板一眼楚玉立即就失去了继续玩笑的兴致道:“好啦不要弄得这么严肃我是真想去瞧瞧那天下第一美人是什么模样子远兄便陪我一道去吧。”

    柳色正好端着账本走进屋来。听见了楚玉的最后一句话随口接道:“公主要去看钟年年?去年她来建康的时候我正好在路旁看了确实是个美人。”

    楚玉偏头看柳色墨香走了之后柳色似乎整个人都沉寂很多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变着法的打扮自己。神情动作亦不曾刻意勾引想来墨香这个竞争对手地离去。也给柳色带来了一定的打击。

    现在的柳色沉默少言。偶然还会呆出神与从前娇媚横生的模样相比简直就好像是两个人。

    楚玉听说柳色看过钟年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那个钟年年长得很美?美到什么地步?”

    待楚玉问出来柳色面色有些尴尬他竟然一时忘记了公主也是个女人。他怎么能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另一个女人好看呢?

    见柳色支支吾吾的不肯说话楚玉念头一转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心里觉得有趣便也不解释。只笑吟吟的要看他如何应对。憋了好一会儿最后柳色还是不得不开了口:“不一样。公主是皇家第一美人钟年年不过是民间地美人公主与她身份不同怎能相比?”

    他答得很是取巧按照那第一美人的名头看钟年年必定是比山阴公主要美丽地了倘若他昧着良心说钟年年不够美楚玉若是有心找茬便能办他个欺瞒之罪而倘若老实说钟年年比较美又害怕激怒了楚玉因此他很巧妙的将两人地身份分开来都是第一美人但因为身份不同没必要相互比较。

    听了这个回答楚玉觉得很是有趣虽然有一点拍马屁的嫌疑但是也体现出了柳色的一点急智于是笑笑之后楚玉便将话题带往别处不再让柳色紧张。

    *****************************

    又过两日楚玉便换上男装携带着桓远去赴了第一美人的邀约。

    邀请的地点是建康城郊外一位士族子弟的宅院钟年年自己在建康城里没有固定房产每次来都是蹭别人家地屋子住就连举办聚会也是用别人的地盘前几年都分别在不同地地方能让那些年轻高傲的公子哥争相借出自己家给她钟年年地魅力可见一斑。

    这一次聚会在一间宽大地厅内进行厅外是一大片的枫林。

    楚玉走到大厅门口瞥一眼里面靠墙地两侧各摆放着一排案几背后竖着花纹精美的屏风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到来估计都是冲着美人来的。

    楚玉的眼睛在厅内转了一圈没现可能是钟年年的那位心知对方想必还没到便也不着急入座她目光一转转向旁侧的枫林。

    也许是因为最好的时候还没到也许是因为这些枫树的品种不太好枫林并不像楚玉所想像的那样霜叶红于二月花有一半的叶子泛红但还有一半残留着青绿的颜色红红绿绿的混杂在一起虽然别有番热闹但并不够华美。

    然而在这枫林外却有一人负手而立看这片景色看得津津有味。

    让桓远先行进屋楚玉自己快步走过去抬起手来拍那人肩膀:“意之兄也在此处?”

    王意之肩头受了一拍后却并不吃惊只笑笑转过身来瞥着楚玉笑道:“第一美人的邀请我怎么能不来瞧瞧?倒是子楚兄你怎地也对这第一美人有了兴致?”

    楚玉笑道:“怎的?难道就许你们看第一美人却不许我来瞧瞧么?倒是意之兄你既然是为了美人来的怎么不进屋反而在这里磨蹭?”

    王意之淡淡的道:“我只是心里奇怪钟年年今年为何来得如此之晚?”

    “哦怎么说?”楚玉随口问道。

    “前些年钟年年前来建康几乎都是在春夏两季今年却是入秋方至我心里觉得有些奇怪……”王意之说着说着忽然释然一笑道“也罢这与我并无什么干系或许是我多心了我如此忧虑又是何苦来哉?”

    他说完之后两人正好来到大厅门口王意之衣袖一振率先踏入门内。

    王意之是天底下第一风流人物加上楚玉所刻意营造的虚假身份喻子远两人同时进来顿时吸引了在场不少人的目光自那次茶话会后楚玉还是头一次如此在大众面前露面一下子受到众多目光聚焦心中猛地一跳。

    可是她还没心跳完便听到了一个柔婉软腻的声音好像春天最旖旎的水调和成的蜜糖:“让诸位久等了实在是年年的不是。”

    这声音里好像含着麻药凡是听到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里骨头酥软一半楚玉虽然是女孩子不至于反应过度但是也忍不住全身窜过一片战栗。

    钟年年终于来了!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