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三十九章 坐困城池中

2018-01-16 08:53:48Ctrl+D 收藏本站



    你怎么会在这里?”震惊之后黑衣人的眼神转为愤疑惑怀念这么多种强烈的情感在他逼戾英俊的脸容上交织竟然一点都不显得矛盾。

    楚玉下意识的朝自己身旁看去……容止?呃不对方向错了。

    再转向另一侧楚玉才知道黑衣人看的人是谁。

    是花错。

    花错此时也望着黑衣人神情有些复杂过了好久他才轻声的招呼:“许久不见鹤绝。”

    看样子两人竟然是从前认识的。

    被称作鹤绝的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道:“原来你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我只当你早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花错苦笑一下没说话。

    鹤绝盯着花错继续道:“怎么不说话呢?四年不见花伤鹤唳相对无言这可不像样子。”

    花伤鹤唳?

    他这么一说楚玉便猛地想了起来越捷飞曾经说过昔年花错曾经与一名姓鹤的少年剑客交好后来二人反目如今看来便是这位鹤绝。

    只是想不到这位鹤绝竟然还是一个杀手而在刺杀过程中又与昔年反目的好友重逢。

    花错神情有些恍惚道:“是四年又五个月。”已经那么久了。

    鹤绝分出眼神来看了一下楚玉眼神不屑又厌恶只一眼他便立即移开了目光:“昔日你我分别时你说要去找天下第一美人。这就是你找到的天下第一美人?你地眼光是否太低劣了些?”

    此时楚玉的头散落下来虽然看起来狼狈了一些。但是至少可以看出是个女地听了鹤绝的话她也有些错愕:天下第一美人?不是钟年年么?

    花错依旧是有些出神好一会儿他才笑了笑低声道:“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早已经不是啦。”他声音里带着浓烈的感伤。好像有一股挥不去的怅然盘旋其中。

    鹤绝哼了一声:“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便会放过你。”他手腕抬起长剑剑尖凛冽的直指花错厉声喝道:“拔剑!四年光景我要看看你究竟长进了多少!”

    此时此刻。他竟然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花错身上而他原本的目标楚玉也被他抛在一边毫不理睬。

    楚玉此时是巴不得被忽略趁着鹤绝向花错挑战她连忙拉着容止走到一边转头让阿蛮也跟过来他们才刚走开鹤绝便动手了。

    鹤绝地剑几乎总是伴着仿佛要撕裂耳膜的破空啸声他与花错两人都是走的快狠毒的路子。很快的楚玉便看不清楚两人交手的状况。干脆暂时不看此时越捷飞依旧一个人不省人事地躺在门边。楚玉拉着容止去探他的情况——没死。万幸。

    见越捷飞还有呼吸楚玉连忙让容止给他止血包扎。这时候又听见阿蛮那里叫了一声抬头一看阿蛮握紧长枪加入了战团。

    因为阿蛮的加入交击之后伴随着一声厉啸花错与鹤绝两人的动作停顿下来让楚玉看清楚了他们现在的情形只见花错脸上身上伤痕累累都是较轻的伤可是如此积累下来也十分可观再对比鹤绝除了因为动武令衣服不太整齐外没有半丝损伤胜负结果一览无余。

    阿蛮想必也是看清楚了花错的劣势才提枪上前助阵。

    鹤绝轻蔑的看着花错:“真不知你这四年是怎么过的剑术丝毫没有精进四年前你我剑术水准相若眼下却已经相差得如此之多。”

    花错叹了口气并没有说出自己伤势缠绵三年的事实任由他去猜想误会。

    鹤绝更加不满地皱着眉头:“我以前就对你说过女色误人我们学剑地人就更应该远离女色你却不听我劝告去找那什么天下第一美人该不会你这些年为了讨好那美人荒废了剑术吧?”

    楚玉方才派人去召集卫兵在这个时候终于赶来看见这般情形近百名护卫将鹤绝三人团团包围住内层的人拿着刀剑而外层地人则张着弓弩目标瞄准鹤绝。

    鹤绝心里盘算一下他虽然并不惧这个阵势但是真要把这些受过训练地卫兵都杀死也需要花一些气力一旁还有花错在虎视眈眈合起来对付他他只怕讨不了好。

    迅的想明利害关系鹤绝便不再迟疑他脚下力朝包围薄弱地方向冲了过去闪电般的连杀数人趁着混乱之际逃离无踪。

    侍卫统领正要命令去追楚玉出声阻止:“慢都留在这里传令下去加强公主府的防卫今后不要再让人这么轻易的闯进来。”

    一想起鹤绝今天视防卫无物的出入公主府楚玉便忍不住感到一股寒意窜上骨髓假如今天不是有花错在转移了鹤绝的注意力她只怕真的会被杀死。

    花错和越捷飞都受了伤容止为二人处理后便转手交给府上的大夫照料这只是纯外伤不需要他亲自的花太多功夫。

    花错身上的伤口虽然多但是都很浅鹤绝仿佛是要刻意折磨他一般一剑一剑慢慢的在他身上割而越捷飞就比较惨了除了楚玉之前所看见的肩膀和小腹两处外他背后还有一道剑伤再加上他跑会公主府的路上失血过多差点就没抢救回来。

    楚玉命人画下鹤绝的容貌在建康城中全城通缉悬赏了大笔金额不论生死。最后一句是楚玉特别加上去的楚园四十七人再加上公主府八人鹤绝一共欠她五十五条人命只还一条实在太便宜了。

    而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楚玉只能留在公主府内哪里都去不了从前她但凡出门都需要越捷飞跟随着生什么意外也可以应付但是现在碰到个剑术高明得可怖的刺客不但她的安危没办法保障就连越捷飞也是自身难保没办法楚玉只有一直留在公主府内依靠公主府的兵力防卫以策安全。

    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将公主府包围着这是楚玉的城池只有这里是安全的。

    每日例行的进宫自然是没办法再进行了而与外界的联系也都少得可怜楚玉只能从收集来的片段讯息中了解现在的局势。

    三王依旧好好的活着没有被杀死。这件事让楚玉在放松和紧张之间徘徊情感上她很难接受杀死这三人但是理智上她却知道这是不死不休之局。

    而在一片的愁云惨雾里假如说还有什么能让楚玉稍微高兴些那便是那日鹤绝闯入楚园时桓远正好不在幸运的逃过了一劫。

    八月秋意渐浓秋风萧飒这秋天仿佛鹤绝的剑一般杀意扑面而来只是鹤绝杀的是人秋天杀的是那碧绿装点的万物。

    在闭关数日后两道宛如闪电而来的消息令楚玉再也坐不住了。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