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四十章 血染的爱意

2018-01-16 08:53:46Ctrl+D 收藏本站



    云变幻真的是风云变幻。

    两件事。

    第一件刘义恭也便是那次楚玉在小皇帝书房看到的那位仗着自己身份不把刘子业当回事的老人他与几名在朝中有地位的老臣密谋造反主要参与人员有柳元景颜师伯后来柳元景又拉了沈庆之入伙但是被他们拉入伙的沈庆之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后面上答应说不会对人说出去可是出门便去向刘子业告了密刘子业亲自带领羽林军杀了刘义恭再派人召柳元景柳元景知道自己必死穿上朝服从容就戮而颜师伯也被半途截杀。

    三个主谋皆死刘子业又杀了数个同谋才满足的收了手。

    连杀数人迅若雷霆。

    刘子业并不在乎几个老臣在朝堂上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有多大兵权在他的手里攥着只从这个角度看他与钟年年还算有共同语言。

    第二件事却不是朝堂上的反而与王家有些关系。

    楚玉在听到这两桩消息后登时心志大乱纵然明知道鹤绝还没有抓住正在外面晃荡着也许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会蹦出来刺杀她可是她实在是坐不住了挣扎了片刻她决定冒险外出。

    先进宫。

    见到刘子业楚玉也顾不上行礼劈头便问:“你为什么要杀那些人?”

    刘子业瞧见多日不见的楚玉原本十分高兴。可是楚玉迎头便是大声的质问好一会儿。他才想明白楚玉是为了刘义恭等人来地。顿时就觉得很委屈:“阿姐是他们想要谋反啊我难道还不能杀他们?”

    楚玉哑口无言一下子便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了。

    她方才只顾着气愤刘子业杀人太过心狠手辣却一时间忘记了这是作为一个帝王应该做的假如他不杀刘义恭等人。难道要等着对方来推翻他么?

    楚玉忡怔了好一会儿才深呼吸恢复平静:“陛下杀死谋反者自然不错可是陛下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会谋反呢?”归根结底还是刘子业这个皇帝太不称职地缘故吧。

    假如不是刘子业任性暴虐。滥杀又怎么会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做下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呢?虽然身为现代人楚玉并不觉得谋反是什么太坏的事但是她也知道在古代这是要背负骂名的。

    刘子业满不在乎的道:“还能是为什么?刘义恭那个老贼也想当皇帝呗。”

    楚玉无力的瞪了他一会觉得假如对他讲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也许是对牛弹琴反正人也已经杀了她现在就算跟刘子业闹翻也不可能复活那些死去地人。沉默片刻。楚玉绕开话题:“陛下杀了这些人朝中有些位置便会空缺。陛下决定怎么办?”刘子业杀了几个老臣。但是朝堂上所损失的却不仅仅是被杀的几个人。死去的那些人之中还各自有好友有朋党有利益共同者见情势不妙不少都递出了辞官申请。

    只不过是一两日的功夫朝堂上便空了一块。

    但即便是这个情形也不能让刘子业有危急感反省自己的错误只一地认为是别人的错他猛地想起一件事十分兴高采烈的对楚玉道:“对了阿姐那天在书房里我瞧见刘义恭那老贼拿眼睛瞪你就把他的眼睛给挖下来了送给你玩儿好不好?”

    他眼神纯真热烈直勾勾的像一只讨好主人的小动物一样望着楚玉好像送出寻常珠宝一样的即将用仿佛还带血的双手捧上来一对眼睛。

    虽然刘子业这么做是一心想要讨好楚玉可她却感到心中骇然纵然时空如何变幻她都没办法像一个真正的上位者那样视别人的生命如草芥更不要说接受这么一份染满了殷红鲜血地爱意。

    她无论如何也不是山阴公主。

    是地刘子业爱着山阴公主将她当作自己的姐姐母亲知心友伴几乎凡事都想着她觉得有了好东西便要送给她可是对楚玉而言单方面地爱太过扭曲和凄厉楚玉不但不觉得感动反而十分地害怕。

    害怕得……恨不得夺门而逃。

    继上次亲眼看到刘子业下令杀死四个孩童和墨香后楚玉再一次见识到这个少年皇帝暴虐残忍的一面。

    又或者说他其实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地事杀人是很自然的就连挖出叔祖的眼珠子做礼物也是轻轻松松的小菜一碟。

    这是多么黑暗的人性多么扭曲的时代一时间楚玉怔怔的望着刘子业只觉得一切是不真实的荒谬。

    刘子业全不知她内心所想只继续兴高采烈的叫着:“阿姐我们以前也玩过挖眼珠游戏的今后再一起玩吧。”

    楚玉苦笑一声勉强掩盖住内心的恐惧找了个借口称自己今天身体不适匆匆的告辞便离开皇宫。

    近来诸事不顺。

    当楚玉再度坐在马车上时心里面想的便是这个。

    她想要救的人救不及她想要杀的人杀不了她不愿生的事情偏偏生她在名流士族中声名关系正好时来了一个天下第一美人的钟年年而好不容易钟年年肯自己走了又来了个刺客逼得她不敢出门而因为刺客逼得她不敢出门导致她错过了这场朝堂巨变不要说事先知道有所反应就连稍微做一些努力都不能。

    一连串的事件不断生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楚玉有时候忍不住会想是否冥冥之中有一只虚无之手操控着这一切?

    会不会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在跟她作对?她要杀的人对方就保住她要保的人对方便偏不让她保她要建立声望对方给她毁掉她要左右皇帝对方便甚至让她不能出门?

    那人是谁?世界上有这么可怕的能不留痕迹操纵一切的人么?

    虽然说这个可能很小但楚玉在马车上闲着还是将可疑的对象在脑海里一个个的过滤一遍。

    滤过了沈庆之滤过了驸马何最后认为最有这个可能的却是天如镜。

    可是也不对倘若是天如镜他有很多的机会杀死她又为什么要花大力气请一个杀手来?

    眼前好像被什么遮挡着掩蔽着盖住了最重要的那部分让她无法瞧见事情的关节与真相。

    楚玉先回公主府再换上男装又马不停蹄的令人驱车前往王家。

    惊动她的第二件事与王家有关与王玄谟有关也与王意之有关。

    在她无法出门的期间内王家的权利构架也生了一些改变王玄谟从家主的位置上走了下来他不是自愿走下来的而是被人拉下来的。

    而新任的家主很是看不惯王意之的逍遥做派头一个便要拿他来开刀。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