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四十三章 公主非公主

2018-01-16 08:53:43Ctrl+D 收藏本站



    与守寺僧人交涉一番后楚玉与越捷飞和阿蛮步入建客杀死的几名僧人尸体已经整整齐齐的并排摆在正院里的地面上旁边站着的三五和尚面无血色神情惶然不安的小声议论。

    楚玉吩咐越捷飞上前检查尸体接着便向旁边僧人询问当时的情形据看到那刺客杀人的僧人说那刺客全身都包在黑色的衣衫里头戴斗笠斗笠下露出的半张脸上也蒙着黑色的缎子根本就瞧不见外貌但是刺客每次挥剑的时候都会出一声令人心悸的尖而长利的啸声宛如鹤鸣一般。

    “是鹤绝没错。”楚玉问完之后越捷飞也检查尸体完毕回到楚玉身边取出手巾擦拭去指尖的血迹“留下来的几具尸体是他惯用的杀人手法直刺咽喉一剑致命出手狠毒险恶而鹤绝还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特点那便是他的每次快出剑时剑身上都会出如同鹤唳一般的尖啸这也是他外号的由来。”

    楚玉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刺客便是鹤绝没错了。”可是他为什么要杀寂然呢?是偶然他要杀的人就是她要找的还是说她来找寂然与他有什么关系?

    鹤绝?怎么会是鹤绝呢?

    他跟王意之寂然有什么关系?与王意之想告诉她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楚玉直觉地感到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真相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只到这里为止可是她越是着急。越是想不起来被她忽略地要素。

    为什么是鹤绝?她现在全副的心神都被这个疑问给吸引了过去。

    ****************************

    站在容止身前地黑衣人脱下外面罩着的黑衣露出里面的一片鲜红。

    花错一把扯下面罩拿手在脸旁扇了一下风想扫去皮肤上的闷气:“你让我假扮谁不好?偏要扮鹤绝那个讨厌鬼去杀人?”

    容止悠然一笑:“你们两人真是小孩子不过是几年前的一件小事也可以闹别扭闹到现在。谁都不肯低头认错。”让花错这么做是因为花错了解鹤绝这两人曾经是至交好友不管是出手用剑的方式还是出剑时的鹤鸣声花错都能惟妙惟肖地模拟出来。

    花错不屑的撇撇嘴:“别拿我与他相提并论。我跟他可不一样行啦事情我已经办完公主不会找到寂然啦我回去休息。”

    容止微微点了点头他身体倚在青石台上秋天里竹林也显得有些萧瑟青石台整个是冰凉的寒冷的秋意从石上渗入衣衫里。再侵入他的身体。可是容止却并不觉得寒冷他的目光柔和平静。完全不像是才下令杀人灭口地模样。只从袖子里取出来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展开来看。纸上墨迹宛然:天地之间任我逍遥子楚见字不必相送。

    对着夕照最后残余的光辉纸面上的针孔组合成一个“然”字望了一会儿容止叹了口气自语道:“想不到王意之在临走之前竟还留下这么一手。”

    幸而今晨花错瞥见楚玉出门之后看着纸张的神情异样趁着回府的期间将今天生的事情来龙去脉告知于他又按照他的交代将纸从楚玉的衣衫里偷来王意之的字里藏字虽然能瞒过花错地眼睛但是又如何能躲得过他地心思?

    一见字中藏字以容止的智慧当即便想透许多他丝毫不问前因后果更不需要去找寂然或王意之求证什么他只简单地对花错说了一个子:“杀。”

    接着又补充:“扮作鹤绝。”

    如此凌厉如此果决如此狠辣如此缜密。

    并且绝不留情。

    唯一可惜地是花错方才回来回报并没有成功杀死寂然在紧要的关头被他给逃了不过他给寂然留下了一道很深地伤口只消一时半刻无人救助便会血尽人亡。

    横竖是不让公主见到活着的寂然既然根本目的已经达到过程稍微出现一些偏差容止并不是十分在乎。

    “王意之……”容止慢慢的将纸揉碎又把碎屑小心的收回怀中忍不住微笑了一下“不必相送吗?你倒是看得开即便是看出公主并非公主你也毫不理睬只将她当作与你相识的子楚。”

    王意之的洒脱他远远不能企及但是他并不羡慕也不向往他心里清楚明白着他与王意之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这是他们自己各自的选择清醒而理智并且不会后悔。

    又细细的盘算了一阵计算今后的各种路线他手头所掌握的棋子能挥的作用各方面影响的交汇这样的计算十分的繁重且琐碎可他还是不慌不忙一条条宛如抽丝剥茧般梳理顺畅仿佛无形之中有一只强有力的钢铁之手将这些东西稳稳当当的统合集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到少许疲惫便缓慢的合上眼睛就这样在绣林之中睡着了。

    合眼的时候暮色降临一片黑暗笼罩下来。

    *********************************

    接下来几日楚玉都在派人寻找寂然她心里还存着最后一线希望没有看到寂然的尸体就不能确定的说他已经死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除了寻找寂然外楚玉还想找到王意之但是这方面却似乎比寂然更加难寻找王意之是在她见到留字的前一天走的一直到她知道寂然死去的时候已经有一天多的功夫早就走得没了影她也不晓得王意之的目标更加不愿意大张旗鼓的寻找以免在她见到王意之之前王意之已经被人先一步杀死。

    除了派人在城内外搜寻寂然的下落外楚玉每天都会前往王意之之前所居住的贫民区希望能从周围人口中得知王意之在离开之前的言行举止以期可以从中推测出一些蛛丝马迹。

    一连失望了好几天后楚玉终于现了一点线索一个与王意之隔一条街的居民将楚玉带到一座又脏又旧的木房前只见木屋的屋顶上漏了一个大洞而门板和墙面都满布腐朽的损坏好像稍微用力一推这座饱经风霜的屋子便会倒塌。

    这屋子里住着的是一个给人编草鞋的瘸子可是在几年之前他曾经是公主府内苑的护卫。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