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四十五章 阴错而阳差

2018-01-16 08:53:41Ctrl+D 收藏本站



    几天楚玉出门的时候也是忐忐忑忑小心翼翼的但平安无事让她解除了警报以至于再一次遭到袭击的时候她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最初是马车遭到撞击楚玉坐在车内只觉得马车一阵剧烈的摇晃晃得她险些摔倒在车内勉强伸手扶住车厢壁稳住身形她侧脸从车帘的缝隙里往外看去却瞧见几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剑客持剑围攻过来而越捷飞和阿蛮分别在马车边以一敌众虽然并未落败却一时之间无法顾上楚玉。

    楚玉虽然心里当下一惊但念头一转后却并没有太焦急因为这里就在公主府门口只要稍微拖延一点儿时间公主府的护卫便会涌出来保护她届时这些刺客便会就擒的就擒撤退的撤退。

    具体对方是什么来路等她容后审问便好。

    但是她才这么想没多久马车却忽然动了不是马匹缓缓的走动而是一下子猛烈的带动马车向前行驶。

    因为这突然的动作楚玉险些又摔倒刹那间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掀开前面的车帘却见应该是驾车人坐的位置也坐着一名蓑衣斗笠的刺客那刺客专注的驾驭着马车似乎并未留意到她的窥探。

    刺客并不在乎她是否坐得舒服抽打马匹的动作十分粗暴导致两匹马嘶鸣着拼命向前跑颠得楚玉头昏脑胀。

    楚玉面色大变。也不管能不能坐稳了她迅的翻身。就要从车后方跳下去:假如就任由他们这样带走前景如何她实在不敢想像倒不如冒险跳车也就是受一点伤地风险。

    现在楚玉已经来不及思索那一点伤究竟是多少也来不及想自己这么做是否稳妥紧迫的情势下她地心情也同样的焦虑能够分出一点心神想出应对的办法已是极为不易。

    可是楚玉还没有接近车门。车帘便被掀开紧接着一条黑色的身影灵巧地弓身钻了进来下一刻她的动作凝固因为一抹冰凉的剑锋贴在了她颈上剑刃的锋芒好像能破开她地肌肤。

    楚玉全身僵硬。她抬起目光正对上鹤绝阴戾森冷的眼神那目光好像实质的利刃一般几乎将她的生机割断。触及那目光她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思绪停滞间她看见鹤绝的嘴唇一张一合过了一会儿话语才传递入她耳中:“你莫要妄动。假如试图逃跑。我有本事在你迈出第一步前杀了你。”

    他的语调十分平静但是楚玉却知道。他并不是在威胁。而是陈述事实。

    正因为是陈述事实所以才更加地恐怖。

    车厢内空气紧绷得好像一根拉直的弦。好像稍微喘息大力一些弦就会崩断。

    说完这话鹤绝便收起剑身子向后一靠倚在楚玉对面的车厢壁上好像完全不担心楚玉会逃跑。

    马车依旧在飞奔驰着不时的颠簸震得车内的两人都不能坐得太稳尤其以楚玉最为倒霉她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竟然在古代体会到了一次晕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混乱的思绪终于恢复了少许清醒楚玉抵抗着晕车的难受尝试张口:“那个……鹤绝。”

    鹤绝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看他似乎没有什么太激烈的反应楚玉这才小心地接话说下去:“你……不杀我吗?”虽然有许多疑问但现在她最奇怪地反而是这一点前些天鹤绝还要杀死她怎么现在却只捉不杀了呢?

    在这样条件下她很难思索得周密只能挑最切近的问题来问。

    鹤绝冷淡地瞥了她一眼略带不耐地道:“我已经放弃那笔生意我虽然是刺客但是许多人都晓得我不杀女人你既然是女人我便不杀。”

    听见他这话楚玉顿时觉得安全感加强了不少在现在这个她完全弱势的情形下鹤绝完

    必要对她说谎既然他说了不杀那就真地不杀了。

    生命得到了保障楚玉的胆子也稍微大了些她又很小声的开口:“既然你放弃了为什么要绑架我?”她尽可能放轻声量以免一不小心刺激到鹤绝哪根残酷神经。

    鹤绝嘴角浮现一丝冷诮的讽笑慢慢地道:“你以为我是为了你?我是为了花错。”他上上下下看了楚玉一遍才不屑的接着道“虽然不知道花错为什么会看上你但是他留在你府上却是真的我只要绑了你来花错自然会乖乖的来对我认错。”

    看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对自己想出来这个主意颇为自得楚玉目瞪口呆片刻后才哭笑不得地道:“你……吃醋也应该找准对象啊。”为什么她所遇到的武力比较强悍的家伙智力都不太高?越捷飞花错已经是单纯直白阿蛮更是有点笨笨的原以为鹤绝会不一样可还是没有打破四肢达头脑不太达的定理。

    他是从谁那里获取的消息?根本就完全搞错了!

    花错哪里是为了她才留在公主府的?真要那家伙投降应该去绑容止才对绑着她有什么用?!

    在心里面反复咬了几遍牙楚玉面色肃然地道:“鹤绝你真的找错人了花错根本就不是为了我才留在公主府里的。”

    鹤绝哼了一声道:“你若是想让我放了你也该找个好些的理由他不是为了你留下难不成竟是为了我留下来的?上回我刺杀你的时候他若不是为了保护你又怎么会明知道必败却依然不逃走?”

    当时容止也在啊。

    楚玉翻了翻白眼知道一时半刻没办法说服他只好耐下性子慢慢解释:“上回你刺杀我的时候不是说了么?花错的剑术几年不见长进难道你不觉得奇怪?”

    从鹤绝自己验证过的事实入手果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仔细的思索一下鹤绝皱眉问道:“也对究竟是何原因?”虽然吵架闹翻但是他们毕竟曾是知交好友鹤绝还是有些了解花错的花错并不是一个懒怠的武者。

    “因为他受了伤受了很重的伤几乎致命。”楚玉努力让自己的面色看起来凝重一些一边说一边偷瞄鹤绝的神情果然见他变了脸色便继续补充道:“因为花错身受重伤正好我与他也算是有些相视便把他藏在府内让他疗养他的伤势直到前不久才算痊愈。”她说的倒也不是假话只是省略了一些很重要的部分罢了。

    鹤绝没有注意到被她剪切掉的那部分他在听说花错受了致命创伤后面色瞬间变得冷冽他猛地靠过来一把揪住楚玉的衣领阴冷地问道:“是谁伤了花错?”

    他心里一着急却忘了控制手上的力量只听见“嗤”的一声楚玉领口的衣料竟然不那么不结实就那样的被撕裂开了。

    什么都没来得及想楚玉的身体做出了本能反应挥手一巴掌打出去。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