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四十七章 温柔的谎言

2018-01-16 08:53:38Ctrl+D 收藏本站



    玉没有笑她只是冷冷的看着容止。

    鹤绝想到的事情她如何想不到?

    虽然知道容止是为了取得有利条件可是那种漠视的心态让她的心一阵阵的冷。楚玉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紧要关头在这么危险的境地里犯起了别扭。

    可是她不能不去在意因为这么做的人是容止。

    她觉得心里很凉冰凉。

    容止笑了笑他笑得很随意也很轻慢身体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态倚靠着马车厢入口边伸出一只手扶着马车一直在颠簸方才容止脱手的长剑顺着震荡滑动滑到了马车边借着冲力插入了车厢壁可是他竟然就着这个不能算平衡的姿势站得稳稳当当完全没有要摔倒的意思。

    楚玉注视着他甚至也没有说要让马车停下来就这样马车还在倾斜上方疾驰着车轮越过障碍车厢壁不知道撞上什么就这么好像是喝醉一般横冲直撞:“你方才就在外面等着?”等着鹤绝的弱点作?假如鹤绝的这个弱点不是真的呢?假如鹤绝恼羞成怒下把她给杀了呢?

    他就那么放心?还是因为根本就不在乎所以才这样的放任?

    容止漆黑的眼眸黑得纯粹里面微微荡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好像是玩味又好像是嘲弄:“是的。”

    虽然早已猜到但亲耳听他这么说楚玉还是觉得心脏上好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下。只是微微的刺痛。但是十分的不舒服。

    第一个问题问出口接下来便好办多了楚玉继续问道:“你追上来救我。也并不是情愿地吧?”

    容止笑了笑这回没有说话可是从那满不在乎地笑容中楚玉便大概能读出他的回答。

    楚玉深吸一口气再重重的吐出闭眼又睁开。她很不舒服心口地针扎进去后便没有拔出来一直用微微的刺痛提醒她它的存在:“我明白了……容止回去之后你便离开吧。”这样的话他还是不要留在她身边的好。

    容止又是一笑那么温柔而从容的那么高雅而出尘地:“好。”

    他总是这样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从前说过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说什么不得於飞兮说什么不会离开说什么……

    楚玉忽然被激怒了她很不忿。为什么在她惊涛骇浪的时候容止却可以如此平静无波?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般?她冷声道:“既然你我眼下相看两厌。你还不快些下车?省了你的心也省得污了我地眼!”

    马车飞驰得如此之快楚玉原本并没有能安然控马或者跳下马车的把握但是看容止这样她反而被激起了怒意决定待会即便受伤也不要容止扶上一把。

    怎料容止却轻笑道:“公主若是不愿见我便自个儿下车去吧眼下乘风而行我正好自在却不想离开呢。”

    这明显的反客为主让楚玉更加的惊怒她恨恨地咬了一下嘴唇再看了容止一眼只见他神情从容高雅纵然衣衫头被狂风吹得凌乱依旧丝毫风采不减。

    楚玉轻叹了口气转身就打算从马车后方跳出去他们现在大概在一座高山上马车正在疾的往山顶疾驰一路磕磕绊绊楚玉从自己坐地地方移动到马车边便费了很大的气力中途险些摔倒掀开车帘看到外面不断后退的林木和山石楚玉狠了狠心就要往下跳。

    猛烈的狂风忽然灌入车内被风一吹楚玉的脑子忽然清醒过来方才她一直在生气竟然忽略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她如此小心翼翼了可依旧还是差点儿摔倒容止站的位置和姿势比她的更加恶劣他是怎么站得那么稳的?

    已经准备要伸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楚玉摇摇晃晃的挪到车头的位置来到容止的身旁双目紧紧的盯着他而被她盯着的容止微笑着慢慢道:“公主您这可是出尔反尔方才还说要走的怎么现在又不走了?莫非是舍不得我?”

    他语调低柔话语却暗讽得厉害楚玉一听忍不住又想生气但是她强忍下来只

    伸出手猛地拉开前方的车帘!

    ——他一向是温柔入骨的样子更不曾这样明显的嘲讽过她此时一反常态反而让她起疑。

    ——马车前的情形清晰的展现在楚玉面前。

    楚玉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看到了容止站得这么稳的原因:他一只脚的足踝硬生生卡在了马车前方与马车厢底仅有少许距离的一条活动木杠内那条木杠楚玉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但看情形大约是固定马匹和马车的衔接可是这个时候却是用来固定住容止的脚。

    木杠因为车行的震动碾磨着容止的足踝楚玉只看见容止的半截小腿之下白色衣摆和露出来的白色靴子都已经被鲜血染红因为有衣服遮盖更严重的状况她看不到但是却能想像出来。

    —

    那是人体的关节根本没有多少肌理缓冲磨破了皮肤后便轮到筋骨她能想象到那有多么疼痛。

    他之所以站得这么稳当完全不曾因马车的摇晃而摔倒并不是因为他多么有力量而是因为他付出了伤残身体的代价——他的脸容苍白至此也是因为这个。

    他根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甚至连拔出脚解救自己的力量都没有了所以方才才会行险招等鹤绝露出破绽随后再故意作态惊走他倘若真的打起来他根本就不是鹤绝对手。

    他亦不欲让她知道他的情形便故意言语讥讽想要让她先自行离开。

    目光转移不开楚玉定定的看着容止的脚一瞬间五味陈杂不知道胸口是什么滋味。

    说谎说谎说谎……你这个骗子!

    容止笑了笑神情还是那么的漫然有点儿满不在乎的意味好像那伤势压根便不在他身上:“还是被公主觉察了如此也好公主此间危险眼下我实在是无法离开方才与车前刺客交手时刺伤了马匹这车停不下来只能一直到山顶。”

    跑到尽头然后摔落。

    “公主。”马车在飞的疾驰可是楚玉却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容止的每一个动作都再清晰不过的放缓他抬起苍白的手抚在她额边动作轻弱得好像跌落枝头的花“保重。”

    晚霞里他的眸光有些模糊却依然那么温柔。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