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四十八章 夕阳无限好

2018-01-16 08:53:36Ctrl+D 收藏本站



    他说保重楚玉心头升起不祥的预感这句话听着简在诀别。

    来不及多想楚玉已经一把握住了容止的手腕只觉得他的手凉得吓人贴在掌心宛如一块冰容止的体温好像原本就偏低这个时候更是冷得可怕应该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既然知道快要死了你在这里什么呆啊?!”楚玉咬牙切齿的拔出来刺在车厢壁上的长剑就要交给容止。

    把那根该死的木头砍断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容止却没有接剑只无奈的笑了笑:“公主我拿不动了。”他的声音无悲无喜只平静的陈述事实楚玉想起方才鹤绝走后他的剑便脱手想来那时便已经支持不住。

    怎么会这样呢?楚玉有些惶惶然不知所措前一刻还沉浸在愤怒里几乎要开始憎恨可是这一刻却又不知道如何能减轻他的痛楚。

    马车仍然在疾驰每震动一下那木杠便辗转碾磨着容止的足踝鲜血不断的往下滴落惶急之中楚玉想起来应该先让马车停下这么下去他们俩都得摔死可是想起来容易想要付诸实践却有一定的困难。

    楚玉最先想到的是杀马毕竟越捷飞也曾这么做过。

    两匹疯狂奔跑的马距离马车厢有大约一米多的距离这段距离倘若是在平地上还好办可是在疾驰的马车中她很难保持平衡来到马身边并顺利的将两匹疯狂地马杀死……她不被马杀就不错了。

    第二个便是砍车。将马车与马匹衔接地部分斩断。让马车失去前进的拉力这一条比较可行也是楚玉现在打算做的。

    看出她地意图。容止摇了摇头道:“公主这不行的。”他眼色温柔微笑着让她放弃“公主我已经算过了。以你的气力想要将马车与马匹分开至少需要全力斩下四十剑这四十剑里包含因为马车颠簸斩偏然而约莫在斩下二十剑后你便会脱力倘若要休息恢复马车已经落下山崖。”

    他的语调冷静又清晰。不带感情的给楚玉剖析在这个生死关头依旧好像漠不关心一般平静的诉说自己地命运。即便将要死去的那个人是他他依然可以这么冷静。

    楚玉没有理会他的话。只用双手握紧长剑一下又一下的朝衔接的部分砍去她不像容止那样能算计得那么清楚即便她可以算清楚她也不会独自一个人逃生。

    这辆马车是公主府特制的做得非常结实结实得有点过头了这在平时是很好可是现在却成了他们致命的负累。

    每一处薄弱的地方都有牛筋或铁皮铜片加固夹住容止脚地那条横杠也是如此马车上所有木料亦是选择最为坚固的更增加了楚玉达成目标的难度但是楚玉来不及计较这些现在不是计较琐事的时候她只是专心致志地一剑又一剑的斩下去。

    他要放弃她便偏不放弃。

    狂风凛冽吹起楚玉地衣她的头完全的散了开来毫无顾忌的在空中狂舞她的脸容被风吹得白嘴唇没有血色可又在霞光里映上了温柔的光泽。

    她的目光专注无比黑眸中透出恐惧可是却又强硬着坚定这样的矛盾。

    容止微微敛眸轻声道:“公主剑朝右上偏一寸那里比较容易使力。”

    楚玉不假思索照他的话去做果然接下来轻松了不少每一剑斩出来的痕迹比先前要深一些。然而虽然有所改善到了第二十三剑的时候楚玉终于还是如容止所言的停了下来。

    并不仅仅是脱力这么简单她每一剑斩下的时候马车的颠簸反震的力量都会顺着剑身传达到她手上震得她的双手连同双臂又痛又嘛手臂

    连接的部分好像要脱开一般痛苦得不能言说她原志强撑下去可是她却不知道世界上有些事情并不是意志坚定便可以达成的身体总有达到极限的时候会失控会不听使唤。

    她的双手麻痹几乎失去了知觉只能勉强握紧剑柄不让长剑脱手双臂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楚玉只能靠在车厢壁上勉强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马车依然没有停下相反因为楚玉方才斩车的举动惊到了前方的马匹使得原本便疯狂的两匹马更加的失控。

    楚玉焦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容止却十分镇定他的身体靠在马车厢边笑意更是不合时宜的从容:“公主跳车。”这已经不知道他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但是楚玉一次都没有听。

    —

    她不愿意。

    上一回同样是在山上同样是在生死关头她下意识的拉住坠崖的桓远之后没有放手是因为不忍心可这一回她分明有很多次机会思考利弊她明明不愿意死去甚至容止也不只一次让她一个人逃离她不走又是为什么?

    不仅仅是因为不忍也绝对不是同情怜悯是一种更加复杂并且也更加难舍的东西。

    那是微微的欢悦和惆怅如丝一般缠绕着心口好像有这么涨起来又好似被挖空了一块充盈而虚无可是她清楚地知道她不能够离开这与理性无关甚至也与利弊无关只是她不愿意。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居然有这么一刻时光可以让她完全的抛弃理性让她甚至不去想将来的生死在狂风之中在料峭山巅上固执的留下来与这个人对视。

    马车的颠簸好像不见了两个人被绚丽的霞光环绕着他的衣衫脸容都被这温柔的光泽包覆。

    靠坐在车厢边手臂是酸软的双腿也忽然不想动了楚玉定定的看着容止过了一会儿微笑道:“那就这样吧。”这条命原本就是捡回来的这个时候还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容止漆黑的眼瞳里泛起奇异的波澜过了片刻他微微的叹口气:“公主我不会死的你不必如此这样留下来陪我冒险。”

    楚玉对他的话并不相信:“你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他要是能早脱困为什么不早点用?

    容止静静地道:“再过些时候我便可恢复些气力届时只需斩断我的腿便能从此脱身。”见楚玉面上色变他又是一笑道“玩笑而已但我确实需要些时候积攒气力。”

    楚玉沉默片刻道:“好我等。”鉴于容止之前的恶劣记录她决定亲眼看着才相信。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