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四十九章 千钧只一发

2018-01-16 08:53:36Ctrl+D 收藏本站



    马疯跑着失去了控制也失去了理性。

    而车上的楚玉也觉得自己也失去了理性。

    在这个生死关头她竟然愿意留下来跟另外一个人同生共死。

    可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心脏被灼热的东西盈满脑海也被乱流的狂热所充斥让她根本就冷静不下来。

    惊惧难舍迷惘彷徨……不知道多少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好像五颜六色的颜料彼此渗透沾染可是最终回归的竟是雪白的纯色。

    山崖渐渐的近了。

    夕阳西下。

    楚玉望着马车前方不远处本来该十分恐惧的可是她忽然间阴错阳差的想到一个笑话是说武侠小说里跳崖或落崖的人基本都不会死反而会在崖底下遇见前辈高人或者现武功秘籍又或者找到什么能增长功力的灵丹妙药总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想到这里楚玉忍不住笑了一下。

    她并不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也不期待武功秘籍或灵丹妙药什么的只要她和容止能捡回来这条命就好。

    容止见她露出笑容微微诧异道:“你笑什么?”她脸容苍白不仅仅是被风吹的也有自己吓的眼眸里依旧深藏着惧意可是这笑容也是自真心两厢比较很是矛盾。

    楚玉又是一笑:“快到崖顶了。”

    容止点了点头他望了一眼楚玉还虚握着的长剑楚玉连忙醒悟过来。反手将剑柄递过去。

    接过剑。容止道:“公主还请坐稳。”说罢他轻吐一口气。身体猛地后仰!

    他一条腿卡在横杠里另一条腿勾着马车底双腿弯曲腰部好像柔韧的弓一般拉开而他地手也跟着伸展看了不看地回手一剑。剑尖正好划过了左侧马匹的左后腿腿弯上。

    只不过瞬息功夫容止又借着方才躺倒之际脚下续集的反弹之力如放开绷紧地弓弦一般重新的直起身子他轻喘了口气身体靠在马车边闭目弃剑。

    楚玉不由得怔:方才容止的动作并不快。她也看清楚了可是这样一剑能做些什么?只不过弄伤了其中一匹马的马腿即便这匹马不能跑了另一匹还是活蹦乱跳的啊?

    接下来的变化及时解除了楚玉尚未问出口地困惑。左侧的马匹腿部受伤之后才又踏出一步。那条后腿便因伤痛弯曲了一下从腿弯处喷溅出鲜红的血液而因为受伤的是侧面一条腿马匹前进的方向也生了偏移不再是直上山顶的道路而是朝着旁侧一棵足有一人合抱粗的大树冲了过去。

    另一匹马虽然没有受伤可也还是受到了它同伴的影响被稍微拉偏了方向。

    两匹原本紧挨着并行地马分别从那株大树的左右两侧冲了过去楚玉只觉得褐色的树干以飞快的度接近马车几乎就要撞上幸好前方有将两匹马并排固定住地木架和结实的牛筋猛烈地冲力在折断了这两样物件后来到马车前已经是减弱了几乎一半就算这样撞上了楚玉也不会受伤。

    可是容止呢?

    楚玉一眼就看到夹着容止足踝的那条横杠是在马车前方的倘若就这样撞上强大的力量会压迫着横杠碾碎容止的骨头。

    脑海中一片空白她只能定定的看着容止的腿。

    接下来毫无意外的迎来猛烈的撞击这力量十分巨大震得楚玉差点而直接摔出马车外好不容易稳住身体这时候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其中一匹马脱离了束缚继续朝前奔去另外一匹也就是被容止斩伤的侧躺在地面上。

    此时马车距离悬崖仅有三四米。

    楚玉当即想起来容止的脚急切的低头看去只见那横杠居然没有撞上树干虽然距离大树仅有一寸的距离但是毕竟是避开了最严重的后果。

    可是究竟是撞着了什么让马车停下来的?

    楚玉左右看看也没有找到比马车厢更突出的物件看着她一脸迷茫的样子容止忍不住笑了笑指了指上方。

    楚玉抬头一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马车厢顶上伸出来一道遮雨檐是在雨天给赶车的人遮挡雨水用的大约比下方的横杠要突出两三寸左右如此一来先撞上大树的便是这道遮雨檐。

    虽然方才表面上容止只出了一剑可是这一剑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

    在已经力竭的前提下容止只剩下出一剑的力量这一剑要用在最有效的地方即便他将马车与马匹分离因为强大的惯性马车还是会朝前冲去一直到冲出悬崖。

    因此容止将这一剑用

    腿上他没有力量也没必要斩断马腿只需要弄伤便要的关头时机角度环境电光火石间算计得分毫不差让马匹偏移原来的方向并且接着大树的阻力令马车停下来。

    冷静精密果断胆识。

    倘若不冷静便不会想出来解救的办法并沉着的蓄积力量。

    倘若不精密稍微差错一些就有可能掉下悬崖。

    倘若不果断出手稍迟也不能达到得救的效果。

    而即便算计得多么准确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依旧是一种巨大的冒险只要失之毫厘便会谬以千里。没有胆量的人不会这么做。

    —

    楚玉怔怔的愣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心跳而容止只是平静的张开眼睛十分自然的对她笑了笑仿佛清晨醒来时露出的第一个笑容:“公主现下能劳烦你一会么?将横木斩断。”

    相比起方才的凶险现在时间一下子变得充裕起来就算慢慢的磨也不必担心马车会自己往山崖边滚。

    但是容止的脚已经不能耽搁楚玉赶紧跳下车捡起容止扔下的长剑按照他的指点小心将横杠拆卸下来如此容止的脚也终于获得了解救。

    屏住呼息看容止抬起脚楚玉胸口悬着的大石才终于落了地容止也没有多话他就靠在马车撞上的那棵大树脚下抬手拔下绾的木质簪于三分之二处轻轻扭开来却原来这簪是中空的。簪内左右分有两格其中一格内装着十多支银针另外一格却只有一支容止从银针较多的那格里取出一支手腕一抖便插入了伤腿上。

    楚玉不忍心去看他满是鲜血的那条腿尽量转移注意力指了指占据了一格空间的那根针:“这里为什么只有一根?”

    容止又从同样的一格中抽取出一支再朝腿上扎入:“因为那格中装着的是毒针。”

    毒针?

    楚玉旋即明白容止是怎么解决掉车前那名刺客的但是……

    “你为什么不拿这个对付鹤绝?”

    她话音未落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不用毒针刺我呢?”

    楚玉身体明显的顿了一下才转过身去此时霞光已经黯淡鹤绝提着长剑眼神阴戾慢慢的朝他们走过来。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