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五十章 拥有与掌控

2018-01-16 08:53:34Ctrl+D 收藏本站



    已暮。

    鹤绝去而复返。

    楚玉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虽然并不懂得剑术但是从周围人的态度以及前些天交战的胜败看来鹤绝的剑术可以说是十分的高明先别说容止原本就身体孱弱就算他原本是个强壮的人流了那么多的血足踝上又伤得严重也很难站起来跟鹤绝对拼了。

    但容止看都没看鹤绝一眼尽管知道这个人只要一剑就能将他击毙但他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只低头抽出第三支银针继续插入伤处附近手上一边动作嘴上一边道:“你这话不是明知故问么?我若是能用仅余的一根毒针击杀你又何必如此辛苦?”

    用最小代价换取最大利益是他的宗旨他是骑快马追来的抄捷径上山来到马车之前埋伏着做完这些已经几乎力竭兼之他出门匆忙无暇做充足准备手头只有四支毒性不算烈的毒针。

    他伏在车行前方的树干上在马车经过的瞬间跃上车前趁着驾车刺客一愣之际快出手甩手将三支毒针刺入刺客脸上再无声无息的割断那刺客的喉咙弃尸。

    那时候马车行驶得颠簸偶然车身还撞上旁边的岩石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所以弃尸的动静并未引起鹤绝的注意力而容止跃上马车前时为了能站稳强行的使用最后一分力量将脚伸进那后来一直碾磨着他的地方。

    之后的事情不管是楚玉还是鹤绝都知道了。

    不用相同地办法对付鹤绝。一来是对方身手远在之前那刺客之上。就算甩出毒针也无法刺伤他二来则是。即便刺伤了毒针地药力并不足以对一个身体强壮的年轻男子造成太大影响。

    鹤绝没有立即靠近容止而是站在四丈之外的距离低头观察地面上地痕迹。

    他是下山之际现自己部属的尸体面上钉着毒针并且颈部的剑痕很浅。才猛醒过来方才容止在装模做样故意装出实力很强的模样让他心生退意于是他便悄悄的返回来查看情形果然如他所想。

    容止不紧不慢从从容容的插下第五支银针苍白地嘴唇勾起微微的弧度:“你要杀死我么?”

    鹤绝很仔细的看地面上的痕迹从容止斩马腿的那个位置开始。一直到两人身旁的马车底下接着目光又上移到容止所倚靠的树干上片刻后他轻吐了一口气:“不错我要杀你。”慢慢的举起剑。鹤绝眼中有一丝敬意也有一丝畏惧。“我只知道公主府上值得注意地高手只得三人让我的部属缠住他们却不晓得原来你才是最可怕的。倘若让你活下去我会很不安心。”他是刺客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剑侠现强大地敌人早早的杀死免除后患才是正理。

    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些欠缺但鹤绝毕竟是一个合格地刺客也是一个高明的剑手拥有非凡的眼光从地面和马车上遗留的痕迹他几乎可以推断出马车转向的全过程以微乎其微的力量做到这一切已经不是高明两个字可以简单形容的了。

    倘若让这少年拥有他五成……不三成的力量便能正面击败并杀死他有时候胜负不完全是由力量的多少决定的而在于对力量的掌控。

    阿蛮纵然拥有强悍的蛮力但当时他不曾跟随容止练习的时候他只怕连花错一只手都拼不过。

    这是同样的道理。

    重点不在拥有多少而在能掌控多少。

    说完了闲话鹤绝慢慢的走了过来虽然容止现在这个状态相当于半残根本无法对他构成什么威胁可他内心对这少年极为的戒惧早些除掉他他才能心安。

    见鹤绝一步步走来楚玉下意识的挡在容止身前微凉的肩头提醒了她方才的事她牙一咬抬手准备把衣服更撕开些。

    容止的声音

    传来还是那么的不紧不慢:“公主不必多此一举过虽然鹤绝畏惧女色但一次过后便有至少十日半月不受影响。”

    假如时刻作见一次喷血一次鹤绝也活不到现在。

    听了容止的话楚玉几乎要绝望了之所以还没有完全的丧失希望是因为容止话语中的稳定镇静让她内心期待着他有什么办法。

    容止看也不看鹤绝取出第八根针扎针的位置上移却是在大腿的位置:“鹤绝我对花错说过你们两个简直就好像小孩子不过是几年前的一场小小吵架犯得着记恨至今么?倘若没有宽大的胸怀如何挥出纵横的剑术?”

    鹤绝不由自主的停下来脚步因为容止方才的话里提到了花错还提到了……剑术。

    容止十分镇定第九支银针稳稳的扎入左手手腕双手没有一丝颤抖:“你们两人的剑术都太小家子气了难怪直到现在依然不堪造就。”

    “你说什么?”听到容止毫不宛转地贬低他鹤绝不由得大怒眼中戾气倍增楚玉也是吓了一跳她一旁看着大概能猜出来容止在拖延时间可是有他这么拖延的么?难道不是应该先安抚鹤绝的情绪怎么反而故意激怒他?

    容止依旧低着头出轻微的嗤笑声手上扎针的动作还是不停只是这回已经不局限于伤腿而是更广泛的位置手肩膀膝盖他下针又快又稳毫不迟疑好像扎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练习用的人偶:“既然你不愿提那也就罢了然而我也要告诉你你想让花错对你低头找错了人应该找我才对。”方才歇息的时候楚玉已经将鹤绝的目的告诉了他。

    —

    从鹤绝去而复返露面起直到现在容止才是第一次抬起头直视他:“花错是为了我才留在公主府的否则你以为我如何轻易便知晓你剑术的命门?自然是花错告诉我的。”

    鹤绝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在微沉的暮色之中显得有些可怖容止微微一笑毫不畏惧地道:“说你小家子气还不信不过是这点小事你便轻易动怒。”

    他扶着树干慢慢地站起来接着让楚玉将剑捡起来递给他:“现在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纵横的剑术。”他动作十分吃力说完这段话后还低头喘息片刻然而他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虚弱只有坚定与自信。

    鹤绝也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容止等着看所谓“纵横的剑术”横竖现在容止伤势严重他纵然放任片刻也没关系。

    容止走到前方的空地前他脚步虚浮神情却十分稳固。

    楚玉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放缓了呼吸:也许鹤绝没有注意到但是她看到了从一开始的被动局面容止在言谈之间攻守进退一寸寸瓦解了鹤绝的敌意不知不觉间将局势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上。

    重点不在拥有多少而在能掌控多少。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