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五十七章 逐日慢侵销

2018-01-16 08:53:27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几天楚玉算是见识到了容止哄小孩的本事。

    每天固定八个故事。

    第一天仅仅只有孩子听墙脚故事第二天那孩子便又带了两个小伙伴来第二天下午人数增加到四人第三天墙脚的蹲着的脚变成了十二只第四天容止说要喝水不消如何等待便立即有七八只碗争先恐后的递过来。碗中盛装的都是清冽冰凉的井水清洗伤口之余剩下的干净井水便留给楚玉洗脸洗手虽然不能够洗澡但是也算聊胜于无。

    但是从第二日起容止便不仅仅局限于要水他描述出几种常见草药的模样让孩子们替他找来而容止将草药揉碎敷在自己的伤处。

    找草药这活儿并不算轻松但是容止说的故事对这群长期关在村子里没有见识过市面的小孩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他见多识广故事之余讲起各地风土人情来说得娓娓动听有时候就连楚玉也听得入神。

    楚玉曾从小窗子里看过一次只见墙脚下蹲着十多个孩子从五六岁到十五六岁的都有容止就是把这群孩子指使得团团转让他们干这干那一点怨言都没有几个孩子之间原本还有矛盾也被容止几句话化开一团和气的乖乖听话。

    这样特异的情形一开始村里的大人虽然注意到了但知道了容止要的东西并不过分后便没有多加关注只让孩子们注意不要把危险的东西交给容止。

    但是第五日后楚玉觉得有些担忧。虽然容止不过是讲讲故事偶尔要一点水和草药但是他已经在无形之间。聚集起了村子里所有五岁以上的孩子他地笑容哄大人都绰绰有余。更不要说哄骗几个小孩子。

    不光是村中的小孩就连每天给他们送饭的孙当孙虎也都和容止热络亲近起来有时候送饭来时并不急着离开而是坐下来和容止聊上几句。一路看甚至告诉了他村子地一些基本情况比如有多少人诸如此类消息。

    但是楚玉隐约有种预感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容止闹出来这么大地动静虽然只要了一点水和一点草药可是村子里的马贼不可能一直这样坐视不理。

    她将自己的忧虑告诉容止之后容止却不慌不忙地笑道:“我自有计较。”

    还没等楚玉看出来容止的什么计较第七天上中午该是往日有人送饭来的时候。今天却迟了许久终于等到门锁响动门被推开地时候。出现在门口的却不是以往的孙虎孙当而是身材高大宛如铁塔一般的马贼领孙立。孙立不仅仅是马贼的领。也是这个村子的村长。

    他站在门口便几乎将整扇门给遮挡住了。需要稍微弓腰才能走进来他一手提着送餐的藤篮脸上没有表情。

    楚玉下意识的拉了一下容止的衣袖:你勾搭别人家花朵大人找你算帐来了。

    容止直视孙立笑得很从容完全没有身负诱骗未成年人罪地自觉只淡淡地道:“孙立当家的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孙立进屋后他留在外面的人便立刻将屋门关上还进一步地上锁连孙立也一并关了进来。

    马贼领的胡子比上次见到地时候剪短了不少不再是严严实实地埋住半张脸从空隙里可以依稀瞧见他粗犷刚毅的轮廓。

    他眉骨高耸显得眼窝深陷近处来细看楚玉才觉这马贼领有一双深邃地眼睛虽然他的外型无一处不粗犷可是这一双眼睛却从粗犷深处翻出来别样的细致这马贼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

    孙立盘腿在两人身前坐下目光如刀子一般轮流在二人面上刮过当然刮容止的比较多给楚玉的压力则相对小了不少。

    良久孙立才缓缓开口问道:“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容止温文尔雅地笑了笑有一点矜骄的还是那么从容不迫的拂了拂已经理得十分整齐的衣衫他这个做派让楚玉不由自主想起了建康城中见过的那些士族也是这样矜持傲慢的神情动作因为家世而自傲标榜自己的身份。

    现在的容止就在完美的扮演一个世家公子然而那些士族的风度是安乐时才能保有的容止在劫难之中犹能如此令孙立眼中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如此做作了一番容止才柔声道:“我并没有打什么主意只是想要过得稍微舒服一些以我和阿楚的能耐并不足以翻起风浪当家的过虑了。”

    孙立冷冷地瞪视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想过得舒服些?为何不问我要?”

    容止微微掀了一下眼帘眼眸沉静安宁他浅笑道:“难道我现在不是在跟当家的要么?”

    孙立一怔片刻后很快恢复如常过了一会儿他忽然站起来一脚踢翻了放在身旁盛装食物的藤篮篮中的饭菜食水翻倒出来撒了一地。

    楚玉不知道他将要做什么不禁有些紧张但是孙立只是转身走到门口轻敲了两下门门外候着的人随即将门打开。

    孙立站在门口头也不回地道:“好我答应你。”

    孙立走之后楚玉和容止立即被请出了牢房搬到村子里的一间屋内居住这屋子有桌椅床榻有柔软的被褥和干净的衣服质料虽然比不上公主府里的但是却也不是一般人家提供得起的而他们的午饭也从简单的两个菜变得丰盛起来。

    作为良好待遇的交换孙立要求容止暂时担任夫子一职教村里的孩子念书。

    两人吃饱了饭后便有个皮肤微黑的小孩推门进来这个小孩是最早来听故事的孩子九岁叫孙小江同时的他也是孙立的儿子。

    孙小江蹭蹭的跑进屋先亲热的叫了声容哥哥再随便敷衍的叫楚玉一声楚哥哥亲疏之别一目了然楚玉无心哄骗马贼家的花朵也不在乎这小孩子亲不亲他只见孙小江从怀里掏出一只拳头大小的小瓷瓶拿到容止眼前晃了晃:“容哥哥我爹说你的脚伤不能这么拖着叫我拿伤药给你。”

    容止温柔的谢过他又保证下回给他多讲个故事作为报偿。

    打走了孙小江容止拿着瓷瓶在手中把玩楚玉在一旁看他只玩不用好奇道:“你怎么不上药?”

    容止微微一笑道:“倘若敷上这药我的腿只怕这辈子就废了。”论起玩药孙立还差太远。

    大家看比赛开心手求包月推荐票

    担心有朋友错投主站推荐票附录包月推荐票投票方法:

    1、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

    2、在包月章节的那个图片下面有一行小字其中便有“推荐推荐票支持作者”的字样点下去即可o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