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六十四章 粉黛三千人

2018-01-16 08:53:17Ctrl+D 收藏本站



    房里燃着熏香暖热的香气弥漫了整间屋子迤逦而缠绵把寒凉的秋意阻隔在房屋外。

    楚玉坐在屋子里捧着热乎乎的茶杯带着茶香的热气从杯中冒出来熏得楚玉十分舒服。

    她左边坐着的是流桑哭惨了的小孩眼睛上绑着浸着冷水的手巾虽然目不能视但是他伸出来的手依旧紧紧的抓着楚玉的衣袖。她右边则是阿蛮虽然入了秋但昆仑奴依旧是一身清凉的打扮露胳膊露腿的他坐姿不算端正但是认认真真的一动不动

    楚玉静静地听桓远说这一个月来她所错过的事。

    朝堂之中有一些变化但是并不十分巨大至少不是颠覆性的改变让楚玉比较欣慰的是刘子业并没有违背她被掳走之前做下的承诺让桓远出任了官职并且开始在建康城中开辟一个地方建设学府。

    楚玉的大概想法是直接实施后世的科举制度但是桓远经过仔细的思考后认为这么做操之过急宜徐徐图之便先办起来了书院并且请了几位学问大家坐镇。

    他这个做法和后世新的大学开办展以后请有名气有地位的专家教授挂名类似只不过那些大学请教授有时候花钱也请不来桓远却方便许多因为刘子业就是他的后盾想要什么人直接用圣旨召来便是。

    但是桓远也并不是完全采取强制的手段用圣旨把客座教授召来后他便亲自与他们交流桓远自己是有真材实料的加上这一段时间来的成长。让他在待人接物方面长袖善舞最后竟是让这些人心甘情愿的留了下来。

    交代完外面地事便轮到公主府内部了。这一方面桓远说得很简短只说陛下因为公主遭掳劫十分震怒。来了公主府几次等消息直到听说楚玉的死讯便没有再来。

    他们之所以会认为楚玉已经死去是因为一周前鹤绝转回来告诉他们楚玉和容止已经双双坠崖而死。并且带回来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花错当时就疯了拼着玉石俱焚不顾一切地朝鹤绝出剑所用的无一不是两败俱伤地凶险招数但是被还是被鹤绝跑了。这些天花错除了每天花三个时辰守灵别的时间都在没命一般的练剑花错既然信了他们二十天没找到楚玉的下落也便跟着信了又怎么想到鹤绝竟然会说谎呢?桓远说完这些——小——说——网楚玉便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扯了一下转头一看是流桑他取下了敷在眼睛上地手巾。甜甜的笑了一下道:“桓哥哥是不居功的人。他有些事没说呢。”

    在流桑的补充说明下。楚玉得知原来刘子业在获知她的死讯后除了立即下死命令追捕鹤绝外。他当时暴戾得还想让整个公主府给她陪葬是靠着桓远的全力斡旋才勉强保了下来竟然奇迹的一个都没有被处斩这也是为什么全府上下现在对桓远如此服从的原因。

    楚玉听完流桑连说带比划的叙述后转头惊讶地望着桓远后者方才一直从容沉静但是却在楚玉此刻看过来的时候微微闪过一瞬困窘赧然的神情。

    楚玉抿着嘴唇笑了笑她拍拍流桑地手让他暂时松开站起来走到桓远面前定定的看了桓远一会后她深深地一揖。

    深深地深深的几乎一揖到地。

    桓远一惊连忙扶住楚玉低声道:“公主我当不起。”

    楚玉任由他扶着双眼却一直盯着他慢慢地道:“不你当得起我这一揖不仅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公主府上上下下。”她缓慢地也是十分真诚地道:“真地桓远我谢谢你。”

    倘若不是桓远她今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恐怕就不是一场闹剧而是一场巨大的悲剧了她会憎恨刘子业也会憎恨自己虽然杀人的是刘子业但是最初诱的主因却是她。

    她谢谢桓远是因为他不仅仅挽救了全府的生命也避免了她陷入血腥的怨恨之中。

    “对了。”桓远岔开话题“还有一事忘记禀报公主您那位叫做粉黛的侍女……”

    楚玉一怔忽然想起来刚才在灵堂之中并未看到粉黛连忙问道:“她怎么了?”

    得知答案后楚玉略约松了口气粉黛并没有死也没怎么受伤只是刘子业前几次来公主府的时候都是粉黛负责服侍他结果服侍着服侍着就服侍到床上了结果粉黛便被刘子业带到皇宫里桓远纵然有心也无法阻拦皇帝带一个已经属于他的女人走。

    楚玉苦笑一下就算她当时在也没办法阻止刘子业带粉黛走毕竟她从前没少问刘子业要面相对的刘子业问他要一两个女人看起来也是极为自然的事情不给的话反而是她小气了更何况他是皇帝。

    后宫粉黛三千人这回粉黛倒是真的成了后宫粉黛。

    楚玉苦笑一下安抚了一遍流桑和阿蛮再换上女装便下令驱车前往皇宫。与桓远谈话之前她便已经下令让人给皇宫里送一封信通知刘子业自己依然活着等她沐浴更衣便前去拜见他。

    皇宫的路楚玉已经走得很熟虽然一个月没有来但是这皇宫里她甚至要比在走在建康城中更加的熟捻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刘子业所在的宫殿当然楚玉并没有闭眼她在宫殿门口站着与站在门内的紫衣少年对视。

    对视了片刻楚玉忽然笑了一下问道:“我没有死你会不会有点失望?”

    天如镜面无表情地道:“不会你不应该是这个时候死。也不会是以这种方式。”

    楚玉笑了笑道:“你是说我一定要按照天书上所记载的方式那么死对吧?难道你就不怕生什么意外。我没有跟天书一样反而是提前死了?”

    见天如镜似乎有些出神。楚玉越过他朝前走去。

    历史是怎么样的她已经不强求知道因为她已经想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明确了目标摒除纷繁地杂念。目光就会分外的稳固和清晰。

    直到楚玉走出很远了天如镜才缓缓的摇头:“我不担心因为容止活着。”他一直活着。

    他知道。

    见到刘子业姐弟之间自然是叙述彼此离情楚玉说了自己这一个月地遭遇听得小皇帝惊叹连连末了拍胸口信誓旦旦的保证会派军队围剿了那群马贼。

    叙完了别情楚玉佯作不经意地左右看看随即装作刚想起来一般道:“对了。陛下我听说陛下看上了我的侍女粉黛……”楚玉笑眯眯地道“这自然是她的福气。不过我好些天不见她想要见她一见。不知道陛下是否允许。”

    楚玉的打算很简单。亲眼看看粉黛过得好不好假如粉黛过得好。那么她也就可以放心了毕竟当皇帝的妃子衣食不愁还不用干活刘子业脾气虽然不好但好坏算个帅哥想必大部分女孩子都是比较愿意在后宫就业地。

    刘子业也不推脱很干脆的命人召粉黛前来相见楚玉仔细看着一个月不见的粉黛这个女孩原本就生的极美大大的眼睛仿佛能荡漾出水来下巴比原来更尖了一点反而生生多了几分妩媚的风致她穿着华贵的衣裳头上插着各色玲珑簪简直要把脑袋变成饰展示台不过楚玉知道这是现在时兴的华贵打扮见了也不奇怪。

    见了楚玉粉黛盈盈一拜:“见过公主。”她身姿娇小弱不胜衣低下头时很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大概就是这种风致吸引了刘子业吧。

    楚玉仔细地看了粉黛一会儿看她气色不错神情也十分的平静便放下心来拍了拍刘子业随口让他好好关照粉黛便告辞离开。

    府内还有人在等着她。

    楚玉走了之后原本一直站着的粉黛当即支撑不住面色惨变地倒在地上刘子业也不去扶他面上依旧残留着面对楚玉时的笑意看着粉黛地目光却是阴冷无比:“你做得很好没有被阿姐现破绽今后我不会再打你不过你也该知道自己地本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明白么?”

    粉黛伏在地上含泪恐惧的点了点头若非在来此之前有专人为她上妆掩饰憔悴地面色只怕楚玉一眼就会看出来她过得很不好。

    她后悔了早知道刘子业是这样残暴的一个人她说什么也不会一时鬼迷心窍勾引了他以期能够享受荣华富贵。

    她仅仅看到了刘子业在楚玉面前的真情却忘记了这个少年其实是一个喜怒无常性情暴戾的皇帝自从楚玉的死讯传来后刘子业没能杀光公主府里的人陪葬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