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六十六章 终于走出来

2018-01-16 08:53:15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花错的脸色已经是极为难看仿佛楚玉只要说出半句不中听的话他的剑就会闪电般的出鞘。

    为了防着花错越捷飞握紧剑柄闪身挡在楚玉面前隔开他们两人。

    花错尖锐地盯着越捷飞面上浮现出来冷笑他看不顺眼越捷飞很久了从前他们交手都是因为他身带旧伤不能久战次次落在下风这回正好试试剑。

    两人正剑拔弩张之际越捷飞感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望却见楚玉轻快地笑道:“你们这架势是做什么。”

    她目光在花错面上飞快地一晃嘴角翘一下:“边吃边说。”

    于是上饭菜。

    上菜期间楚玉回房换了一套男装。

    此时天色已暗几处灯台上点着蜡烛微微摇动的烛火照出来周围的情形。

    屋子里几张方形矮几在各人面前摆放案上放着新制的菜肴除了楚玉外其他人都没动饭菜。

    他们吃不下。

    忙碌一天楚玉早就饿了先自个吃了三分饱才停下来笑笑看一眼对面的花错越捷飞两人左手拿着筷子右手却放在剑柄上目光不时朝对方扫射而他们的坐姿也不是跪坐而是蹲据的姿态随时都能暴起拔剑。

    楚玉笑了笑便转头看身旁的流桑小男孩低着头看着饭菜愁眉苦脸。她忍不住伸手摸摸流桑的脑袋笑道:“怎么不吃?”

    流桑的声音闷闷的:“吃不下。公主你很快又要走了是不是?”方才幼蓝让人上饭菜的时候他听到楚玉吩咐幼蓝去准备外出地马车行装。看意思似乎是打算出去不算短的一段时间。

    楚玉夹了一片鹿肉放入口中细细咀嚼:“不错我确实有事情要外出。你愿不愿意乖乖待在公主府里等我?”

    等了一会儿她听到流桑闷闷的声音:“不会。我会想法子跟着公主公主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就知道会这样。

    楚玉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轻松地道:“那么你就跟着我来吧”放他在家里反而会不放心倒不如一开始就放在身边。

    其实相比起萧别。楚玉更加想送走地人是流桑这个孩子也是因为着山阴公主而依赖着她的但是她实在找不出理由送走他更何况就算她找出理由流桑也可以赖在她身边。撒娇是小孩子地特权。

    “你要出去?去哪里?”花错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顾不上与越捷飞用眼神交锋急忙望向楚玉。

    楚玉慢慢地又吃了点东西直磨得花错不耐烦了。才点了点头:“你不是想知道这一个月生了什么事吗?我告诉你。”

    端着细致的青瓷茶杯楚玉喝了口热茶冲洗去菜肴的味道。才一点一点的从容止在马车前出现地那一刻。慢慢地讲起。

    时间有限。她说得比较简单其间许多曲折和惊心动魄之处都省略了去。但是花错犹可想像容止是如何在生死攸关的刀尖上行走。

    越是听下去花错的神情便越是难看一直到最后楚玉轻轻的说道:“于是这样我便回来了。”她只说自己被孙立放走至于路上的事也没有多说。

    花错立即脱口而出:“你就这么回来了?留容止一个人在那鬼地方受苦?你于心何忍?”他很生气很不满意为什么回来的人是她而不是容止?为什么她在这里心安理得地享受仆人的服侍容止却要在那个鬼地方生死不明的受苦?

    一种难言的刺痛攥住花错地心脏他没有多想直接将自己的不满冲楚玉泄出来。

    听了他的指责楚玉神情没什么变化甚至地她连眉毛也没有颤抖一下。她十分镇定地看着花错目光稳定而坦然过了好一会儿她抿了一口茶轻声道:“那么你要我如何?”

    轻轻巧巧的一句话花错被问得一怔。

    “你要我如何?”垂下眼眸楚玉望着杯中澄碧地茶水悠悠然地道“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我留在那里对容止有何用处?”原本她以为会很难面对花错可是却没想到临到头来她可以如此自如地应对。

    花错一时语塞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道:“至少你不要把他一个人留在那楚玉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好似很有趣地看着花错:“我从来不晓得你是这么天真的一个人我纵然留在那里与容止共进退我能帮助他做什么?难道我会配毒药?还是会武能杀人?”

    她放下茶杯拿起几边叠得整齐地白色丝帕细细的擦拭嘴唇:“花错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担忧容止的安危我的担忧不下于你可是倘若我留在那里除了成为容止的累赘外再无别的用处我只有回来才能设法解救他脱身。”

    花错惊诧的看着楚玉他隐约能感觉到这个女子不一样了虽然话语还是那么的低柔可是那缓慢的嗓音里好像隐藏着一股极为柔韧又极为坚定的力量

    她的眼睛里多了一些从前没有的东西仿佛经历了远道上风砂的磨砺磨去玉石上黯淡的瑕疵反而显出了原本的光泽与坚固。

    此时有人来报马车准备好了楚玉随手丢开丝帕站起来拉拉流桑:“好了你回去做些准备想带什么上路早些拿好不过不要带太多。准备好了便去门口上车等我。”

    两句话打了流桑楚玉又转向花错她走到他面前她站着而他蹲据着一个仰视一个俯视。

    烛火的光芒照在楚玉的脸侧柔和的光芒勾勒出她美好的脸容然而花错却看见那一双眼睛沉淀着黑夜的光彩竟然有了一些让他捉摸不透的意味。

    楚玉淡淡地道:“我这回出去是要找一个可能可以帮上容止的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此行会不会有危险甚至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但是有些事情我一定要去做。为了安全起见我想带上你只问你去是不去?”

    花错正要点头却见楚玉先他一步摆了摆手打断他道:“你先别忙着答应跟着我去你我必须约法三章第一你不得透露我的身份;第二除非是他人向我攻击否则你不得随便出手第三这一路上都听从我的吩咐。她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你若是答应便跟着我来否则咱们各走各路。”

    她明明是有求于他却是这么一番从容不迫稳操胜券的态度反客为主便是吃准了他一定会因为放不下容止而答应花错咬了咬牙:“三章就三章你也要言而有信真的想法子去救容止。”

    楚玉微微点头转身朝外走去:“那便跟着来吧。”

    花错有些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服夜风吹起来她的衣摆反而显出她脚步稳定不紧不慢。

    前阵子容止做些什么他是知道的也知道这女子一直被蒙在鼓里有时候他心里会暗暗笑笑她身陷容止的指掌而不自知。

    可是现在的楚玉却仿佛与一个月前不一样了。从回来入宫回府再到离开她的每一个行动每一个判断都毫不迟疑毫不犹豫没有多余的徘徊也舍弃了软弱的忧思——此时的楚玉有一点像刚刚遣散男宠那阵子的模样可是却又比那时候更清楚更明确也更坦然更强大。

    花错隐约觉得在楚玉身体里真的生出来了什么他无法撼动的东西。他不能容止不能任何人都不能。

    经历了死亡和流离分别与相聚她正在从无边无际的迷惘困顿中……

    走出来。

    一步一步地毫不迟疑地。

    走出来。其实从一百三十一章起就是第四卷了我一直没有写上是因为一直没办法确定这一卷的卷名不知道应该叫什么有两个卷名可以用但是不知道用哪个更加合适些……苦恼in……等我想到了再说吧汗)

    泪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ovr。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