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六十七章 一日共两夜

2018-01-16 08:53:15Ctrl+D 收藏本站



    楚玉离府是为了找于文。

    那日她心中彷徨之下向于文询问沧海客的下落随即一不做二不休便谎称是容止让他找到沧海客有要事相告希望于文代为引荐。

    抵达建康城的一天前她与于文分别约定三日后在某处见面一同去见那沧海客接下来便是她回府的那些事。

    容止的信物楚玉贴身收藏着但是她并不打算拿给于文看而是预备以另外的理由去接近那沧海客这样也不算违背容止的嘱托。

    临行之前楚玉将公主府再次托付给桓远并留了一封书信让他明天交给刘子业。

    写信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刘子业派出人去搜寻马贼和容止的所在但不是军队因为大规模的行动会令马贼们有所警醒而孙立有可能会认为是容止招来了军队对容止不利。

    投鼠忌器她目前所能做的就是这么多另外一半期望楚玉则放在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沧海客身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不知道那位沧海客是什么人但是能得容止如此郑重的托付想必不会是平庸之辈。

    除此之外楚玉还有不曾对任何人表露的另外一重用意。

    走到公主府门口的马车前时流桑已经在车边等待他腰上佩着短剑背上还背着长弓箭袋睁大眼睛一副要出去打仗的模样。

    而在流桑身边有还站着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黝黑的皮肤结实健康手中握着一杆精铁长枪腰背挺得笔直。

    明丽的星空之下。华丽地马车之旁这个组合怎么看怎么诡异。

    楚玉看着两人。有些无奈却又十分想笑面部神情扭曲了几秒钟她才压抑住笑意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可不是出去跟人打架的。”

    流桑扁了扁嘴唇稚嫩的小脸努力显出大人地样子:“我们要保护公主不能再让公主有危险。对吧小黑?”说最后两句话时他拍了拍阿蛮而后者也在这时候很认真地配合点头。

    楚玉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无奈的轮流看两人几次她率先走上马车:“都上来吧。”好在马车够大否则还得另添一辆。

    要走就要连夜走她才脱险归来。又要这样只带几个人便轻装外出刘子业若是得知一定不会允准。到时候若非留着她便是派大批地军队随行保护。那样反而容易耽误事情。

    但是她假如先斩后奏。就算刘子业有些生气等她回来时说上两句好话。想必便能雨过天晴。

    连着花错阿蛮流桑马车内坐了四人越捷飞照例充当了马车夫的角色外加一队可靠的护卫一行人便这样乘着车披覆着漫天的夜色星华趁夜出城。

    此夜有星无

    次日。

    皇宫。

    刘子业慢慢地握紧桓远送来的信面色一沉就想揉碎信纸可是转眼间又舍不得忙再小心地展开用手指一点点地压平纸上地皱褶。

    一边压他一边吩咐身边的太监华愿儿:“去把粉黛唤来。”

    粉黛忐忑不安地应召而来时见刘子业在专心的抚摸一张纸心中虽然奇怪但也不敢多问只小心翼翼的上前行了礼她看皇帝现在神情并不生气暗想也许今日陛下心情不错。

    可是她才直起腰来便听见刘子业随意的吩咐声:“华愿儿替我掌嘴。”刘子业手上慢慢的抹平信纸耳中听着清脆的耳光声心中那股暴戾的郁气也逐渐平息下去等他想起来叫停的时候粉黛地双颊已经肿得好像馒头一般了。

    把好不容易抚平的信纸折起来收好刘子业挥挥手让完成了任务的粉黛退下却没有注意到粉黛盈满泪水地眼中一闪而过的绝望怨恨之色。

    入夜刘子业才要就寝地时候有宫人传来消息却是粉黛在自己地房中用一条腰带悬梁自尽了。

    她今天被刘子业传去打着玩之后便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中也不让宫女服侍直到傍晚一个宫女去送晚饭时推门进屋见粉黛只穿着一层单衣悬在半空中的身体显得纤细娇弱却是已然冰冷僵硬救不回来了。

    听闻此事刘子业面色变了几变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来声音:“有多少宫人知道这件事?”都杀了。

    彻底封锁消息。

    绝不能让粉黛地死讯传入阿姐的耳中。

    皇宫中的刘子业被粉黛的死讯闹得睡不好觉但是连夜出了建康城并且赶了一天路的楚玉等人却是在新抵达的城镇里在一家供人歇脚的酒馆中住下。

    楚玉远道回府没怎么休息便再度上路到了傍晚已经累得不行好容易找到住处脑袋一沾枕头她便沉沉地睡下两边相邻的房子里阿蛮流桑也同样睡得香甜。

    然而在与楚玉相隔一间房里的花错却一直静静地坐在靠窗的床边等三更的敲打声过后他抓起横放身侧的长剑身体灵巧的一翻便从窗口跃了出去。

    落地的时候花错的衣衫像花瓣一般的展开宛如血色蝴蝶的双翼片刻后这是血色蝴蝶在黑夜的掩盖下迅的朝城外奔去一口气奔出十里地他在一片土丘前停下脚步。

    而他要见的人已经站在土丘的上方双手背负那身姿看起来竟然有一点儿眼熟的味道。

    提起精神几个起落花错来到那人身边。

    那人身披黑色斗篷盖住了大半脸容见花错来了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问道:“你这么急非要见我究竟有何要事?你要知道我在皇宫里出来一遭并不容易还得追着你们的马车跑究竟是什么事如此急切?花错微微喘了口气才捡着要紧的关键将楚玉回来后诉说的经历转告给他:“眼下容止只怕不妙我希望你调用些人手想法子救容止脱险……”

    他话未说完就给那人打断:“不可能我所能指派的人各自都有自己的事要做这是公子事前吩咐下来的不能有分毫疏忽以免坏了公子的事。”

    花错有些着急争辩道:“但是容止的性命是最为重要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难道不都是为了这个么?倘若容止死了这些安排还有何用处?”

    那人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地道:“我比你更相信公子。”

    一直到黎明将近花错才踏着快要散去的夜色从离开的窗口返回暂住的房屋里和衣小睡片刻他便被楚玉派人叫起来一行人继续上路。

    又行了半日在一个种满了桑树的村庄里楚玉见到了分别三日的于文。

    泪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ovr。

    顺带向大家告个罪前阵子我弄了个帐号试验了一下现可以从包月章节阅读页面里投推荐票就很开心地写入投票方法里可是过了这么久并且在昨天又拿帐号试验了一遍后我才后知后觉地现原来在页面里投女频推荐票前提是从女频页面进入……假如从主站进入貌似投的还是主站推荐票……orz……

    这几天在赶飘飘拳的稿子加上也在看奥运导致这边都更新得比较晚不过今天已经交稿了所以从明天起凤囚凰的更新会恢复正常一般还是会在傍晚六点更新。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