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七十章 秋风悲画扇

2018-01-16 08:53:11Ctrl+D 收藏本站



    楚玉见她兴高采烈也不忍拂他的意想想目前暂时无事可做便点头应允与她一道外出。

    虽然于文并未表露出敌意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楚玉出门时还是让越捷飞紧紧跟随以备不测。

    而既然他们都出门了又不好厚此薄彼留着阿蛮一人在宅子里于是便是四人同行阿蛮样貌奇特醒目走在路上惹来不少人的目光。

    他们四人虽然打眼但是并没有什么人敢上来找茬昆仑奴虽然是好用的奴仆但是因为数量稀少能够拥有的一般都家底颇厚这江陵城中纵然是纨绔子弟也有几分眼力不是无脑之辈。

    既然已经出来了便索性抛开心事玩个痛快江陵也便是荆州既然曾是三国重地便也留下了不少有传说的地方楚玉带着流桑在城里逛了一圈买了不少零食吃着玩儿。

    一直到了中午一行人才从东门出城。

    出城的时候越过护城河上的桥正在与流桑说笑之际一辆马车从楚玉的身边越过行驶到了他们前方那马车外观典雅用的是上好木料打磨而就边缘装饰的云纹很是漂亮蓝色的车帘稍微素净了些这种程度的排场在江陵城这等地方也算不上怎么出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楚玉感觉有些古怪横于心间。

    她心中虽有异样之感但是并未多加关注只在那马车还在视线范围内的时候多看了几眼见车后的帘里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片刻后又收了回去。

    然而等距离远了。楚玉便将疑虑放下。那马车在走远后车内便传出来一道冷漠轻哼随即还是那冷漠的声音道:“她怎会在此?”

    话语未落。便有一道低低地琴音接上带着仿佛丝一样漫长的寂寥。氤氲地散开来许久才重归寂静接着车中响起微不可闻的低语:“罢了我与她已不相干管她为何在这里作甚?”楚玉自是不知道方才在桥上与一位故人失之交臂出了东城门一路东行没过一会儿便到了城东地画扇峰。这江陵城内外四周有什么景致楚玉方才在逛街的时候也找人打探了清楚这画扇峰便是其中之一然而楚玉没料到地是与她想象中的崇山峻岭不同这画扇峰。只不过是一片丘陵。

    《荆州记》有云:一峰屹然西映落月远而望之。如画扇然。

    现在这个时候不是晚上落月什么的楚玉无缘得见。此时又是秋季。草也开始凋敝也显不出芳草鲜美。便让楚玉颇生出了“见面不如闻名”之感。

    绕过画扇山便瞧见了一小片湖泊流桑兴致勃勃拉着楚玉绕过湖水欢快地闯入湖泊后的一大片竹林之中。

    竹林里横着一道大约三米宽的溪水水质清澈见底流桑带着楚玉沿着溪边逆流而上他们走得并不快偶尔流桑会停下脚步伸手去捞水里地细小鱼虾抓到之后又放回溪中。

    如此走走停停差不多又过了一个时辰光景流桑才指着前方转弯的溪水道:“公……公子绕过前方便是了。”

    楚玉笑笑这一路行来满目皆是竹林与容止院中清雅幽静的翠竹不同这里的竹林多了点山野的风味景致算是各有千秋算是一个游玩的好去处。

    顺着溪水转过一道弯少了林木的遮蔽楚玉看向前方一看之下愣住了。

    只见前方约莫七八米的地方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坐着一个穿着孝服地人看样式是第一等的孝服服孝三年的那种那人还以粗麻布制了一件斗篷盖住了他地大半脸容从楚玉这个角度去看竟是一丝也看不到了仅仅能通过身材判断那人是名男子。

    他手握一杆鱼竿正在溪边垂钓。

    但是让楚玉吃惊的并不是那身穿孝服地人而是站在那孝服人之后一身蓝衣地青年。

    “萧别?”他怎地会在此?

    萧别身后还跟随着一个劲装打扮的男子看上去应该是他地护卫。

    流桑也惊讶地叫道:“怎么石头上有人了?”

    楚玉这边惊讶不已而那边萧别看到楚玉内心也是五味陈杂更料不到她竟然也来到了此处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片刻的惊愕后楚玉冲萧别略一点头歉然道:“不知道两位在此还请见谅。”说着便拉起流桑要往回走。

    流桑却站在原地一双眼睛盯着孝服人身下的石头好似很舍不得而孝服人也在此时出声道:“萧公子请回吧我为父亲守孝孝期还有一月方满不便离开此地。”

    这人不错啊也许是因为之前看着桓远等人为她穿孝服的缘故楚玉一听这话便对这孝服男子极有好感不管怎么说为了父亲守孝孝顺总不是一件坏事。

    萧别冷冷一笑也顾不得楚玉在侧了道:“在下怎么记得阁下在三个月前也说过同样的话呢?莫非是在下记错了?”

    他说这话本意是讽刺那男子出尔反尔就连楚玉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却不料那男子竟然顺口接道:“不错定然是萧公子你贵人事忙记错了时日。”

    好厚实的……脸皮。

    楚玉听着忍不住一笑萧别却是面上一寒此时楚玉就在旁看着他纵然有心作也有诸多不便只好愤怒地一揖转身拂袖而去。

    萧别走了面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人楚玉也没有多少好奇心转身就想离开但是流桑却脱开她的手跑了上去道:“就是这块石头公子我昨日跟人来玩的时候这块石头自己会叫呢……眼下怎么不叫了呢?”

    流桑也不管有没有人坐在上面趴在石头边摸了起来。

    那孝服男子淡淡道:“此时无风。”

    听到那人说话楚玉当即明白过来她前世的见识也算广阔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无非是石中有些细密的孔洞风吹过的时候就好像人吹笛子一样空气摩擦出声响流桑没见过这等东西才会觉得新奇但楚玉却兴致不高上前两步笑笑道:“好啦既然它不叫我们便回去吧。”

    那孝服男子忽然出声道:“这也不难。”他摘下斗篷闪电般地在半空中挥了一下随即又披回身上动作之快甚至让人来不及看清楚他的脸孔。

    同时楚玉便感到一阵风卷了起来纵然是站在距离男子五六米的地方也感觉到了一阵拂面之风而那男子身下的石头更是出如泣如诉的呜咽。

    下一瞬楚玉眼前便晃了一下却是越捷飞拦在她身前沉声道:“危险!”

    楚玉心中也是凛然刚才那阵风是男子挥斗篷造成的仅仅是随意的一挥便连她也感觉到了那风那需要多么可怕的力量?

    泪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大家手头还有推荐票的话也给点上两票吧越看我的点推比越郁闷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