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七十四章 我是他仇人

2018-01-16 08:53:06Ctrl+D 收藏本站



    我是他的仇人。

    当沧海客吐出这句话的时候楚玉便整个的傻在当场。

    她很想柔弱地玩一把眼前一黑晕倒但是奈何最近的营养良好精神状态也上佳遭受到这样的打击还稳稳当当的坐着别说眼前一黑连阴影都没见着半片。

    倘若此时容止在她身边她一定会忍不住扑上去咬他。不带这么玩人的!

    楚玉原本以为容止既然在这个关头愿意将贴身信物托付给沧海客那么沧海客即便不是他的心腹手下也是他的至交好友。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竟然是仇敌。

    有临死之前把重要事物托付给仇敌的么?他明明有那么多鸡蛋……呃属下干什么非得紧着找仇人办事愣了半晌楚玉恨恨地一咬牙在自己膝盖上用力捶了一下:那家伙的脑沟回路绝对是外星人级别的她无法理解!

    沧海客对她笑了笑又从容地转过身去继续钓鱼这时候楚玉才注意到他的鱼钩上没有鱼饵只是在有鱼从鱼钩附近游过的时候动一下鱼竿牵动水中的铁钩准确地钩上鱼腮或鱼嘴等部位随后扯上岸来。

    与其说是钓鱼不如说他在钩鱼。

    尽管他目不能视但是如斯精准的控制力和辨别力依旧让人不能小觑。

    又随意地钩上来一条鱼沧海客甩手丢进竹篓里他收获的鱼都不太大最大的也不过两指宽。小的便只得一根手指粗细但是好几十条堆在一块量还是很可观地。“只有在容止死后。恩怨一笔勾销我才会答应他的嘱托。”沧海客晃一下鱼钩。“但只要他尚在人间我便绝不会出手。”

    楚玉一阵默然:确实是这样容止当时所说的是假如他两个月没有脱身就当他已死。已然是交代后事地意思而他所托付的这个人只有在他死后才会应承出手。一路看中文网

    这看似不经意地托付藏着这样的扣合玄机一丝差错都出不得如她这般自作主张一下子便被拆穿识破。

    沧海客也不再多说任由楚玉自家沮丧。过了一会儿他又勾起来一条鱼奇怪道:“你怎地不走?我可是容止的仇人。你不怕我出手折磨你么?”

    楚玉瞥他一眼嘴角飞起一抹笑:“原本是想跑的。但现在不想了。”最初听到沧海客自承与容止有仇。她惊愕之余便下意识地想要逃走。怕这人因容止迁怒于她可刹那间她又改变了主意。

    沧海客若是想对付她早就对付了又何苦心平气和的与她说这么多?

    假如他有心以他地武力她也没法子从这里逃走既然横竖都是无用功又为什么要去做?

    纵然见识了沧海客的绝世武力知道他拥有不凡的智慧可是楚玉就是没法子对他升起提防之心反而觉得他好像是一个多年相处的好友令人舒适且安心。

    横竖都已经是定局不如坦然处之。

    不过有件事她还是想尽力试试。

    楚玉想了想兴致勃勃地建议道:“你不是跟容止有仇么?像他这般默默无闻地在你看不到的角落死去你会不会有些不甘心?”

    沧海客笑了起来:“你接下来要说的是否便是让我去找到容止亲手杀之方解心头之恨?我去对付马贼你便可尾随我设法营救?小姑娘为了救情郎你可真是不遗余力。”他偏不上当。

    楚玉脸上红了一红知道自己转动的这点心思逃不过对方的明察秋毫沧海客虽然目不能视心中却宛如明镜尽管如此她还是忍不住小声分辩:“他不是我的情郎。”

    原本只是为了辩解而辩解话说出口后她又忍不住有些黯然:她待容止已是真心容止对她又是如何呢?

    似是察觉到了她地情绪变化沧海客慢慢地道:“我虽是容止的仇敌不过他的能耐我素来是很佩服地我所以不找他报仇一来是因为我自认技不如人二来则是眼睛瞎了对我未必没有好处我虽然看不见俗世万物却更清楚地能看到人心。小姑娘我劝你一句容止并非良人如他这般保不住什么时候便给你卖了还是早早远离他为上。”

    楚玉低头凝视着自己盘坐起来的双脚这一路走来鞋尖沾了不少地泥土还夹带少许残败地叶片地面上的凉意透过衣衫逐渐渗入她地身体让她更真切的感受到这秋意的寒凉。

    秋天来了天气渐渐地变凉了。

    在心里反复念了几遍小学课本里才会出现的简单文字楚玉的神情一会儿忧伤一会儿愉悦最后化作浅浅的笑意平静地抚上眼角眉梢:“多谢阁下指教我也该告辞了。”

    沧海客转过身从石头上跳下来他弯腰拎起鱼篓对楚玉笑道:“不吃过了再走么?我这些鱼可是为了你才多钓起来这许多的。”

    天色已经微暮此时正是晚饭的时候。

    楚玉释然一笑替他拿起放在一旁的钓竿笑道:“那么我便恭敬不如从命。”难得遇到如此妙人她其实也想多交往一二虽然隔着一个容止可沧海客不在乎楚玉也不在乎。

    容止是容止沧海客是沧海客。

    而她楚玉是楚玉。

    不管是情是仇互不干涉便好。

    两人说说笑笑宛如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相携向竹林中走去。

    而于文犹在远处林外的马车边苦苦等待他虽然好奇那神秘的沧海客与楚玉说了什么但是他也知道沧海客实力惊人只要稍一靠近便会遭到觉察。

    他看了看天色皱眉继续等待心说沧海客总不会要留人吃晚饭吧?

    楚玉返回马车边的时候已经月上枝梢于文蹲在马车边数蚂蚁闻见楚玉遍身的烤鱼香味禁不住黑了脸色暗道早知如此他不如先回去吃一顿再回来接人。

    不过在哪里吃晚饭和跟谁一起吃实在是别人自己的自由于文纵然满肚腹诽也只有默默地认了。

    马车往回行驶经过画扇山的时候楚玉往窗外看了一眼只见夜色之中一轮皓月洒下清辉山顶的轮廓当真宛如水墨画扇悠远绮丽。

    “原来画扇山要在夜里看才觉出好看。”楚玉侧过身子来笑了笑笑得于文莫名其妙。我是推书滴分割线

    《皇妃经纪人》作者:楚落纤澜书号:

    你可以鄙视我久疏战阵也可以谴责我混吃等死可是如果你敢动我一手培养起的美人们不管你是皇上王爷还是世亲贵族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皇妃经纪人是经营美人们的人生还是经营——这整整一个时代?!我是求票滴分隔线

    今天真郁闷电脑买来之后头一次在我面前华丽死机了我什么都没干就开着个ord文档开个QQ然后鼠标动了下就死了…………这是本本开始步入老年期的预兆灭?

    惯例泪奔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