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八十七章 容止回来了

2018-01-16 08:52:50Ctrl+D 收藏本站



    耽搁了半日工程后第二日楚玉便再叫来阿蛮和流桑让他们继续进行挖掘工作。

    白天阿蛮做地鼠流桑将挖出来的泥土一盆一盆的用绳子吊上来转移到地面上等到了晚上他们又趁着夜深人静将挖掘出来的泥土分开抛到四周开凿水池的大坑边因为建造水池也会挖掘出大量泥土多一些少一些并不会太引人注目。

    为了避免二人工作完跑来跑去楚玉索性让两人在自己院子里住下也省得露面太多惹人怀疑只不过如此一来公主府又有全新版本谣言产生。

    连续数日的挖掘工作就是天生神力如阿蛮也觉得有些负担而楚玉动口不动手只每天挑剔院落四周的水池施工一会儿说要方形的水池一会儿说要圆形的一会儿说要三角形的又一会儿说要葫芦形的主意翻覆不定的折腾尽可能延长施工的时间以此为阿蛮争取更多的掩护

    楚玉白日里左右挑剔夜晚便正常在侧屋睡觉阿蛮和流桑却是除了挖坑之外还得趁夜处理挖出来的泥土导致两人睡眠不足偶尔在人前露面都是有些疲倦的样子。

    而结合前些天楚玉见过天如镜失魂落魄一路走回东上阁的情形谣言遂又演变成:公主向天师大人学习了采补的法术每天采流桑和阿蛮二人流桑年纪虽小但是平时习武身子强健阿蛮更是天生神力以这两人的资本。还被采成这幅模样可见那采补**是何等的阴损。

    公主府内众人看着楚玉的目光。也渐渐变得和前些天看着天如镜时一般的敬畏。

    不管暗地里动作如何楚玉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安分。三天两头邀请天如镜来作客偶尔挑一下水池建造施工地毛病活动范围仅局限在内苑里何戢见她如此老实也渐渐地也放松了警惕。头几天还是每天亲自镇守在公主府外苑后来却是把任务交给手下的将领每天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一直到第十日上

    基本上朝中消息灵敏的人都知道公主和陛下闹僵了前者被后者软禁因此原本门庭冷落鞍马稀地公主府门口更是门可罗雀有的人宁可多绕几条街也不要从公主府附近经过。

    然而在这一天门口却来了个不之客。

    那是一个身穿白衣地少年他身上的白衣已经有些旧。也不算如何的好材料在萧瑟的深秋风中飒然轻扬却显出十分的从容风度。

    少年站在门前站了许久。神情似笑非笑凝视着公主府门上挂着地匾额。

    门口巡逻的一小队的护卫见他形容陌生可疑。领头的队长便走上前去呵斥:“你是何人……这里是公主府。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因为何戢全面接管公主府的防卫守备旧人基本都已经换走。来的新人都是不认得从前府内人的。

    他话未说完便猛然窒住因为那少年朝他瞥了一眼。

    那并不是多么凶狠的眼神也不见如何有威慑力只不过寻常无比平淡无比地一瞥无喜无怒不可度测。

    那眼神让人不由自主地屈服并非摄于威势而是好像面对亲近之人十分自然的责问:你怎么能这样?

    愧疚畏服之心油然升起。

    那少年眼神高雅宁和宛若山巅冰雪一般不可攀附他温文道:“我名容止原本是内苑中人前些日子与公主失散还请这位到内苑通传一声。”

    那护卫队长听闻他所言吓了一跳忍不住暗道居然还有主动回来当面的不知道这人是真是假便想先派出人传达消息向何戢请示这件事没等他叫人过来公主府内便走出来一人拉住这队长小声道:“此人所言非虚。”

    那人从前是公主府外苑专管粮食地管家姓黄也算是一个旧人在强威之下投靠了何戢因而自由度大一些。他认得容止形貌也晓得容止当初在府内是何等的荣宠能不得罪此人最好还是不要开罪更何况放容止进去也能顺便给公主卖个人情今后公主若是能翻身他也可称自己身在曹营心在汉。

    至于容止回来后是否会给驸马爷带来麻烦黄管家自动选择了忽略。

    在别人手底下打工每时每刻都应该以自保为上别人两夫妻较劲他们实在没必要卖命掺和进去只需要学习那墙头草风吹两边倒便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地心思也都会思虑自保之道。

    找几个府内人证实容止确实是公主府内苑中人后那护卫队长也没有理由再行阻拦让开门给容止入内。

    容止回来地消息迅传遍整个内苑外苑没过一刻钟的功夫便有人络绎前往沐雪园这些都是公主府内公主一派地人何戢虽然软禁楚玉但是也不能无端撤除公主府内依然心向公主的旧人以免被人说他排除异己但是这些人的日子绝不算好过吃了驸马派的不少刁难。

    容止一回来他们便看到了希望。

    虽然是打着不同的理由但是众人前往只有一个目的便是请容止设法虽然容止已经有阵子没怎么管事桓远之前也接掌过公主府上下权柄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容止让的倘若容止不让桓远半点权力都夺不去。

    彼时楚玉正在观摩阿蛮和流桑挖坑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忍不住皱了皱眉:她不是吩咐过不是吃饭时间不要来打扰她么?

    下一刻幼蓝急促的声音让楚玉整个人都化作木石:“容公子回来了!”

    一瞬间周围极致的寂静楚玉听不到地下阿蛮的挖掘动静也听不到一旁流桑担忧的询问她的脑海中只反反覆覆的回荡着那一句话:

    容止容止回来了。

    这些天除了暗修地道外她也时常忧愁如何设法营救容止刘子业已经与她反目楚玉一筹莫展。

    虽然表面上若无其事可是每次想到容止她的心都会朝不可知的深渊沉下去。

    终于醒悟到那句话代表了什么后楚玉猛地站起来冲到门口手忙脚乱地打开门开门后便一把揪住幼蓝的领子:“你刚才说了什么?”声音微微颤抖。

    幼蓝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她有些害怕地看着楚玉结结巴巴地道:“容容公子回来了他现在正正在沐雪园中。”

    楚玉想也不想松开幼蓝快步朝外走去她几乎是凭着直觉走到了沐雪园附近才稍稍恢复冷静站住了脚步。沐雪园外以往清幽的地方人来人往公主府内的管事规规矩矩地在门外排队整整齐齐地分作两列面色恭谨地等待容止接见。

    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一个人被叫进去同时又有一人从门内倒着退出来欢天喜地的一边后退还一边朝门内行礼。

    尚在排队的人人人面上皆无不悦之色有的仅仅是期待与盼望。

    简直就好像是参拜君王。

    不知为何楚玉心头不期然地浮现四个字这四个字用在现在的容止身上很是诡异可是却又让她觉着很贴切:

    王者归来。

    总算把小容同学拉回来了……

    习惯性泪奔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在女频页面下点击封面下的投推荐票标志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那么就点击封面下那个粉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来继续投票书分隔线

    书名喷火龙的汉化过程作者闲卧听雨书号1o44941

    广告词一头喷火肥龙阴沟翻船在中国龙族的地盘上挣扎着被汉化的日子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