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八十八章 暴风的荒原 一

2018-01-16 08:52:50Ctrl+D 收藏本站



    容止回来了。

    他回来了。

    回来了。

    来了。

    了。

    心中仿佛有一面无形的回音壁反反覆覆的激荡着这句话一重又一叠的让楚玉的心跳时快时慢。

    瞥见有人走过来她没有多想下意识地退到附近的林木阴影中等那人走了她才猛然地省起这里是她的公主府根本没必要做贼心虚。

    她方才在避什么?

    府内人皆知公主对容止宠爱有加听说他回来亲自前来探望也不奇怪她究竟做什么如此害怕被别人看到?

    她避的究竟是旁人的眼目还是……

    摒除心头杂念楚玉缓步走出来树木的阴影里比旁的地方更冷且更暗些因此才走到阳光下楚玉便感觉头顶上洒下来的光芒刺目得让人晕眩。

    纵然本能地情怯可是楚玉的脚步没有半刻的停顿一步接着一步的她强迫着自己迈过每一寸每一尺距离眼看着沐雪园越来越近近在眼前她面无表情之下是宛如擂鼓般急遽的心跳却依旧不曾停下。

    她不知道容止回来时她会说什么也不知道该以何等的面貌去对着他但是这诸多的犹豫迟疑都抵不过她想要见他。

    是的她想要见他即便明知道他心怀叵测即便明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即便明知道他的心思在她也许永远看不到的地方可是她还是想要看一眼他清幽高雅的眉目深不可测的眼眸。

    只一眼就好。

    然后。摊牌。

    她藏在心里地和他藏在心里的东西都一并说出来。坦坦诚诚地曝光在白日之下。正如现在的她。

    楚玉走近沐雪园门外守侯着地公主府管事下人见是她来了纷纷主动让开一条道并且默默地后退排上队即将进去的人也赶紧退开。来地人是公主他们也只有任她插队了。

    楚玉走入园中虽然因经秋而显得有些萧索暗沉但竹林之中的清幽之意不曾有半分减少。

    冷清了许多日子的青石台如今又有熟悉的人影坐于其上。

    依旧是雪衣乌的少年低垂敛着墨黑眉目那么清隽地神姿那么从容的身形。才一入眼楚玉便感觉眼眶微微热。

    亲眼看到的这一刻她躁动的心才陡然安定下来。一直在心底回响的声音也终于化作实质。

    他回来了。

    容止闭目养神了片刻。才缓缓睁开眼。望见凝视着的楚玉他毫不意外地露出微笑:“公主别来无恙。”

    楚玉定定地看着他。初看时不觉得可是定下神来细瞧却现他瘦得可怕他的下巴线条原本优美柔和现在却仿佛削尖了一层尖尖的能刺伤人而他的脸色原本偶尔还有些人色现在却似完全苍白地冰雪更衬得眉目漆黑幽深。

    虽然知道容止若要回来必然会异常辛苦但真正看到了他的憔悴还是令她忍不住心头一痛。

    楚玉不说话容止也不着急他好整以暇地沉默着目光清雅柔和。

    要说什么?

    楚玉迷惑地想问他几年前的旧事问他为什么要在这个当口回来问他是如何脱身地还是先说自己的决定又或者先……

    想要说出口地东西太多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混乱了片刻楚玉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在容止地身旁坐下两人之间相隔二尺的间距。

    然后她注目地面口中轻声道:“你回来了。”

    纵然有那么多地利益矛盾恩怨交缠可是她最想说的竟然还是这句话。

    之后又是许久的沉默入耳的尽是风吹竹叶的细碎声响好像非常寂寞的空旷萧声穿透心中的荒原。

    容止好像在呆他的神情有些忡怔好一会儿才转头来问道:“公主方才说了什么?”

    楚玉笑了笑:“没说什么。”

    听不到就算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

    先后历险归来两人之间似乎生份了不少在外面他们就仅仅是单纯的楚玉和容止在生死之间不必考虑前景和将来也不必考虑过去和从前更不必考虑他们彼此的身份和立场只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反而可以自然而然看着他的眼波看着他的动作也回以欢欣或悠闲的微笑。

    现在却不一样了。

    回到这里他和她所附带的一切都跟着被打回原形无从遮掩也无从遗忘。

    在险境决地他以实际行动告诉她什么叫做从容可是纵然已经有了决定纵然已经有了决心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她依旧不怎么从容得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楚玉的心情向来圆融自如的容止也同样没有说话静静地维系着这一段生涩的安静。

    但是有些人有些事始终要去面对。

    楚玉用力地拿指甲掐一下掌心张口道:“容……”

    却不料容止比她要快一步也几乎在同时只比她快半秒开口:“公主怎么不见越捷

    容止先开了口楚玉便暂时压下自己的言语还未开口便先冷笑一声:“他么?”

    在裂痕产生之前越捷飞一直是她的贴身护卫不管她走到哪里他都在不远处跟随看见他的身影她会觉得安全比较有保障但是现在这个名字只会让她冷冷笑。

    她怎么会那么蠢因为习惯了他的保护便忽略了他根本就不是跟她一条心的出卖起来完全不会迟疑留手必要时也许会兵刃相向?

    他总是执剑挡在她身前竭力阻挡一切朝向她的锋刃害怕被她染指的自恋心思偶尔又十分有趣让她不知不觉间忘记他是天如镜的师兄是属于皇室的打手。

    因为已经不知不觉地对他放下戒心将他当作了可以信任的人所以在面临背叛的时候才会更加的愤怒。

    虽然天如镜和越捷飞是同谋可在某种意义上楚玉对越捷飞的不满远过天如镜。

    她知道这样很没道理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如她面对容止。

    所以在那日见了刘子业被何戢押送回府后楚玉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让越捷飞给天如镜传讯之后她将他赶出内苑。

    他爱干什么干什么去去继续给刘子业卖命也好去继续呵护他的镜师弟也好总之不要出现在她眼前。

    容止略一惊讶面上随即浮现了然笑意:“原来如此。”结合他方才询问府内管事下人的话再结合楚玉对越捷飞的态度他已经将整件事的前后因果摸索出来**成。

    楚玉感觉手背上一凉却是容止将手放在了她的手上他的手冰凉如雪冷得不似活人。

    面对楚玉疑惑的目光容止不慌不忙地伸出来三根手指:“上中下三策公主你要听哪一策?”

    习惯性泪奔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在女频页面下点击封面下的投推荐票标志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那么就点击封面下那个粉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来继续投票书分隔线

    《凤在上》作者:大暖书号:1o495o2

    简介:我是雾山惟一的继承人存在的意义是参悟剑道。除了冷冷三尺清锋我不认为这世上还有什么别的事物可以打动我的心肠。

    姑姑让我入宫保护皇帝我去了。

    宫闱也许是世上最肮脏龌龊的地方洁癖作的我只好自己动手把它清理干净。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