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九十二章 暴风的荒原 五

2018-01-16 08:52:43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并且事先在心中排演了许多次但是真到了下药黑人的当口楚玉还是止不住地紧张。

    望着已经来到房屋门口的天如镜和越捷飞两人她胸口的心跳已经急遽得快要穿透她的身体手指藏在袖子下微微颤抖但是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无比冷淡的模样。

    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免得异样表现得太明显让两人现蹊跷随后才淡淡瞥二人一眼目光冷淡地一扫而过便收回来。

    楚玉今天招待客人用的是一间僻静的空置院子幽深僻静显得很是冷清然而屋内摆设却大不相同显出一派富丽之相。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毛毯才一进门越捷飞便感到屋内带着温软香味的热气迎面而来冲散外面初冬的冷意但是看着楚玉冷凝的神情他心里又有些捉摸不定。

    越捷飞自然不会天真到认为在他做出了背叛的举动后楚玉还会对他和颜悦色可是楚玉邀请他们来却不知道是有什么用意。

    幼蓝引领着二人来到楚玉宴客的房间这屋子比寻常待客的大厅小一些就是一间单独的屋子除了正门外没有其他出口。

    天如镜只在门口一顿便抬步踏入而越捷飞看到屋内只有楚玉一人也微微松了口气倘若花错或者容止在他大概会考虑一下要不要进屋。

    屋子里分散摆放着二尺宽四尺长的黑漆矮几楚玉坐在上方左右两侧则容二人相对坐下。

    楚玉冷漠地向二人打了声招呼:“两位请坐。”随后便自顾自地拿起放在身旁的书卷佯作怠慢地看起书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假如她在这个时候对二人的到来表现得十分欢迎和热切反而会引起越捷飞和天如镜的怀疑。尽量冷淡才是她应该展现出来地正常面貌。

    幼蓝领着几个侍女里里外外忙碌。将酒菜送进来整齐地摆在三人面前的长几上雪白的瓷叠衬着乌黑地桌面菜肴精致颜色鲜亮缤纷。站看上去甚是好看。

    等幼蓝等人最后换上新的熏香躬身退出去了楚玉才放下书册看了一会同样沉默地二人冰冷的神情稍稍软化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我们之间变得如此生疏冷落呢?”

    她话起了个头越捷飞也想起来从前跟着楚玉的日子虽然每天提心吊胆的担心会被公主看上。一路看可是事实上公主并未染指于他相反待他还甚是宽厚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天如镜好好的一定要密告公主一反常态地参与政事。逼得陛下与公主离心。

    他不知道天如镜和楚玉有什么内里纠葛。可是之前他们相处得不是还不错么?甚至天如镜失踪了楚玉还特地亲自出城去寻找?

    心里想着。越捷飞不由自主地看向天如镜却见他地小师弟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屋子里溢满了浓郁的暖香香气之中那种懒洋洋的意味几乎要从呼吸渗透到心跳那种醉人的余味令人不由自主地安定松弛下来。

    楚玉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藉由倒酒的动作稳定自己的手即便是在熏香的舒缓之下她依旧难以压制疯狂的心跳。

    很近了很近了。

    她地目光装作不经意地扫过天如镜紫色衣袖下的手腕刹那间变得火热期盼但是她随即装作喝酒掩盖住跃跃欲试的神情。

    尽管菜肴做得像花一样精致但是楚玉并没有吃几口她慢慢地自斟自饮也慢慢地跟二人说一些从前地事情她的声音里充满着落寞和惋惜听得越捷飞也不由得恍神起来。

    “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在东山上喝酒?”楚玉说着忽然想起王意之心脏陡然一沉。当初一起喝酒地人已经不在身边了而当初一起喝酒地心情也再找不回来她垂下眼帘“那时候真的很好。”

    美酒星光一同放声大笑肆无忌弹地歌唱。

    这样地日子再也回不来了。

    有的人远走他乡有的人不能相信有的人彻底决裂。

    而她很快也将离去。

    从前繁荣的土地变成了荒芜的平原荒原之中不会剩下一个人只有无穷无尽的暴风呼号着席卷。

    越捷飞听着楚玉的话语已经有了些绝望的颓意他忍不住开口安慰道:“公主不必如此你与陛下不过是一时不合等过阵子陛下气消了自然便不会再怪你了。”听着楚玉的话他觉得很不祥她这个口气简直就好像是即将死去的人一般。

    楚玉古怪一笑瞟了眼天如镜:原来他没有将她必死的未来告诉越捷飞。

    如此也好。

    笑着摇了摇头楚玉先自己满上一杯随即从座位上起身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壶来到二人身前给他们分别斟了一杯酒柔声道:“最后一次吧我最后敬你们三杯。”随手放下酒壶楚玉回到座上斯文地端起酒杯目光先后望过二人“第一杯我敬越捷飞我谢你从前一直保护我不遗余力。”

    楚玉给越捷飞倒酒的时候他受了点惊吓似乎不习惯楚玉做这样的事但是还是没有阻拦听闻楚玉的话他神情有些难过跟着举起杯来:“公主何必言谢?那是我职责所在。”

    楚玉抬了抬眉毛举杯快一饮而尽:“那是你的事本公主还是要谢你。”纵然是职责所在也不能否认越捷飞那么多次为了她刀光剑影出生入死。

    越捷飞先浅尝一口接着也学楚玉的样子。仰头尽饮却见楚玉的目光投往他对面的天如镜天如镜看着酒杯。好像在呆呆地出神越捷飞轻咳了一声。天如镜才怔怔地回过神来慢慢举杯喝光液体。

    他不会看出来什么问题了吧?

    楚玉有些忐忑地想。

    不过她第一杯酒完全没有加料就算天如镜疑心也没办法现什么。

    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临时退缩也不是办法。

    楚玉咬了咬牙。这时候反而完全镇定下来之前疯狂的心跳颤抖的手脚好像全都是幻觉一般她露出忧伤地微笑继续起身端起自己的酒壶照例是先给自己斟满了酒然后才走到越捷飞桌案前。

    弯下身子地时候有那么一刹那。楚玉宽大的袖子罩住了酒壶也就在那一刹那她扶在壶盖上的手微微使力。转了个很小的角度接着若无其事地继续给越捷飞倒酒。

    这只酒壶。是她陈述要求。让容止亲手加工出来的乃是曾经在电视和小说中看过地鸳鸯壶。酒壶内分作完全隔绝的两半一半酒没有问题另外一半则混了迷药。

    转动机关便可控制从壶嘴中倒出来的是哪一半的酒。

    虽然已经做足了表面功夫让越捷飞二人以为她这次邀请是来跟他们叙旧的而且容止提供的迷药味道也不重混在酒中完全尝不出来但楚玉还是怕他们小心防备便故意用自己用过的酒壶给他们倒酒并且自己先行喝酒以表示酒中无毒降低他们的警惕性。

    不仅如此她第一轮斟上的酒还是完全没有加料地更是为了解除对方的戒心。

    十分冷静地给二人斟满酒楚玉又一次返回座上举杯:“这第二杯酒。”她转向天如镜真诚笑道“虽然你害了我但我还是要谢你谢你告诉了我一些事。”

    随后又是满杯尽饮。

    这酒是什么味道的楚玉一点都没尝出来她现在地心思全在天如镜手腕上不管吃什么喝什么吃菜味如嚼蜡喝酒也好像喝着白开水一般。

    第三杯酒楚玉也是依样画葫芦虽然容止跟她保证只要一杯酒的药量便足以放倒一个人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楚玉还是自作主张地加了一倍。

    “这第三杯我敬你们二人。”楚玉平静地端起酒杯面无表情道:“从今之后恩断义绝各不相干。”

    越捷飞一怔面上随即浮现毫不掩饰地难过之意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地拿起酒杯。

    天如镜倒是比他干脆举杯喝光然后身子一歪倒在地毯上。

    天如镜倒下地时候越捷飞也终于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他头脑昏沉四肢无力见天如镜失去意识他也刹那间明白过来。

    他一把摔开酒杯极力维持清醒勉强想要拔剑可他的手才摸上剑柄后脑上却忽然一痛痛苦地晕眩疯狂地涌入他的脑海让他再也支持不住意识陷入一片漆黑。

    楚玉站在越捷飞身旁面无表情地丢开手中的酒壶也不管壶中液体溢出来浸湿地毯她弯腰摸了摸越捷飞还有气才缓缓松了口气。

    怕越捷飞学过武体质强健提早醒来楚玉扯出早已准备好的麻绳将他五花大绑料理停当她才一步步走向一直倒伏在对面的天如镜。

    终于倒了!

    可以上下其手为所欲为了

    现虽然好几章用一个统一的标题很省事不用多花时间想可是一下子不需要想标题了我竟然有点失落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orz……我果然是m体质么?

    下一章起还是恢复那种一章换一个的标题吧……

    习惯性泪奔求包月推荐票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