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九十四章 何事轻别离

2018-01-16 08:52:38Ctrl+D 收藏本站



    闯进来的那个人是桓远。

    他神色惶急似在恐惧害怕着什么闯进来后一眼瞧见楚玉见她端着水盆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怔怔地安然站着才悄然松了口气。

    见楚玉现在暂时无恙桓远稍稍心安这才有心思打量屋内的其他可他一扫周围瞧见被绑成了肉粽的越捷飞神色便有些震动目光再一转就看到了被绑在椅子上白皙脸上浮现七八个俏丽红点头上被乱糟糟绑了十多条小辫的天如镜。

    天如镜从前身份特殊地位然不管是何等时候几乎都是一副整洁干净一尘不染的模样而伴随着他的喧嚣传言几乎从来都与他的神秘强大脱不开关系然而此时此刻桓远却吃惊地目睹:天师大人无力地被人绑缚着而他的身体也被拿来当作玩偶一样玩弄什么清华气度啊什么出尘风致啊全都没了影子。

    那些小辫有的细有的粗有的绑在鬓角有的直接朝天三股麻花四股麻花……楚玉在天如镜脑袋上尝试了她所能想到的所有辫子编法。

    桓远一看天如镜脸上便露出来想笑又强忍着的神情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咽下那阵笑意重新望向楚玉目光之中已然有了些了悟之色:“公主今日便是要拿下他们?”

    楚玉此时也回过神来她随手在一旁矮柜上放下水盆甩了甩犹带着水珠的手指示意桓远先合拢上门才微笑道:“差不多吧。”擒住这二人只不过是方法。她的真正目标自然是不好对人直言相告。

    顿了顿她又问:“你来可是有什么急事?”

    桓远现在已经变得十分稳重若非有十分紧要的事情。他绝不会这样不管不顾地硬闯进来连敲门都顾不上了。

    楚玉问出。桓远才想起自家来意从看见天如镜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犹豫一下道:“我今日反复思量公主昨日见我时……”

    昨日楚玉在问明他有退路后又与他说了一会话。楚玉心中有事言谈间隐约透露出了一点假如他日她不在了希望桓远代为照料众人地意思。

    她说得十分隐讳但是桓远却依旧感觉出来了不对劲昨夜一夜未眠一直思量到今日终于确定她的确是存着托付后事的心思又听闻楚玉今天邀请越捷飞天如镜来此以为她存有死志。欲与二人同归于尽或是做些别地什么凶险之事便什么都不想地闯了进来。

    虽然楚玉怎么看也不像是想要寻死的模样可是她那番话思索起来太像遗言了。

    越想。便越能确定这种猜测。

    简直就好像是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上一般。

    怎料进屋之后却现完全不似他所想地那样。楚玉竟然已经轻松制住了二人。然而虽看到她安然无恙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桓远心中那种不妙的预感却依旧挥之不去。

    可是他倘若直言询问问她是不是想死会否显得太过冒失?

    纵然对外人可以八面玲珑但是面对楚玉桓远总是有那么些放不开的心思事到如今那已经不是什么提防戒备而是因为在乎而异常珍惜的心情。

    踯躅片刻桓远抬起头来正要说无事搪塞过去却正对上楚玉关切地眼眸禁不住心中一软暗道罢了便苦笑着坦言说出。

    他害怕她要做些什么危险的事只是因为一些托付的话语便惴惴不安得如此狼狈冒失唯恐她就此消失这样的心思对他而言已经是有些隐秘和不愿启

    连他自己都尚未完全觉是什么缘故。

    可是桓远转念一想他连最后的底牌都毫不保留了又为何要隐瞒这些想法?如此一来反倒心中坦然:就当他是多虑了吧。

    他桓远本来就是个喜欢多思多虑的人。

    楚玉无奈地笑了笑昨天因为确定其他人也能脱身一时高兴跟桓远多说了几句话也存在着一点暗示他今后照拂的意思却没料到桓远敏锐如斯这么轻易地便觉了她的意图。

    只不过她不会承认便是了。

    楚玉笑着安抚了桓远几句勉强安下他的心桓远才告辞离去他没有问楚玉绑住天如镜二人做什么也不打算横加干涉只盘算着出去后如何替楚玉遮掩。

    手摸到房门上桓远看到门上挂着地半截断裂木栓面上一赧暗道方才实在是太冒失了可是他思量一番却还是放不下心又回身看向楚玉低声道:“倘若公主有什么烦恼大可说出来桓远虽然不才但至少也可分担一二公主万万不要独自犯险。”

    楚玉一愣笑着又安抚了几句好容易哄桓远离开望着重新合上的门扉她出神片刻才找来条新的木栓重新将门扣上:

    “你说这些不是让我更加舍不下么?”

    花了些时间平静思绪楚玉又重新端起来铜盆打算继续先前被桓远闯入所打断地可是才迈出半步身后的门又一次被人撞开。

    这回来人却是直接破门而入门扉四分五裂在空中飞散有一块直接落到了楚玉地脚边。

    这个时候和地方能没引起外面骚动就直接闯进来地基本上都是府里的人上回是桓远这回不知道是谁。

    怎么想扮回坏人逼供都行不通?

    楚玉没好气地放下铜盆回头看究竟是哪位再一次打断她地“好事”却见一抹艳丽的红衣站在碎片之中他和桓远一样也看到了天如镜现在的模样。

    天如镜脑袋上的小辫即便是心事重重的人看了也会忍不住一笑可是花错面上却尽是凄惶之色半点笑意也无。

    “公主!”花错咬了咬牙朝楚玉半跪下“容止……容止他……”他的衣衫上有几处稍深的暗红仿佛是才溅上去不久的新鲜血液。

    花错一直看她不怎么顺眼这楚玉是知道的他平素素来骄傲并且对她不假辞色可是这一刻他竟然向她行大礼定然是生了极为可怕的事情。接着再听他说到容止楚玉脑海中已经是一片空白。

    耳旁传来的焦灼声音仿佛沉闷的炸雷:“容止他快不行了!”

    洒泪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