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九十五章 命悬于一线

2018-01-16 09:19:49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会这样?

        楚玉站在床边,看从宫中请出来的御医给容止诊断。

        据花错所说,容止正与他谈天,忽然就口吐鲜血不止,随后陷入昏迷,怎么也叫不起来。

        她知道容止出事,便也顾不上逼问天如镜,反正现在手环在她身上,横竖也跑不掉,便暂时将这二人交予还没怎么走远的桓远,随后便跟随花错来到沐雪园。

        公主府上也有医官大夫,但是那些人才一诊断完便都是跪地求饶,口称公主饶命,就是不肯说容止的病情,这反而让楚玉从另一个角度明白了容止现在的处境,反而越来越忧心如焚。

        府上的医官不管用,楚玉便让人传话入宫中,请皇宫里的御医来,至少御医的本事应该比府上大夫强吧?

        此时何戢不在外苑留守,负责监视楚玉的是他的手下,得知公主最宠爱的面首命在旦夕,也不敢令人阻拦楚玉的信差,很快便从皇宫里请来医术最高明的陈御医。

        这位御医已经七十多岁,但是看上去还是五六十岁的样子,保养得很好,此刻他坐在容止的床沿边,伸出手指按在容止几乎可以看到骨头形状的手腕上。

        楚玉望着他的手指,瞥见容止惨白手腕上青色的血脉,忍不住又是一阵难过,她光知道容止清减了不少,可是此时是冬天,大家都穿着好几层的衣衫,她竟然直到方才,才知道容止已经憔悴成什么样?!

        在大夫来之前,楚玉脱下容止沾了血的外衣,让他只着单衣躺在床上,她看到容止衣衫下的身体,原本年轻柔韧的修长身躯。眼下竟然瘦削得好像只剩下一具空架子,惨青的血管在皮肤下清晰显现,每一条都仿佛容止即将断绝的生命。

        而容止的呼吸和心跳也是那么的微弱,微弱得好像随时都会消失。

        他的身体,怎么会糟糕成这样?

        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能走能坐,能稳稳当当地运筹帷幄,能笑嘻嘻地算计人。

        楚玉凝望着容止尖尖的眉梢,他的容色苍白如碎雪,总是似笑非笑的眸子如今已然合上。纵然不省人事,他周身依旧笼罩着一种深沉又料峭的气韵。

        她一直望着容止,目光定定地不移开,口中却是问御医:“他……怎么样?”

        御医放开容止的手,望了眼楚玉,却是欲言又止。楚玉瞥见他神情,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咬了咬牙,道:“有话直说吧,本公主不会怪罪。”

        至少。告诉她究竟怎么样了。

        总这么吞吞吐吐的,她反而会越来越担忧,不管结果如何。总归要让她知道个确切。

        于是那御医壮了壮胆子,加上最近楚玉确实在宫中失了势,便真的有话直说了:“公主还是……给他准备后事吧……”他没说完便中途噤声,因为看见楚玉的嘴角溢出来一线朱红鲜血。

        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火辣辣的疼痛从唇瓣内侧传来,楚玉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在别人看来甚至是有一点儿阴冷凄厉:“究竟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

        御医叹了口气,躬身一礼。细细禀告。

        容止的身体在三四年前便已经严重受损,这些年来虽然一直调养,可是底子却是虚的,明明是个少年人,体内生机却消耗殆尽,而前阵子,容止又受了次伤,大大的亏损。之后又没能好好调养,更是令他的身体彻底衰败下来。

        御医低声道:“这位公子能活到今日,约莫是心志坚定,强自支持,如是换了寻常人。只怕早就死了。”在他看来,容止早就是个空壳子。现在还活着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可是不管意志如何坚忍稳固,终究不能够起死回生,该死的总是要死的。

        楚玉抬起手来,抹去嘴角的血迹,以极大的自制力稳固住即将溃散的心神,缓慢问道:“没有法子救么?”

        御医没说话,看着她的目光似是带着点怜悯。

        没有答案便是答案。

        楚玉沉默一会,挥了挥手,好像用尽了全身所有气力一般,有气无力地道:“你下去吧。”

        怎么会这样呢?

        御医走了之后,楚玉心中再一次发出这个疑问。

        容止的身体,从他回来的那时候,便已经衰败得不成样子,但是因为他总是掌控一切,让人觉得他很厉害很胸有成竹很胜券在握的样子,反而忽略了他虚弱的体质。

        包括她。

        就连她,也被他的强大狠毒冷静坚定给迷惑了。

        因此在他的身体超越极限终于崩溃的时候,她的第一感觉不是伤心,而是震惊,惊讶于这件事的发生,也惊讶于——原来他也会倒下的。

        容止闭着眼睛,楚玉想起了刚才被她用药放倒的天如镜,也是这样闭着眼的,可是她没有心思像作弄天如镜一样作弄容止,因为天如镜醒来之后什么事都不会有,可是容止也许永远醒不来了。

        要怎么办他才能醒来?

        假如醒不来又会怎么样?

        楚玉不敢去深思,深思的前方是无以计算的恐怖,可是却有一个声音在清晰地提醒她,这个少年会死去,在她面前凋零开败,就好像世界上每一朵短暂的花。

        可是她怎么办?她还有话想要对他说,她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这场死别。

        楚玉望着容止,她感觉不到那种撕心裂肺的悲伤,可是却觉得好像有黑色的浓雾慢慢地合拢过来,将她整个人包裹住,一点点吞噬湮没。

        她不想这样,这样太消沉了,可是她控制不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上传来轻敲声,楚玉随口道:“进来。”目光却依旧停留在容止身上。

        花错走进屋内,见楚玉目沉如水那种死灰般的眼神简直令他的心也揪了起来,他低唤楚玉,直到楚玉回过神来,才轻声道:“公主,我想起来一事,或许与容止此时昏迷有关。”

        楚玉闻言,顿时精神一振:“你说。”她其实并没有对花错之言抱多大期待,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任何一根救命稻草,她都会紧张地抓住。

        哪怕那根稻草比丝线还细。

        =======================================================

        偶今天去买了份快餐,吃的时候,发觉有点不对劲,好像舌头上滚过什么坚硬的还有点扎人的东西,当时也没在意,以为是石头什么的,就随意吐了出来,结果吐在餐盘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才发觉那竟然是一块很小的玻璃碎片,近于长方体,大概有一小粒黄豆那么大吧,棱角分明剔透宛然……

        想象一下咽下去的后果……

        OTZ……幸好偶今天吃饭没有吞太快,否则也许要在医院里更新了……

        人生真是步步杀机啊……偶能健康长这么大真不容易……今天又顽强地活了下来……  o(∩_∩)o…

        附上本章花絮~~求包月月票~~~

        ※※※※※※※花絮※※※※※※※※

        御医诊完了脉,站起身来,楚玉连忙追问:“他怎么样?”

        御医:“请问,这位公子是不是腿脚曾受过伤?”

        楚玉:“是。”

        御医:“那就是了。”

        楚玉:“腿脚受过伤,和他现在有什么关系?”

        御医:“那他受伤之后有没有拄拐?”

        楚玉:“拄拐干什么?”

        御医:“那就是没有了。毛病就出在这里。”

        御医:“由于他没有坚持拄拐,导致他受伤产生的病毒迅速的往上涨,他两条腿有两根大筋,好比是两条高速公路,病毒一每小时一百八十公里的速度迅速往上转移……他完了!无情的病魔正在吞噬着他的大脑健康细胞!一个崭新的植物人即将诞生!”

        楚玉: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