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九十六章 我不会答应

2018-01-16 08:52:33Ctrl+D 收藏本站



    花错说得很慢也不是很连贯那是陈年的记忆他要极力回想才能想起大致的情节。

    那是两三年前他与容止饮酒闲谈容止说他落到如此境地都是拜天如月所赐此身受制于他衰败凋零唯一解脱的法子也在天如月身上。

    在花错有些颠倒错乱的叙述里楚玉了解到一些事容止原本拥有绝世的剑术甚至比鹤绝还要高明不少以花错这些年所见大约也就是那个沧海客能略胜他一筹。这本在她意料之中但是在她意料之外的是容止变成今天这样是天如月给他加了什么制约容止身体衰败如斯也是与那有关。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废除武功具体是什么因为当时花错已经喝醉加上时候久远也说不太清楚。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假如解除那个制约容止也许有救。

    但是天如月已经死去。

    天如月……

    天如镜的师父是天如月天如月的徒弟是天如镜虽然天如月已经死去但是天如镜似乎曾说过他继承了天如月的东西。

    方才因容止的突然倒下她一下子乱了方寸不仅暂时搁浅了之前正在进行甚至完全忘记了要回家这档子事而回想起天如镜楚玉便忆起了方才到手的手环。

    天如月制住容止的方法是否也是手环的功能?

    假如这样她是不是也能将容止从此际绝境中救出来?

    但是这前提是她必须能启动和使用手环假如连使用都做不到。不管是救人还是回家都只是存在于脑海中的幻想。

    等花错离开楚玉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以唯恐惊扰了什么一般的动作小心坐在床沿她就这样凝视着容止。看他清减憔悴的脸容好像削得极薄地雪片稍一触碰就会化去。

    楚玉伸出手想碰一下容止却在距离他下巴两三寸的地方停下来削尖的下巴看来有种凌厉地错觉仿佛触及就会被割伤。

    但是楚玉的手只顿了两三秒便坚定地抚了上去。

    被割伤也无所谓。

    她地手指在他的下巴上停留片刻接着顺着他脸容的轮廓慢慢向上移动最后停留在他的眼角眉梢指尖缱绻着恋恋不舍。

    他的肌肤冰冷好像寒冬地霜雪即便这屋子里点了火炉。熏得空气暖洋洋的却依旧无法温热他的躯体。

    冰冷得仿佛已经死去。

    “真狼狈。”楚玉忽然开口随后起身。离开。

    踏出屋子的时候已经是星光满天。幼蓝还在外面等候着。此时天气已经变冷夜晚寒气犹重。幼蓝也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她不停地抖手跺脚脸被冻得青看起来极是可怜。

    一见楚玉出来幼蓝也顾不得身体寒冷赶紧迎上:“公主要用饭吗?”

    听她这么一问楚玉才想起来自己今早上放倒天如镜二人后惊闻容止昏迷之后便一直为此忧心连什么时候到了晚上都不知道更别说吃饭了。

    草草吃了些东西楚玉又回到了今天审讯两度被打断的地方。

    被花错撞碎的门已经换上了新的楚玉敲两下门边里面便传来沉静中略带警戒的声音:“谁?”

    “是我。”楚玉淡淡道。

    下一刻门被打开桓远神情奇异地站在门口迎楚玉进屋。

    进屋后桓远立即掩门落栓随即拉开靠近门口的墙边立柜大大地柜子里装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两人。

    今天桓远让人来修门为怕外人瞧见天如镜便将这对师兄弟塞进柜子里还找出来楚玉在屋内藏着的迷药多给二人加了点量以防他们醒来。

    因此现在天如镜和越捷飞都还是昏迷不醒地。

    虽然现在天如镜可以说是任人鱼肉的状态但是他地声名是与他拥有地神秘力量在一起的桓远不像楚玉那样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因此在他地心里天如镜可以说是有点类似天人一样的存在现在却落得被绑缚囚禁的境地还被楚玉随意作弄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他现在虽然是无条件站在楚玉这一边可是要他看楚玉折腾一个天人总归不是那么兴高采烈。

    同时他也为楚玉这种从骨子里蔑视神明的做法感到震动。

    她是怎么做到的?对天地鬼神毫无敬畏之意?

    甚至是在见识了天如镜的神通之后?

    不敬鬼神这对于在以唯物论滋养长大的二十一世纪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可是对于还相信着世上有鬼神的古人而言却是不可想象的想要脱这一点多半需要有站在最高处的睥睨心态又或刻骨无情的冷厉性情。

    桓远却并不具备任何一点他太拘谨也太温柔了。

    楚玉没有觉察到桓远的心中的波动她只是让桓远帮忙把天如镜扶到外面来依旧和白天一样绑在椅子上接着她端起白日里两次放下的铜盆翻腕一掀冰冷的水毫不留情地朝天如镜泼了过去浇湿他一头一脸还有不少水泼在了他身上浸湿上半身的衣衫。

    这回总算没谁再闯进来打扰。

    桓远不由自主地扭头转向一边不忍心看天如镜狼狈的样子……虽然之前天如镜已经够狼狈了。

    天如镜脸颊上白天被楚玉戳出来的红点已经自然淡去消失被水一浇乱七八糟的头湿漉漉地贴在脸上勾勒着优美秀丽的脸容轮廓他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水珠白皙的皮肤蒙上一层水光显得煞是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