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一百九十七章 视死宛如归

2018-01-16 09:31:31Ctrl+D 收藏本站

        天如镜并不愚笨。

        他醒来的第一刻,原以为自己应该死去,可是立即便感觉到身上被绑缚,并且少了一件他平时随身配戴,即便是入浴时也不会摘下的物件。

        那物件的价值只有楚玉知道,而眼下不在了,他又为楚玉所擒,自然是她拿走了手环。

        天如镜恢复清醒后,只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大致的情形。

        接着,他便有点儿伤心,楚玉要的是他的手环,对她而言,他的全部价值,便在那神物上了吧。

        楚玉皱了下眉,对于天如镜少有的强硬语气有些惊讶:“我还没说要什么呢,你怎么一口咬定不答应了?”

        天如镜静静地看着她:“还能是什么呢?你难道不是为了容止而来的么?”

        心脏被尖针的酸楚刺着,但是天如镜面无表情,十分冷静,也十分肯定地道:“神物一直束缚着容止,让他一身本事无从施展,这你也是知道的。只是你们大约不晓得,神物虽是束缚了他,但也是保全了他的性命,倘若神物从我身上离开,便会对容止造成最后的致命伤害,眼下他应当是生命垂危,你说是也不是?”

        天如镜的嗓音清澈无比,好像一望见底的水流,却又那么地无情:“你想救他,却反害了他,便想从我这里得来救人的法子。”他顿了顿,语气陡然强硬了一些,“但是,我不会说。”

        喜欢的人,为了另一个男子,用药来害他,谋夺走他最重要的东西,甚至还为了那人。现在要来逼问他。

        天如镜心中哀凉,敛眸掩住忧伤之色。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伤心,心脏的部位,好像有很多把细细的刀子反复来回切割,酿着浓浓的酸意,他头一次这样渴望成为另外一个人,希望能够变成她心里所维护的,而不是这样敌对的状态。

        但,这也仅仅是幻想而已。

        天如镜猜对了一些。也猜错了一些,虽然楚玉此刻是为着容止而来的,但是最初的开始,却是他不曾料到的理由。

        楚玉定定看了他片刻,也不说话,只当着他的面,打开屋内所有的箱柜,让他看到其中所藏物件,最后她又回到他面前,冷冷地问:“看到这些。你也该知道,我打算做什么了吧?”

        天如镜的目光扫过位于他身前的部分,面上却毫无畏惧之色。听完楚玉问话,他便缓缓合上双眼:“随你。”

        他既然喝下那杯酒,便已经决定不再顾惜这条生命。

        楚玉想怎么样,都随她。

        但是他不会去救容止,更不会教她如何救容止。

        这不光是因为妒嫉,还有师父的交代在。

        容止并不是普通人,他拥有影响天下大势的才能,这样的人一旦得到施展的地方。定然不会默默无闻,要么是一方诸侯,要么将名满天下,但是天书所记载的历史中,并不存在这个名字。

        换而言之,与楚玉的必须消亡一样,容止也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世界上的。

        天如镜面上是一派平静,他的神情很安详。可是却带着一种彻悟后的决然,似乎是已经做好准备,迎接一切苦楚伤痛,乃至死亡。

        这是一种殉道者的神情,他愿意为自己所信奉的东西付出一切。

        假如痛楚来到。他会用信仰去抵抗痛楚,假如死亡降临。他会视为自己应有的归宿,并且死得其所。

        楚玉看到了,感受到了,也被震动了。

        倘若是平时,倘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一定会十分欣赏天如镜这等无所畏惧的风范,可是现在这份无所畏惧,却是令她痛恨的固执。

        他连一丝动摇和考虑都没有,便毫不犹豫的拒绝她,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也完全没有退让的可能。

        面对这种顽固得如同石头一般的态度,楚玉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甚至有一种预感,就算是将十大酷刑轮流加诸于天如镜身上,这个顽固得好比石头一样的少年,也绝不会松口半句。

        更何况,倘若真要用刑,她未必狠得下这个心肠。

        ************************************

        在公主府严密的守卫下,一抹稍嫌宽大的黑影飞快从暗处掠过。

        过了片刻,那抹黑影晃过所有人,潜入沐雪园,悄无声息地来到容止床前。

        笼罩住全身的漆黑斗篷一撤,底下藏着的却是两个人,其中一人身穿艳红衣衫,正是花错。

        花错不看另外一人,只快速返回窗边,从窗缝中朝外看了看,确定没有惊动外面的守卫,才步履轻盈地返回床边。

        这时候负责照料容止的小厮已经趴在外面的矮几上睡着了,花错方才进来时,还给他闻了一下迷药,保证他睡得更熟。

        看着容止雪白憔悴的容颜,花错绷着脸,伸手进怀里摸出一只玉色小瓶,拔开塞子,倒出一粒拇指大小的朱红药丸,喂给容止吃下,过了片刻,容止的眉毛动了一下,口角溢出来一线鲜血,但眼睛却缓缓地睁了开来。

        见容止醒来,花错紧张的神情终于稍稍放松,他倾身扶容止坐起来,手摸到他衣服下的骨头,忍不住又流露出难过之色。

        花错带来的另外一个人,身材较花错稍嫌文弱,他面上贴着黑色的面具,盖住大半张脸容,只露出漂亮的嘴唇和下巴。

        那人一见容止醒来,便连忙趋身上前就要下拜,却在容止含笑的目光之中停下动作,重新直起腰来。

        容止缓缓摇了摇头,微笑道:“说了多少次,在我面前,虚礼可以免去,说正事吧。”他三言两语间便立即居于主导地位,花错站在一侧沉默不语,而那人也低头听从吩咐。

        “我时日已经不多,假装不支晕倒是为了骗过天如镜,但是若是真算起来,也不过还有一个月的生机。”他神情从容沉静,好像身体残败濒死的人并不是他,“因此,花错,我交给你的事,便是时时看着公主,公主八成是无法从天如镜那儿得到操纵手环之法的,天如镜的性子我也知道,他绝不会那么容易屈服。”

        “三日,三日之内,假如公主还不能得手,那么你便替我将手环偷出来还给天如镜,顺道将他师兄弟二人放了。”

        “为什么?”

        “这不成!”

        花错和他所带来的那人,同时发出疑问和反对的声音。

        容止微微笑着,他眉宇间的笑意仿佛山巅冰雪那样遥远不可攀附,那种沉静又高华的气韵,让二人逐渐平静下来。

        “你们且听我说。”容止慢慢地道,“尤其是花错,你性子冲动,我怕你自作主张,之前瞒了你不少事,如今也该告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