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零八章 夜来竹林堂

2018-01-16 08:51:44Ctrl+D 收藏本站



    楚玉方来这时代的时候所见的山阴公主的生活是十分奢华的只不过她实在不惯那些便让人一切从简除非特别必要平素都一人在屋子里用饭衣裳的数量亦是做了节制。

    而她从前进宫见刘子业后者除非是才刚刚退朝一般都穿着常服但是今天傍晚步入华林园竹林堂楚玉瞧见刘子业时却现他身上的衣衫意外的庄重。

    少有见刘子业这幅打扮现在也不是刚退朝的时候楚玉有些奇怪但她与刘子业之间已经不是从前那样可以随意说话因此她心中纵然疑虑着也不曾开口询问。

    天气寒冷刘子业坐在竹林堂主殿内的座他身下垫着足有三寸高的锦垫肩膀上披了件厚厚的黑色毛皮大氅衬得他的脸容十分苍白他狭长的眼角微微红看上去似乎是没怎么睡好。

    见到楚玉刘子业挥退在一旁服侍的宫人竹林堂大殿内便只剩下这对血缘意义上的姐弟楚玉看着刘子业也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但也不想上前去行礼便就这么站着。

    刘子业的神情有些古怪目中流露出来仿佛想要说些什么的意味可是嘴唇动一下却没有开口。

    虽然穿着庄重但是小皇帝很快就坐没坐相他两条腿并拢屈在身前微微弓身双臂环过双腿手肘支在身前的长案上而十根手指绞缠在一起很不安分地扭来扭去。

    他偶尔垂敛眼眸又时不时抬眼飞快地瞥楚玉一眼。

    刘子业既然愿意这么耗着。楚玉也乐意陪着他耗她眼观鼻鼻观心面上一派沉静。心思却早早地飘飞到了宫外暗想希望桓远他们最好能快些走。她人在宫中能分散走何戢的一部分注意力那边逃走也应方便一些。…

    正胡四乱想着楚玉渐渐感觉寒气渗透衣衫冰冰凉地钻进肌肤骨头里。忍不住缩了一下肩膀她来时匆忙衣衫稍嫌单薄坐马车上虽然有暖炉但进入宫门后走这一路热气已然散去再在这空寂宽大的殿内久站不动全身都通透的凉了。

    刘子业再一次抬眼时正好瞧见楚玉这个细微地动作。见她冻着了一下子什么都忘了他慌忙站起来。抬脚跨过桌案三两步来到楚玉身前。脱下大氅披在楚玉身上。嘴上一边迭声抱怨:“阿姐你怎么穿得这么少?真是的冻坏了怎么办?”

    他絮絮叨叨的。抱怨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想起来他们正在冷战手上动作陡然停下拿着大氅却不知道应该是放手让楚玉披着还是板起威严拿回来。

    只不过现在拿回来也不能抹杀他方才地动作。

    低下头扁了扁嘴唇刘子业还是轻轻地给楚玉披了衣十分笨拙的帮她拉好领子。

    刘子业显然不是个惯常伺候人地主手底下没轻没重他怕领口系得不严让冷风漏进去便用力地系紧勒得楚玉险些喘不过气来等现楚玉不舒服后他又赶忙拉开拉开了又觉得不够严实于是忍不住又紧了紧……

    如此反复几次楚玉给他折腾得直想翻白眼若不是明白瞧见刘子业脸上的焦急神色她几乎要以为他就想这么勒死她忍了一会刘子业还在折腾楚玉叹了口气抬手一把抓住刘子业的手:“算了。”

    刘子业悻悻地放开手来正要唤人进来代劳楚玉一摆手自力更生毛皮大氅是从刘子业身上取下来的里层都被他的体温捂热因此穿在楚玉身上后她也很快感受到了温暖这温暖是从刘子业身上传递过来地。

    楚玉看着刘子业这个少年脸色苍白瘦削眼睛红红的对上她的目光时有些不知所措立即又别开视线楚玉心里叹息一声低声道:“子业多谢。”她没有再如往常一样称他陛下而是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刘子业又扁了扁嘴目光闪动有点想要哭出来的样子他一把拉住楚玉的手只觉入手冰凉便拿自己的手来回摩挲好一会儿他低下头道:“阿姐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他期期艾艾地求和楚玉闻言又是一叹:“我怎么敢生你的气?”生杀予夺地权利从来都掌握在他的手上真是笑话她有什么资格跟他怄气?

    刘子业眼睛更红了他的声音又低又快:“骗人!你眼下便是在怨我!”等了一会儿等不到楚玉安抚他地声音他心中更为委屈难过:他是皇帝啊阿姐就不肯说好听的话哄哄他么?

    分明是阿姐地错她怎么可以想着离开他在别处躲藏起来?

    楚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简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将手从他掌下抽出来又犹豫片刻才拍上他地肩膀:“从前的事就当作不曾生别再提了。”

    横竖她马上便要离开便顺着一会他地意思吧横竖她也没办法为死去的人报仇这时候跟他怄气很没意义。

    心里如此想着楚玉面上也浮现一些笑意:“今天你寻我来可是有什么事?”

    刘子业见楚玉终于松口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喜悦的红晕笑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道:“我实在太想阿姐了倒是没什么事。对了阿姐要不要待会留下来?近几日宫中闹鬼我打算在竹林堂做一场法事驱鬼。”他穿得这么庄重也是为了这个——

    帝于华林园竹堂射鬼。

    楚玉心中猛地一突脑海中便浮现了早已经背熟了的事关她生死存亡的一段话。

    眼看着刘子业就要叫人进来楚玉做了个阻拦的手势问道:“陛下宗越将军呢?”虽然说她非常不喜欢宗越的阴狠毒辣但是这人至少是确定对刘子业忠诚的。

    刘子业想了想道:“哦近日有人谋反我让宗将军和其他几位将军出城检阅军队去了过些日子朕要御驾亲征。”他的口气轻描淡写完全没将谋反那人放在眼里——

    唯有直将军宋越、谭金、童太一等数人为其腹心……是夕越等并外宿。

    楚玉微微张大眼睛又想起一事问道:“那林木呢?”越捷飞和天如镜的师兄保护刘子业的贴身影子他在不在?

    刘子业不以为意道:“他今日向我告假一个时辰前已然离开皇宫阿姐找他们可是有事?”

    楚玉摇了摇头接着便看见刘子业唤人进来做各种举办法事的摆设。

    若有所悟她全身僵硬几乎动弹不得——

    佃夫、道儿因结寿寂之等殒废帝于后堂十一月二十九日夜也。

    今天是十一月二十七日。

    可是她记得那段记载中的日期是十一月二十九日。

    怎么会是今天?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