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一十章 公主与驸马

2018-01-16 08:51:41Ctrl+D 收藏本站



    何戢喝问出声后声调便陡然一转叫出那人的名字:“姜产之?”——

    太宗与左右阮佃夫、王道隆、李道密结帝左右寿寂之、姜产之等十一人谋共废帝。

    楚玉听到这个名字猛地屏住呼吸。

    她在第二重宫门边上而何戢正在宫墙后不远处等着她两人有一墙之隔但仅算直线距离也不过就是三四丈而已。原本守在这一重宫门的守卫则正在偷懒与何戢带着的士兵闲聊。

    依史书上所言刘的部下勾结了刘子业的近臣寿寂之与姜产之这二人一人是执掌帝王官职的官员是谓主衣另一人是禁军的细铠主楚玉方才还问得刘子业得知主衣寿寂之便在宫中然而姜产之今日却正好轮假。

    这也是让楚玉有点疑虑的原因怀疑这一遭是否便是历史记载中的那场法事然而现在听到何戢叫出那人的名字她立即完全没有怀疑了。

    何戢叫住姜产之与他闲聊了几句便让他与禁军随从进宫来楚玉听脚步声知道姜产之朝他所在的方向走来下意识后退退到身后一棵大树的阴影里。

    退了之后楚玉才想起来自己没必要心虚就算姜产之是来杀刘子业的在目的完成之前也多半不会动她以免打草惊蛇功亏一篑。但是这时候她退都已经退了也不方便再重新走出来楚玉站在树后眼看着姜产之带着七八人朝皇宫内走去。几人的脚步很沉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统一月光伴随着零星的冰冷雪花洒在他们身上。更添几分肃杀之意。

    楚玉看着他们忽然有一些后悔。甚至想现在便赶回去提醒刘子业小心可是眼前一闪而过墨香死前的眼神她又强迫自己硬起心肠不去理会。

    一直等姜产之等人走远楚玉才静静地舒一口气。hTtp://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来这时候却又听到宫墙后两人地脚步声渐进停下来后是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驸马方才那姜产之……我见他怀中仿佛藏有硬物恐是要图谋不轨。”

    何戢冷哼一声放低声音道:“我如何不知那姜产之身后几人也并非他同僚只怕是欲行谋反。他既然要反便看着他反罢我为何要阻拦?”

    两人的说话声虽然压得很低。但是还是让墙后地楚玉听了个分明。

    楚玉猛地咬住嘴唇不让惊呼声逸出口来。

    何戢继续道:“那陛下今日召见那女子。怕是要与她重新修好。待她得势之后焉有我的好日子过?那姜产之若能成事。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若不能成也怪不到我身上。”面前这人是他何家心腹因而何戢也不怕说与他听。

    一言以蔽之他就打算当那墙头草顺着风吹倒姜产之身怀利刃带身份不明之人入宫他也只当没看到。

    何戢话才说完没多久却听到墙后传来一声暗哑地折木声他心中大惊连忙绕过宫墙却见自己心中深深憎恨的女子安静站在宫门边的树下脚下正是一截断裂的干枯树枝。

    楚玉看到何戢心中也是沉到了底她方才听何戢语意不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却不料才迈出一步不慎踩到地面上一段干枯树枝。

    楚玉心中叫苦也不等何戢有什么反应毫不迟疑地转身就跑。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要是还站在原地那就是等着何戢杀人灭口。楚玉不太清楚何戢地武功怎么样但是一个健壮的大男人杀她一个弱女子还是很容易的。

    何戢见楚玉转头跑了先是犹豫一下随即想到大事不妙倘若楚玉现在跑回去找刘子业告密并且刘子业也逃过了姜产之那一劫就该换成他倒霉了。

    何戢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应该先追楚玉还是干脆带着人马闯皇宫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没叫上人朝楚玉追去了。

    潜意识里他还是不想惊动太大更不想亲手弑君。

    楚玉没有出声叫喊求救她始终不确定刘子业是否已经死了倘若惊动太多人只怕她就算逃脱了何戢的追杀也逃不过谋反者的屠刀。

    能够一个人静悄悄地离开是最好不过的。

    楚玉毕竟是女子天生体力弱势才跑了一段路便听到身后何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来到宫中最为冷清无人的地方夜色下名为夫妻的一男一女一追一逃静瑟地月光和冰冷的雪花洒在他们身上注视着这段扭曲的婚姻最后地终结做生与死的挣扎。

    也只有雪与月静静看着他们。

    楚玉牙关一咬猛地转过身来抬起手腕扣动机簧。

    何戢距离楚玉只剩下五六步地距离正要追过来却只听见空气中“嗤”“嗤”地两声锐响好像有什么擦过脚边射在地面上同时腿上传来剧痛。

    楚玉射出暗藏的两支袖箭其中一箭射得偏了贴着何戢地一只鞋边射在地上另一箭也是偏的但是好在没偏太远射中了何戢的大腿。

    一箭失败一箭奏功楚玉既未失望也不欢喜只再度转过身去一言不地逃开。

    何戢身为驸马家中也是士族何曾有这样受伤的机会楚玉一箭虽然没有射死他却也让他一时间痛得蹲在地上没法动弹只能看着楚玉跑远。

    何戢的心腹在不久后便带着几人追了上来将何戢扶了起来。草草止了血何戢咬牙切齿道:“给我追!”

    楚玉逃到的地方是永训宫附近这里曾经是刘子业生母王太后的住处但是太后病死之后刘子业害怕太后的鬼魂便命人不得接近此处。

    她气喘吁吁地闯入永训宫内很快又听到后方追来的脚步这回听脚步声足有六七人但是她带着的袖箭才不过八支而她的技术不太好就算射出去也不一定能射中。

    楚玉躲躲藏藏但对方毕竟人数较多且都是军人出身搜索起来很有一套最后她还是被堵住逃亡的路就在太后生前的卧房内。

    楚玉靠着墙边注视站在门口的黑影屋内没有灯她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容也看不清楚对方凶狠的神情她只是慢慢地坐下坐在太后死去的这张床上双手按在床沿。

    那人追上楚玉暗暗松了口气心说总算对何戢有了个交代但是他却讶然看见楚玉的身体忽然翻倒伴随着铁索铰链的声响床面忽然下陷开了一个巨大的方形洞口而楚玉后仰的身体便正跌入那洞口中。华林园内巫师们已经举行了仪式召出鬼来指点着刘子业张起桃木弓朝虚空中射去连射了十数下巫师便称鬼已经被射死了。

    刘子业大喜终于放下悬着的心命人奏乐。

    而这个时候在竹林边上的人群里却投来饱含杀意的阴郁目光。

    天如镜就站在刘子业身旁不远处他目光如水宛如明月清辉等待应该生的事情生。

    之前修改错字的时候头昏帖错了章节现在2o7章已经修正过来了十分抱歉。

    啊杀不杀小皇帝呢?继续犹豫中……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