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二百一十五章 借一步说话

2018-01-16 08:51:29Ctrl+D 收藏本站



    容止走向楚玉的时候花错也来到了墨香身前他看着墨香面容损毁憔悴禁不住一阵愧疚那日在楚园里他打晕墨香后将之囚禁目的并不是想伤害墨香只是要阻止他罢了可是他万万没料到墨香外貌柔婉内心却是如此刚强不屈竟然不畏艰险地逃了出去如今更是凑巧解了他们的围。

    虽然花错并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错但面对墨香冷漠的眼神他还是禁不住心虚道:“墨香当日不得以之处还请你不要见怪。”

    墨香冷冰冰道:“花公子这是哪的话?小人不过是一介小小奴仆怎么敢见怪公子你?公子不杀了我已经是极为宽宏了。”他虽然强以意志支撑过这些天的苦楚可是心中怨气却不是没有的因而见到花错服软便忍不住出言讽刺。

    他言语讥讽花错脸皮挂不住暗暗有些恼怒而那边楚玉也容止正说到要“借一步说话”但是就在这时候雪地上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在此之前可否先让我借这一步?”

    那声音传来之际众人才注意到白茫茫的雪地上不知何时来了一个人那人一身黑衣本该是极为显眼可是不知为何竟然没有人觉他的到来容止花错这些正与人分心说话的倒也罢了可是一旁守卫的宇文雄等人竟然也是如此怎不叫人骇然?

    宇文雄见那人英俊的脸上满是逼戾傲慢之色下意识地挡在他与容止之间而百名黑骑也跟收拢了队形以防那人忽然对容止出手。

    容止笑了笑。摆手示意宇文雄不必紧张随即朝向那人道:“鹤绝兄别来无恙?”

    鹤绝淡淡道:“托福。”

    容止笑道:“鹤绝兄不是说要借一步说话么?请随我来。”说着他先迈步朝一旁走去走出一步后他回头瞥向花错:“你也来吧。”

    花错听了容止与鹤绝的寥寥两句话。一下子神情大变:他少年时便与鹤绝同行共游对鹤绝的性情也算知道一些。他如此说话作态似乎是与容止有过一些交往可是除了上次容止去救公主外他们之间哪来的机会相处?

    虽然鹤绝如今神情还是与从前一样可是花错却能感受到。鹤绝对容止少了一些杀意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一眼容止花错心中升起强烈地不安但踯躅片刻他还是跟了上去宇文雄也想跟随相护但是却被容止一个眼神所阻。…手机小说站

    三人走到道旁却是距离楚玉所在不远的地方风送着他们的声音。一直送到楚玉地耳中。

    相对站着的三人呈现一个三角形地姿态鹤绝满面的恶意花错满脸的狐疑。唯独容止不慌不忙从容淡笑:“鹤绝兄今日前来。可是你我的交易有什么变故?”

    鹤绝冷笑一声道:“你我交易照旧。但我无意中知道了一事想要向你请教一番。”

    “请说。”

    “昔年你与花错相视。是你刻意为之还是偶然相逢?”鹤绝话方出口花错陡然色变忍不住道:“什么叫刻意为之?”

    昔年他年少轻狂兼之与鹤绝吵了架便四处流浪散心那时他仇恨已报一时间没什么事可作便了个狂言要找天下第一美人却没料到真给他找到了一个。

    找虽然是找到了却是个男的。

    当年地容止尚未遭天如月挫败容光比之如今更为不可逼视花错虽然没有断袖的心思但是先是见容止相貌好心生亲近之意后来与他相处一段时日两人说话甚为投机偶尔切磋武艺容止的武艺更是令花错倾心折服渐渐视其为知己。

    再后来容止遭遇天如月虽然并未想过自己最终会败得那样的惨但是也思索了一条落败之后的退路便是给花错留讯让他前去公主府寻他如此两人才再一次相聚那时候花错见容止落得那般凄惨心中恨不过便去找天如月麻烦却不料自己遭到反噬落了个重伤也不得不留在公主府中。

    一来是因为朋友之谊。二来是因为怜惜容止的困境遭遇他便一直留在了容止身边否则即便是伤势缠绵以他的骄傲又如何肯留在公主府中?

    这么些年来花错一直对容止深信不疑纵然是之前破坏了容止的计划他也想着跟容止好好解释两人坦诚相见可是鹤绝的一句话却让他整个人都几乎要颤栗起来将一个他从来没想过地问题放在了他面前:容止是否早就存着利用他的心思?

    他虽然不愿相信但是鹤绝他也是了解的若非现了什么他定不屑说这样地话。

    鹤绝虽然是刺客但是却并不稀罕做信口雌黄这等事情。

    容止微微笑道:“原来还是给鹤绝你想到了当初我与花错相逢确实是偶然我原本并不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也没有费心去打过他的主意。”

    花错才松了口气可是接下来地话却让他几乎陷入疯狂:“然而昔日我与他初次相逢后我便命人去彻查了花错地底细现他居然与刺客之的阁下有交情于是我便刻意与他交好以期能钓出阁下这条鱼。”

    在双方之间没有敌意存在地前提下以容止的本事只要有那份心思想要让什么人对他产生好感是再容易不过了花错又焉能例外花错怔怔地看着容止好像看着另外一个人他看着容止的嘴唇一开一合声音接着传入他耳中:“怎料突然生出变故我遭受沉重打击。不仅一身武艺尽数毁去部属也几乎给铲除了十之六七身边一时之间竟无可用之人。于是我便改了主意不再想钓鹤绝兄你出来了。我对转剑堂的了解。也是从花错口中得知的。”

    “其实以我的医术本可以立即治好他地伤势但是我存心留下他便一直拖延了三年。”

    昔年花错鹤绝相交鹤绝并未隐瞒自己的身份。也不避讳让花错瞧见刺客组织的行事这间接地让容止得了一些讯息。

    鹤绝没料到容止竟然会如此爽快承认忍不住惊讶道:“你如今却怎地愿意说了?”他此番前来是来离间容止和花错地虽说两人之间已经有交易交易归交易这种能落容止面子的事他很愿意做上一做。可是他没有料到容止竟然会顺水推舟承认了这一切。

    容止随意笑道:“自然是因为花错已无用处。”

    他话音方落花错已经是面色雪白。好一会儿才含恨道:“容止……你……好狠毒地心肠。”从前看容止对敌的手段时不觉得但是对他只这么一句话便教他几乎承受不住。初见时的惊艳。交往时的欢悦几年来的倾心相待。一幕幕在他眼前滑过。那么令人不舍可是眼前地人却只一句“已无用处”。便轻轻巧巧地了结了这一切让他怎不心肝如焚?

    容止依旧笑吟吟的面貌如雪眼波却似见不到底的一汪深潭:“我说的难道不对?我昔日留下你也不过是因为身旁没有一个武艺高明的帮手暗中替我跑腿如今我已脱出牢笼重获自由帮手更是不缺你坏我大计平素桀骜不驯难以调遣我又留着你做什么?”

    花错忽然狂笑起来那笑声中充满了悲愤和不甘笑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来道:“好好……我从前常常暗地里嘲笑别人是傻子却不料只有我自己才是真正的傻子!”

    四年!

    人生有多少个四年这四年的大好时光他为了容止身受重伤为了他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为了他深陷于泥泞之中剑术不得进益却没料到昔年两人交好却也是在这人的算计之中!

    他转过头来目光如电如剑扫了周围一圈扫过了黑骑众人扫过墨香扫过楚玉等人最后停在鹤绝身上艰难道:“鹤绝能否借剑一用?”

    本来他也可以向在场任何一个身具武力地人借兵刃但是他心中羞辱愤怒至极潜意识里不想和公主府以及容止的手下扯上半句话只有向鹤绝开口。

    鹤绝想到什么眼睛眯了一下更显得狠毒逼戾他并未说话只沉默地拔出背上的长剑随手一丢插在雪地里。

    花错回头再望向容止厉声喝道:“容止拿起剑!昔日我对你地剑术很是佩服今日你武艺也算是恢复了些应有足以与我一战之力!”

    他神情凄厉显然心中已是痛苦至极就连声音也隐约变了调。

    宇文雄着急地想要抢上前去但是鹤绝却似笑非笑地转过身来朝前迈了一步。正拦在他去路之上。

    虽然把剑借给了花错但是以他的武力想要空手解决一个宇文雄还是可以办到地。

    容止微微抬手示意宇文雄不须担忧便随意地拔出雪地上地长剑却是先撕下来一条衣料缠绕绑住剑身靠柄处才轻声道:“好。”

    两剑铮然相交。

    本来是应该尽快摊牌的但是要先把花错解决了

    同是跟容止也有心结但是小楚身为主角所以要最后出场

    预告一下明天双更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地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顺便给朋友pk的小说求pk票:

    《皇家幼儿园》作者:玄色书号:1o53978

    残害祖国花朵从皇家幼儿园开始。

    大家投完pk票不要忘记把包月推荐票留给我哦o(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百度贴吧QQ空间微信其他